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舞,在给残障人士打开世界另一扇门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严蓉 发表时间:2017-06-19 10:21

共生舞,在给残障人士打开世界另一扇门

  ■满怀激情 的舞者。

共生舞,在给残障人士打开世界另一扇门

  ■“共生舞”现场。

“共生舞”是任何人都可以跳的舞蹈,可以成为连接残障人士与普通公众的桥梁,让公众了解到,残障人士的快乐和自信

■新快报记者 严蓉 李小萌/摄

早在五年前,曲栋就接触到了“共生舞”,他是广州市恭明社会组织发展中心(以下简称广州恭明)的主任,并因此认识到“共生舞”的魅力,下决心一定要找机会将它引入到广州,为更多的残障人士提供更好的服务。2016年9月,通过很长时间的筹备,“共生舞”在创始人丸仔和曲栋的引领下,终于来到了广州,第一次以30个小时工作坊加演出的模式,向众人展示了它的魅力。从拘谨到打开,从羞涩到自信,从自卑到快乐,当曲栋看到发生在每一个参与工作坊的学员身上这些真切的改变时,感到一切都值得了。

“任何人 都可以来跳共生舞”

6月11日活动现场,随着音乐声响起,舞台四周陆续出现了一些舞者,他们看起来像在做一些不经意的动作,但却又和音乐节奏合拍在一起,有着自己特定的轨迹和表现手法,渐渐地,舞者逐渐汇聚到舞台中央,又以某一种动作分成小组,四散开来。演出过程中,“共生舞”的创始人丸仔一直如影随形,无论是工作坊的教学还是现场的指导,丸仔一直秉持着自己的专业水准,同时也告诉学员们,“跳错了也没有关系,只要坚持跳下去就好”。因为在丸仔看来,“共生舞”就是任何人都可以跳的舞蹈,它对肢体没有限制,对智商没有要求,只要你愿意,就可以加入进来,尽情地展现自己。

“最关键点是合作,所有的动作之所以能形成完整的舞蹈,就在于舞者之间互相合作,再与音乐相融合。”丸仔说,虽然听起来很简单,但目前在国内,像丸仔一样获得认证的“共生舞”导师,却没有几个。这不仅是因为导师需要有一些舞蹈基础,还要设计出适合不同人的舞蹈动作,更在于导师把控全局的思想和概念,对“共生舞”演出成败与否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前期的工作坊学习中,我不仅会教学员们技巧性的东西,最关键的是告诉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色,要学习放松、自由和自信,要懂得如何正视自己,相信自己。”丸仔说,他能明显感觉到,参与学习的学员,在不断学习的过程中,越来越放得开,笑容越来越灿烂。

“通过舞蹈带来好玩和快乐”

“共生舞”的推广也并非一帆风顺,因为目前关于这方面的活动比较少,公众的认知度也比较低,曲栋刚开始向一些残障朋友推广“共生舞”的时候,得到的大多是怀疑、犹豫的反馈。但曲栋见识过“共生舞”的魅力,他觉得对于如何给残障人士提供更好更具有突破性的服务,“共生舞”可以是一种比较好的方法。“它不像传统意义上的跳舞,不自觉地就会学会一个动作,然后丸仔老师再把这些看似简单的动作串联起来,编排成舞蹈,向公众展示美好。丸仔相信,任何的动作都是舞蹈,只是他加了一些技术元素进去,不同动作的高、低、快、慢、幅度大小,都可以根据音乐节奏串联起来。”曲栋说,他也曾参加过“共生舞”的学习和表演,让他很触动,“通过舞蹈来表现自我认同的价值感、释放天性和真我,并且能最大程度地表现自己,通过舞蹈带来好玩和快乐。”

其实,不仅是残障人士,曲栋觉得,“共生舞”可以成为连接残障人士和普通人的桥梁,让他们通过舞蹈加强交流和互动,增加对彼此的认识,消除隔阂。11日活动现场,本来只有三十个舞者在台上表演,但渐渐地,四周围观、路过的行人纷纷驻足观看,甚至有一些观众也加入了舞蹈的行列,到最后实现了有80多人共舞的奇观,现场氛围十分融洽。“就好像我们2016年底开的融合艺术节,我们不希望这只是一场残障人士自玩自HIGH的聚会,我们更希望的,是残障人士能以一种平等的姿态融入到我们这个社会中来,无论是残障人士也好,普通公众也好,彼此之间并无等级之分,大家能互动了解,这也能为社会带来稳定与和谐。”曲栋说。

“希望培养更多共生舞导师”

“共生舞”再好,但丸仔只有一个,仅凭一个导师,很难将这种艺术形式最大程度地扩展开去。曲栋深知这一点,而第一次“共生舞”工作坊的尝试,则给他更坚定的信心,他希望能通过“导师培训导师”的方式,培养出更多可从事“共生舞”教学的导师,再扩散开来,为“共生舞”的推广和学习提供良好的前提基础。在与丸仔深入探讨后,俩人都觉得此法可行,于是说干就干。

2017年6月5日,“共生舞”初阶工作坊训练营开营,来自不同地方的超40名身体状况各异的学员汇聚一处,通过30个小时“共生舞”初级阶段的学习和表演(实际参加表演的有30位左右学员),来体验和展现它的魅力。6月11日的表演,就是这次初阶训练营学员们训练成果的集中展示。

“初阶训练营是全免费的,带给大家的是一个初步的体验。如果想更进一步,可以报名我们的研修班,一共有两期,第一期是紧跟着6月11日表演之后的为期一周的训练营,还有一期是今年9月份的长达10天的二期学习班。”曲栋说,由于经费关系,初阶训练营是全免费的,但研修班则需收取一定的成本费。但让他们都感到十分高兴的是,很多学员在结束初阶训练后,纷纷报名研修班,深研“共生舞”。

“想为他们提供人生的另一种可能。研修班毕业之后,我们计划联系一些社区的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以社区为单位,让这些新晋的导师先提供小范围短时间的共生舞培训和表演服务,等他们慢慢成熟,就可以去开办‘共生舞’工作坊,这也是为他们提供了更多就业的可能。”曲栋说,希望通过艺术形式来支持残障朋友的自我成长和突破,同时也希望通过更多的演出和活动加强公众对残障人士的认知和理解,带动残障人士与普通公众之间的合作与互动。“公众接受‘共生舞’需要一定的时间,这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但是我们希望促使更多的公益组织了解和认识‘共生舞’,运用它来服务更多有需要的人。”

“改变‘卖惨式’公益,我们需要让公众了解到,残障人士的快乐和自信,做公益也并不都是捐钱流泪,还可以这样好玩有参与性。”曲栋自信地说,道路虽然漫长,但一切都充满希望,前景光明。

1  2  


编辑:林明锋
数字报

共生舞,在给残障人士打开世界另一扇门

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严蓉  2017-06-19

共生舞,在给残障人士打开世界另一扇门

  ■满怀激情 的舞者。

共生舞,在给残障人士打开世界另一扇门

  ■“共生舞”现场。

“共生舞”是任何人都可以跳的舞蹈,可以成为连接残障人士与普通公众的桥梁,让公众了解到,残障人士的快乐和自信

■新快报记者 严蓉 李小萌/摄

早在五年前,曲栋就接触到了“共生舞”,他是广州市恭明社会组织发展中心(以下简称广州恭明)的主任,并因此认识到“共生舞”的魅力,下决心一定要找机会将它引入到广州,为更多的残障人士提供更好的服务。2016年9月,通过很长时间的筹备,“共生舞”在创始人丸仔和曲栋的引领下,终于来到了广州,第一次以30个小时工作坊加演出的模式,向众人展示了它的魅力。从拘谨到打开,从羞涩到自信,从自卑到快乐,当曲栋看到发生在每一个参与工作坊的学员身上这些真切的改变时,感到一切都值得了。

“任何人 都可以来跳共生舞”

6月11日活动现场,随着音乐声响起,舞台四周陆续出现了一些舞者,他们看起来像在做一些不经意的动作,但却又和音乐节奏合拍在一起,有着自己特定的轨迹和表现手法,渐渐地,舞者逐渐汇聚到舞台中央,又以某一种动作分成小组,四散开来。演出过程中,“共生舞”的创始人丸仔一直如影随形,无论是工作坊的教学还是现场的指导,丸仔一直秉持着自己的专业水准,同时也告诉学员们,“跳错了也没有关系,只要坚持跳下去就好”。因为在丸仔看来,“共生舞”就是任何人都可以跳的舞蹈,它对肢体没有限制,对智商没有要求,只要你愿意,就可以加入进来,尽情地展现自己。

“最关键点是合作,所有的动作之所以能形成完整的舞蹈,就在于舞者之间互相合作,再与音乐相融合。”丸仔说,虽然听起来很简单,但目前在国内,像丸仔一样获得认证的“共生舞”导师,却没有几个。这不仅是因为导师需要有一些舞蹈基础,还要设计出适合不同人的舞蹈动作,更在于导师把控全局的思想和概念,对“共生舞”演出成败与否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前期的工作坊学习中,我不仅会教学员们技巧性的东西,最关键的是告诉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色,要学习放松、自由和自信,要懂得如何正视自己,相信自己。”丸仔说,他能明显感觉到,参与学习的学员,在不断学习的过程中,越来越放得开,笑容越来越灿烂。

“通过舞蹈带来好玩和快乐”

“共生舞”的推广也并非一帆风顺,因为目前关于这方面的活动比较少,公众的认知度也比较低,曲栋刚开始向一些残障朋友推广“共生舞”的时候,得到的大多是怀疑、犹豫的反馈。但曲栋见识过“共生舞”的魅力,他觉得对于如何给残障人士提供更好更具有突破性的服务,“共生舞”可以是一种比较好的方法。“它不像传统意义上的跳舞,不自觉地就会学会一个动作,然后丸仔老师再把这些看似简单的动作串联起来,编排成舞蹈,向公众展示美好。丸仔相信,任何的动作都是舞蹈,只是他加了一些技术元素进去,不同动作的高、低、快、慢、幅度大小,都可以根据音乐节奏串联起来。”曲栋说,他也曾参加过“共生舞”的学习和表演,让他很触动,“通过舞蹈来表现自我认同的价值感、释放天性和真我,并且能最大程度地表现自己,通过舞蹈带来好玩和快乐。”

其实,不仅是残障人士,曲栋觉得,“共生舞”可以成为连接残障人士和普通人的桥梁,让他们通过舞蹈加强交流和互动,增加对彼此的认识,消除隔阂。11日活动现场,本来只有三十个舞者在台上表演,但渐渐地,四周围观、路过的行人纷纷驻足观看,甚至有一些观众也加入了舞蹈的行列,到最后实现了有80多人共舞的奇观,现场氛围十分融洽。“就好像我们2016年底开的融合艺术节,我们不希望这只是一场残障人士自玩自HIGH的聚会,我们更希望的,是残障人士能以一种平等的姿态融入到我们这个社会中来,无论是残障人士也好,普通公众也好,彼此之间并无等级之分,大家能互动了解,这也能为社会带来稳定与和谐。”曲栋说。

“希望培养更多共生舞导师”

“共生舞”再好,但丸仔只有一个,仅凭一个导师,很难将这种艺术形式最大程度地扩展开去。曲栋深知这一点,而第一次“共生舞”工作坊的尝试,则给他更坚定的信心,他希望能通过“导师培训导师”的方式,培养出更多可从事“共生舞”教学的导师,再扩散开来,为“共生舞”的推广和学习提供良好的前提基础。在与丸仔深入探讨后,俩人都觉得此法可行,于是说干就干。

2017年6月5日,“共生舞”初阶工作坊训练营开营,来自不同地方的超40名身体状况各异的学员汇聚一处,通过30个小时“共生舞”初级阶段的学习和表演(实际参加表演的有30位左右学员),来体验和展现它的魅力。6月11日的表演,就是这次初阶训练营学员们训练成果的集中展示。

“初阶训练营是全免费的,带给大家的是一个初步的体验。如果想更进一步,可以报名我们的研修班,一共有两期,第一期是紧跟着6月11日表演之后的为期一周的训练营,还有一期是今年9月份的长达10天的二期学习班。”曲栋说,由于经费关系,初阶训练营是全免费的,但研修班则需收取一定的成本费。但让他们都感到十分高兴的是,很多学员在结束初阶训练后,纷纷报名研修班,深研“共生舞”。

“想为他们提供人生的另一种可能。研修班毕业之后,我们计划联系一些社区的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以社区为单位,让这些新晋的导师先提供小范围短时间的共生舞培训和表演服务,等他们慢慢成熟,就可以去开办‘共生舞’工作坊,这也是为他们提供了更多就业的可能。”曲栋说,希望通过艺术形式来支持残障朋友的自我成长和突破,同时也希望通过更多的演出和活动加强公众对残障人士的认知和理解,带动残障人士与普通公众之间的合作与互动。“公众接受‘共生舞’需要一定的时间,这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但是我们希望促使更多的公益组织了解和认识‘共生舞’,运用它来服务更多有需要的人。”

“改变‘卖惨式’公益,我们需要让公众了解到,残障人士的快乐和自信,做公益也并不都是捐钱流泪,还可以这样好玩有参与性。”曲栋自信地说,道路虽然漫长,但一切都充满希望,前景光明。

1  2  


编辑:林明锋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