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舞,在给残障人士打开世界另一扇门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严蓉 发表时间:2017-06-19 10:21

共生舞,在给残障人士打开世界另一扇门 

  ■轮椅也是风景, 心随舞动。 志愿者供图

共生舞,在给残障人士打开世界另一扇门

  ■残健共舞,是不一样的感动和精彩。志愿者供图

“舞蹈让她比从前快乐”,也让她接受了在众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残臂,甚至可以用残臂和别人连接舞蹈

6月11日下午,在广州东方文德广场,一场别开生面的“共生舞”表演在这里精彩上演。没有到达现场观看的人,可能无法想象,在二十多个舞者中,只有三分之一是身体健全的人,而其他舞者,都是智障、精神障碍、肢体残障、视障等残障人士。只有一只手一条腿,可以摆出优美的舞蹈动作?看不见或听不到,也可以随着音乐大胆迈出舞步?肢体关节僵硬到无法打开,能借助轮椅等工具与他人对舞?

是的,这一切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

共生舞,在给残障人士打开世界另一扇门的同时,也让你我看到发生在残障人士身上的无限潜能。

■新快报记者 严蓉

她终于敢大胆“秀出”残臂

舞会开始,一个清甜响亮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到广场的各个角落。“欢迎大家,来到我们‘心无障碍’共生舞会的演出现场,我是主持人秋玲!”声音的主人,是24岁的茂名姑娘张秋玲,她只有一只手,一条腿,却稳稳地站在舞台中央,握着麦克风,神情自信又淡定。秋玲三岁多时,一次严重的车祸夺走她健全的身体,这场意外带来的生活反差,让她一直非常压抑地生活,直到高中毕业读了广州残疾者英语培训中心,才有所转变。

秋玲毕业后找过一些工作,最终选择来到广州市恭明社会组织发展中心(以下简称广州恭明),成为这里唯一的一名残障员工。“在这里,我感受到尊重,并且有更好的发展空间,而不是机械地工作。”她告诉新快报记者,在广州恭明的工作,让她发现自己也能游刃有余地应对各种项目、活动。然而,真正的身心打开,是因为接触和参与了“共生舞”。

“从小我就对自己的身体不自信,更没有想过自己能去跳舞。”秋玲说,去年9月,恭明组织了第一次“共生舞”工作坊,在长达30个小时的过程中,作为后勤人员的秋玲一直参与其中。她记得,当时有一个智障男孩站在她身边,总是抓住秋玲的残臂,有时候揉捏,有时候握拽。秋玲一度感到反感,但她没有阻止那个孩子。渐渐地,秋玲发现了自己神奇的转变,她竟然接受了在众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残臂,甚至可以用残臂和别人连接舞蹈。

“在学的过程中,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变化,一开始我很拘谨,没有办法打开、融入,其实是因为对自己身体的一种不相信,当我转变了意识之后,慢慢愿意去挑战,去接受自己身体的残缺,一切就变得完全不同了。”秋玲在舞蹈的过程中,悟到了潜伏心底的心魔是何物,她终于接受了自己,舞蹈也从小动作变得越来越大尺度。“舞蹈让我比从前快乐。”笑嘻嘻的秋玲用一句话概括了自己最真实的感受。

他发现了做按摩师之外的潜能

和秋玲不同,苏慧恒并不是公益组织的员工,他与融合艺术的相遇,纯属偶然。

去年12月,广州恭明举办“合意2016广州融合艺术节”,透过即兴音乐、共生舞蹈、绘画、戏剧等艺术手法,以工作坊、体验坊、主题沙龙及公开演出等形式,让残障群体和公众之间加强交流和认知。慧恒就是在这个艺术节上,体验到即兴音乐的魅力,并从此对融合艺术心驰神往。

苏慧恒来自广西农村,七八岁时因严重眼疾造成视力障碍,以至逐渐失去视物能力。因为视力原因,小学毕业后苏慧恒就辍学在家务农。长大后,慧恒听说外边有招盲人做按摩师,于是他选择离开老家,去“看看”外边的世界。凭借学到的按摩技艺,慧恒在广州立足,但他内心一直有所不甘,他想发现自己更大的潜能,而不是一辈子只能做按摩师,“这好像是大部分视障人士逃脱不掉的职场命运,不能改变吗?”这个问题,在他第一次接触到舞蹈,第一次感受到平等和被尊重后有了答案,因为有过一次接触即兴音乐的经验,他很快认识并喜欢上了“共生舞”。

这半年来,慧恒的生命轨迹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开始频繁地接触公益活动,并报名参加了今年6月份广州恭明组织的“共生舞”初阶工作坊和研修营。

“以前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能力,但现在我相信只要有想做的,努力去探索就有做成的可能性。”苏慧恒说,之所以参加共生舞的研修营,是因为他希望通过学习,让自己也能掌握共生舞的导师技巧,未来自己或许也能成为一名共生舞老师,帮助更多人认识到自己无限的可能性,帮助更多人平等地互相对待。

“共生舞”帮她找回16岁前的样子

在所有现场表演的舞者中,身体灵活程度最差的,应该就是释文了。2001年,释文16岁,正是花季女孩最灿烂美好的季节,但她患上了类风湿,不得不躺在床上感受自己的各个关节一点点变得僵硬,直至无法动弹。瘫痪在床多年,释文逐渐从活泼开朗变得安静抑郁。直到一次自杀未遂,让释文重新面对自己的生命,她开始尝试着积极面对生活。2013年,释文做了手术,术后可以利用拐杖行走,这对她意味着生活发生了多大的改变,谁也体会不到。

释文开始独立。她自己去医院检查、自己坐车外出,甚至自己坐大巴来到广州,参加2016年的“融合艺术节”。艺术节打开了释文的视野,让她了解到了多种多样的艺术形式,让她感受到,即使手脚都已经变形,即使身体僵硬难受,但仍然可以通过丰富多彩的艺术形式来表达自己。今年6月,释文和慧恒一样,来到了“共生舞”的工作坊,在30个小时的培训加演出之后,又毅然报名参加了接下来的研修班。“在这里,我不会有任何顾虑,很放松地和大家一起跳、一起玩。”释文说,在共生舞工作坊,她不仅收获了肢体灵活度的变化,而且她通过了自己曾经一度最忌讳的“对视”挑战,“就好像打破了禁锢,带我回到16岁以前的样子。”

在共生舞的理念中,人与人之间是平等自由的,通过共融互动可以催生美好的东西,释文深感其中。“以前我觉得自己和健康人是有很大区别的,很自卑,但是我现在改观了,我觉得‘我们都是一样’的,我以前太过于关注自己的短处,却忽略了自己的长处。共生舞让我找回了自信。”释文说,之所以选择深入学习共生舞,是因为希望自己学会了之后,能为其他的病友提供共生舞的服务和选择,让他们也能受到积极的影响,避免一些人陷入某种绝望的境地,促使大家找回与社会交往的勇气和力量。

1  2  


编辑:林明锋
数字报

共生舞,在给残障人士打开世界另一扇门

金羊网-新快报2017-06-19 10:21:59

共生舞,在给残障人士打开世界另一扇门 

  ■轮椅也是风景, 心随舞动。 志愿者供图

共生舞,在给残障人士打开世界另一扇门

  ■残健共舞,是不一样的感动和精彩。志愿者供图

“舞蹈让她比从前快乐”,也让她接受了在众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残臂,甚至可以用残臂和别人连接舞蹈

6月11日下午,在广州东方文德广场,一场别开生面的“共生舞”表演在这里精彩上演。没有到达现场观看的人,可能无法想象,在二十多个舞者中,只有三分之一是身体健全的人,而其他舞者,都是智障、精神障碍、肢体残障、视障等残障人士。只有一只手一条腿,可以摆出优美的舞蹈动作?看不见或听不到,也可以随着音乐大胆迈出舞步?肢体关节僵硬到无法打开,能借助轮椅等工具与他人对舞?

是的,这一切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

共生舞,在给残障人士打开世界另一扇门的同时,也让你我看到发生在残障人士身上的无限潜能。

■新快报记者 严蓉

她终于敢大胆“秀出”残臂

舞会开始,一个清甜响亮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到广场的各个角落。“欢迎大家,来到我们‘心无障碍’共生舞会的演出现场,我是主持人秋玲!”声音的主人,是24岁的茂名姑娘张秋玲,她只有一只手,一条腿,却稳稳地站在舞台中央,握着麦克风,神情自信又淡定。秋玲三岁多时,一次严重的车祸夺走她健全的身体,这场意外带来的生活反差,让她一直非常压抑地生活,直到高中毕业读了广州残疾者英语培训中心,才有所转变。

秋玲毕业后找过一些工作,最终选择来到广州市恭明社会组织发展中心(以下简称广州恭明),成为这里唯一的一名残障员工。“在这里,我感受到尊重,并且有更好的发展空间,而不是机械地工作。”她告诉新快报记者,在广州恭明的工作,让她发现自己也能游刃有余地应对各种项目、活动。然而,真正的身心打开,是因为接触和参与了“共生舞”。

“从小我就对自己的身体不自信,更没有想过自己能去跳舞。”秋玲说,去年9月,恭明组织了第一次“共生舞”工作坊,在长达30个小时的过程中,作为后勤人员的秋玲一直参与其中。她记得,当时有一个智障男孩站在她身边,总是抓住秋玲的残臂,有时候揉捏,有时候握拽。秋玲一度感到反感,但她没有阻止那个孩子。渐渐地,秋玲发现了自己神奇的转变,她竟然接受了在众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残臂,甚至可以用残臂和别人连接舞蹈。

“在学的过程中,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变化,一开始我很拘谨,没有办法打开、融入,其实是因为对自己身体的一种不相信,当我转变了意识之后,慢慢愿意去挑战,去接受自己身体的残缺,一切就变得完全不同了。”秋玲在舞蹈的过程中,悟到了潜伏心底的心魔是何物,她终于接受了自己,舞蹈也从小动作变得越来越大尺度。“舞蹈让我比从前快乐。”笑嘻嘻的秋玲用一句话概括了自己最真实的感受。

他发现了做按摩师之外的潜能

和秋玲不同,苏慧恒并不是公益组织的员工,他与融合艺术的相遇,纯属偶然。

去年12月,广州恭明举办“合意2016广州融合艺术节”,透过即兴音乐、共生舞蹈、绘画、戏剧等艺术手法,以工作坊、体验坊、主题沙龙及公开演出等形式,让残障群体和公众之间加强交流和认知。慧恒就是在这个艺术节上,体验到即兴音乐的魅力,并从此对融合艺术心驰神往。

苏慧恒来自广西农村,七八岁时因严重眼疾造成视力障碍,以至逐渐失去视物能力。因为视力原因,小学毕业后苏慧恒就辍学在家务农。长大后,慧恒听说外边有招盲人做按摩师,于是他选择离开老家,去“看看”外边的世界。凭借学到的按摩技艺,慧恒在广州立足,但他内心一直有所不甘,他想发现自己更大的潜能,而不是一辈子只能做按摩师,“这好像是大部分视障人士逃脱不掉的职场命运,不能改变吗?”这个问题,在他第一次接触到舞蹈,第一次感受到平等和被尊重后有了答案,因为有过一次接触即兴音乐的经验,他很快认识并喜欢上了“共生舞”。

这半年来,慧恒的生命轨迹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开始频繁地接触公益活动,并报名参加了今年6月份广州恭明组织的“共生舞”初阶工作坊和研修营。

“以前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能力,但现在我相信只要有想做的,努力去探索就有做成的可能性。”苏慧恒说,之所以参加共生舞的研修营,是因为他希望通过学习,让自己也能掌握共生舞的导师技巧,未来自己或许也能成为一名共生舞老师,帮助更多人认识到自己无限的可能性,帮助更多人平等地互相对待。

“共生舞”帮她找回16岁前的样子

在所有现场表演的舞者中,身体灵活程度最差的,应该就是释文了。2001年,释文16岁,正是花季女孩最灿烂美好的季节,但她患上了类风湿,不得不躺在床上感受自己的各个关节一点点变得僵硬,直至无法动弹。瘫痪在床多年,释文逐渐从活泼开朗变得安静抑郁。直到一次自杀未遂,让释文重新面对自己的生命,她开始尝试着积极面对生活。2013年,释文做了手术,术后可以利用拐杖行走,这对她意味着生活发生了多大的改变,谁也体会不到。

释文开始独立。她自己去医院检查、自己坐车外出,甚至自己坐大巴来到广州,参加2016年的“融合艺术节”。艺术节打开了释文的视野,让她了解到了多种多样的艺术形式,让她感受到,即使手脚都已经变形,即使身体僵硬难受,但仍然可以通过丰富多彩的艺术形式来表达自己。今年6月,释文和慧恒一样,来到了“共生舞”的工作坊,在30个小时的培训加演出之后,又毅然报名参加了接下来的研修班。“在这里,我不会有任何顾虑,很放松地和大家一起跳、一起玩。”释文说,在共生舞工作坊,她不仅收获了肢体灵活度的变化,而且她通过了自己曾经一度最忌讳的“对视”挑战,“就好像打破了禁锢,带我回到16岁以前的样子。”

在共生舞的理念中,人与人之间是平等自由的,通过共融互动可以催生美好的东西,释文深感其中。“以前我觉得自己和健康人是有很大区别的,很自卑,但是我现在改观了,我觉得‘我们都是一样’的,我以前太过于关注自己的短处,却忽略了自己的长处。共生舞让我找回了自信。”释文说,之所以选择深入学习共生舞,是因为希望自己学会了之后,能为其他的病友提供共生舞的服务和选择,让他们也能受到积极的影响,避免一些人陷入某种绝望的境地,促使大家找回与社会交往的勇气和力量。

1  2  


编辑:林明锋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