亲历第一颗氢弹试爆的广东人

来源:金羊网 作者:温建敏、廖澣、陈晓玥、邱清月 发表时间:2017-06-19 07:00

我国第一颗氢弹爆炸烟云

我国第一颗氢弹爆炸烟云 陈君泽 供图

广东“原子人”在广东档案馆讲述历史

广东“原子人”在广东档案馆讲述历史

两弹取得的辉煌成就,既有中央决策之功,又有众多出类拔萃科学家的贡献,还有赖于众多无名英雄的点滴付出……   

“整个场区浓烟滚滚、灰尘遮天、火光四射,现场用于实验的火炮、飞机、坦克被强大的冲击波、光辐射推翻和烧焦。”

这是广东人刘宏兴在距离爆心仅12公里现场目击的回忆。

1967年6月17日,第一颗百万吨级氢弹在罗布泊成功引爆,震惊世界。

从第一颗原子弹到第一颗氢弹,美国花了七年零三个月时间,苏联花了四年时间,英国花了四年零七个月的时间,而我国仅仅花了两年零八个月的时间就成为了世界上第四个拥有氢弹的国家。其速度之快、当量之大,完全超出了西方的想象。

50年后,一群广东老兵默默地聚在一起,他们都是第一颗氢弹试验的亲历者,他们在万里之外,纪念这段在记忆中难以磨灭的日子。

记者 温建敏 实习生 廖澣 陈晓玥 邱清月

刘宏兴:距离爆心仅12公里的广东人

1967年6月17日,我国进行第一次氢弹试验。刘宏兴和项目组的几个同事就在距离爆心只有12公里的672工号里执行任务。

刘宏兴是广东梅州平远人,1963年从成都电讯工程学院毕业后,分到了马兰基地,参加过多次大气层核试验。刘宏兴所在的项目组(遥测组),其任务是接收空投下来的核弹所发出的空地联动指令,并及时转发给地面主控系统,以保证全试验场的测试仪器在核爆瞬间准时启动,以完成对核试验的效果测试。为了确保对核弹上信号的准确接收,地面遥测站距离核弹空中爆炸的区域(爆心)必须尽可能近一点,在现场操作遥测接收机的人员,尽管在牢固的钢筋水泥工号里,也要冒一定风险。

672工号是按最大安全系数来设计的,有三道防护门,第一道门是非常厚的钢筋水泥门,第二、三道门是加厚的铁门。

刘宏兴回忆,当他听到报时员报出“起爆”口令后,顿时地动山摇,响声震天,坚固的工号也似乎要被压垮。强大的冲击波从工号电缆孔的缝隙中把沙子、小石子像枪一样打进来,整个工号灰尘弥漫,所幸没有伤着人。

核爆炸之后,要从工号里面出去,但发现铁门已经变形了,怎么也打不开!这时和指挥部也联系不上(可能电话线断了),大家十分着急。关键时刻,刘宏兴等想到四室主任忻贤杰准备了一个大铁锤备用的预案。赶紧找到大铁锤,用它砸动了铁门的销子,终于开了铁门。

出了工号,大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整个场区浓烟滚滚、灰尘遮天、火光四射,现场用于试验的火炮、飞机、坦克被强大的冲击波、光辐射推翻和烧焦,效应大队安放的试验动物:猴子、狗、老鼠等,距爆心不同距离,有的烧焦,有的烧伤,有的动物眼睛灼瞎。

顾不上细看,刘宏兴他们发现工号旁边接收遥测信号的“雷达天线罩”也着火了。快救火!刘宏兴和他的战友立即投入抢救雷达天线的战斗,人全部从工号里出来救火。恰在此时,指挥部应急车赶了过来。原来,在收集各工号的情况时,指挥部多次用对讲机向672工号呼叫,都无人应答,以为672出了问题,来到后才发现是虚惊一场。

冯运基:“两弹”试验场“开荒牛”

冯运基是广东人里最早一批来到“两弹”实验基地的,也是基地的“开荒牛”。

冯运基,今年80岁,广东阳江人(时为江门管辖)。从1958年至1984年,他在我国核试验基地工作了27年,见证了我国首颗原子弹、氢弹爆炸。从1964年10月16日至1996年7月29日,我国总共进行了45次核试验,冯运基参与了27次。

1958年,冯运基20岁,是驻扎在广东的一支工程兵部队的骨干战士。那年,部队接到上级命令,开赴新疆罗布泊搞工程建设。冯运基和战友们的任务是在核试验基地修建各种用于实验的工程。

冯运基介绍,试验场区的特种工程建设,项目共150余项,其中就有高达100多米的试验塔。除此之外,主要还有主控站、分控站、各种测量工号、远近照相站、引爆电缆、控制及通信设施等。这些工程大部分是重复使用的,少部分是首试专用的;基地到场区的公路300多公里,连接各独立工号的道路有200余公里。这些工程要在核爆炸条件下使用,保证各种仪器工作正常,因此多为地下或半地下的密封建筑,工程质量要求高,材料规格特殊,采用抗压力强的特殊构件,施工难度大。施工是从1963年4月陆续开始的。1963年底前主要进行试验指挥所的主体工程和铁塔基础工程建设,绝大部分工程集中在1964年上半年。

编辑:龙
对《亲历第一颗氢弹试爆的广东人》表态
对《亲历第一颗氢弹试爆的广东人》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榜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