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改造时空概念粤企跨省布局 珠三角经济腹地骤然壮阔

来源:金羊网 作者:李国辉 李妹妍 发表时间:2017-07-05 09:55

厦深铁路试运行的动车即将经过榕江特大桥(资料图片) 记者林桂炎摄

泛珠三角区域经济合作随着高铁时代的到来翻开了新篇章。从粤企自发走出去寻找合适的“巢”,到区域与区域之间融合发展,实现优势互补,高铁经济带的合作理念正在形成新的发展浪潮

金羊网记者 李国辉 李妹妍 实习生 田智鹏 席越 廖瀚 邱清月

2017年6月22日,福建省漳州市诏安县顺利完成了在广东汕头的招商推介会,向百名粤籍企业家发出投资邀请,现场共签约项目20个,总投资达23.55亿元。

从4年前厦深铁路通车开始,作为粤闽经济合作区福建园区所在的诏安就加强了在粤的招商,此次的签约金额是诏安历年来在粤招商之最。

从湖南郴州到广州,驱车需4个多小时。2009年武广高铁开通,一小时可达广州。

年产值35亿的万信达科技制品有限公司6年前将在广州花都的工厂搬到了郴州工业园,总部和销售中心仍在广州。该公司副总经理胡良伍说,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回到广州,简直比从广州市区到花都还来得方便。

今年4月至6月,羊城晚报记者走访粤、桂、黔、闽、湘等省发现,随着武广、贵广、南广、厦深等铁路网络的形成,泛珠三角区域的经济融合也迈入了高铁速度。高铁的覆盖,也成为企业跨省布局和转移的重要因素之一,高铁俨然为企业走出去找准了坐标。

而在政府决策的顶层设计上,粤桂黔高铁经济带等已经纳入了国家级发展战略之中。这一种依托高铁线路而形成的区域合作新理念,已经在泛珠三角区域经济合作中被广泛采纳和接受,沿线城市也依托新的区位优势,努力拓宽腹地、布局产业。

高铁改造时空概念

粤企跨省布局

2009年12月28日,京广高铁武广段(下称“武广高铁”)正式开通运营,这是中国第一条真正横跨南北、穿越粤湘鄂三省的高铁大动脉,武汉、长沙、郴州等地真正与珠三角形成了三小时经济圈。

“无论客户从哪里来,都非常方便。我们的总部和研发基地在广州,市场也在广州,但生产中心是以郴州为主。”万信达科技制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胡良伍说。

与万信达科技制品有限公司一样,每年进出口总额达5亿元以上的郴州津地本电子有限公司,也是从珠三角转移过来的制造企业。

作为一家在东莞樟木头长年从事电子产品的外贸型加工企业,津地本90%以上的客户都是日本企业。2008年以后,受国内外经济环境影响和珠三角产业升级的“阵痛”调整,珠三角的诸多中小型制造企业,都面临着成本上升、熟练工人难招等诸多问题,不少企业在发展浪潮中倒下。

“东莞成本上升,我们不得不考虑将生产线放到更适合的地方,以争取一个技术升级的时间和空间。”津地本电子政务课课长左兴旺说,离东莞两个小时高铁时程的郴州,成为了津地本最佳的落户选择。

“我们的一个对外销售点在深圳,客户从日本飞过来,再从深圳坐高铁到郴州,都觉得交通非常便利,让他们耳目一新,觉得中国发展很快。”左兴旺说,从2011年开始逐渐转移,到2015年整体搬迁过来,津地本电子高管加技术人员总共有70人从东莞来到郴州。如今许多人都与左兴旺一样,仍过着双城生活,每周或者半个月左右回一次东莞。

无独有偶,在福建省漳州市下属的诏安县、云霄县,大批从汕揭潮、广深等地汇聚而来的粤企,已经逐渐在那里扎稳脚跟。

2013年年底,厦深铁路正式开通。据广铁集团客运处介绍,开通三年来,厦深线已经成为继武广高铁之后,客流量第二大的铁路干线。

漳州华锐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是从揭阳搬迁过来的一家光电产品制造企业,该公司副总经理袁秋惠说,厦深线开通为企业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尤其是搬到云霄经济技术开发区后,毗邻云霄高铁站仅两公里远。

“以前,客户从广深或者厦门、泉州过来特别麻烦,现在坐两个小时高铁,就可以把人带到厂里来。”袁秋惠说。

黔南苗族布依族自治州是广州对口帮扶的地区,在州首府都匀,已经聚集了大量来自广州的企业,并将建设一个大型的广州产业园。正在发展中的都匀经济技术开发区,正依托高铁站而得到蓬勃发展。

来自于广州的大型体育文化类企业———南创奥恒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已经和当地政府达成战略合作意向,共同开发都匀经济开发区足球风情小镇。广东南奥文创集团副总裁王远军,是这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如今,他几乎所有的工作时间,都扑在这一个距离广州有着将近4小时高铁车程的项目上。

王远军说,作为他们企业投入巨资打造足球小镇项目,在选址时曾考察过国内很多城市,最终他们选择了有着绝佳环境和“被高铁激活”的都匀经济技术开发区,一期将投入数亿元打造占地300亩的足球训练基地。

曾经的“尴尬地”

如今的“香饽饽”

在泛珠三角经济合作的发展浪潮下,类似的粤企已经郴州、漳州、黔南等地区遍地开花。民间的商企嗅觉与政府的引导正“不谋而合”,各地政府也努力探索依托利用高铁站点和新的区位优势,努力拓宽腹地、布局产业。

始于2004年的泛珠三角区域经济合作,加快了粤港澳珠三角传统造产业向湖南、江西、福建等地的梯度转移。然而,由于不少地区交通偏于一隅,让不少企业直打退堂鼓。

郴州在武广高铁开通前,一直是珠三角和长株潭经济圈的边缘地带,一度在“夹缝中”求生存。

“当时,广东一个知名企业过来我们这里考察了一番,最后感慨郴州到珠三角太远了,投资也不了了之。”郴州市商务局综合督查科科长周道财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武广高铁开通,郴州纳入广州、长沙两地的一小时经济圈。原来的区位劣势,立刻转化为“北靠长株潭、南邻珠三角”的独特地理优势。

周道财介绍,武广高铁通车以后,郴州的招商引资实现了“井喷”式增长。从2012年至2016年,全市实际利用外资和实际到位内资总量分别为58.19亿美元和1819.3亿元,分别是前一个五年的2.48倍和2.21倍。

郴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办公室副主任廖祥则感慨,高新区从武广通车后才真正迎来了发展机遇,引进的工业企业几乎翻了10倍,大部分都来自粤港澳地区。

郴州市发改委负责基础产业、社会发展以及能源领域的干部李小春说,郴州西站开通运营以来客流量年年攀高,2016年日均客流量达到一万以上,以至于站场不得不扩建。不少人将高铁当成了来往广州与长沙的城市公交。

武广高铁让郴州的旅游、物流、房地产等行业受益巨大,不仅方便了百姓出行,带动了城市升级改造,也为郴州更好参与泛珠三角合作,吸引各类生产要素加速聚集带来了巨大的契机。

像郴州一样,福建漳州云霄也从边缘地带变成投资商主动寻求落户的“香饽饽”,形成新的区位优势。

“最直观的感受是,来我们这的人多了。因为有了厦深铁路,我们现在要去深圳只要两个多小时,去厦门只要40多分钟。今天签约的一个项目是来自汕头的食品加工企业,区位优势是他们首要的考察要素。”福建省漳州市云霄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张荣发说。

云霄经济技术开发区目前已进驻企业235家,仅光电企业就达135家,其中不乏一些高新技术企业。张荣发坦言,在厦深线通车以后,云霄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落户企业至少翻了一番。“如果交通不便,很难吸引到企业进来。没有厦深铁路,我们云霄经济开发区就不可能有现在的发展规模。”

挑战与机遇并存

区域合作需有“顶层设计”

在高铁通道中,资金流、人流、信息流、物流等要素不断地在各地进行来回输送。而这带来的不仅仅只有机遇,同样还有挑战。

漳州华锐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袁秋惠就在为招工问题苦恼。她说,厦深线让外面的人进来更容易了,但也会让不少本地工人流失。在漳州、郴州等地,不少企业也面临着相同问题。成本优势已不再那么明显,员工薪酬大幅提高,企业成本在增加,人才需求的矛盾也愈发凸显。

郴州市发改委干部李小春认为,高铁带来了巨大发展机遇,但也让沿线城市竞争更加激烈;高铁的通道效应,也会让资金、人才和信息向发展环境优越、行政效能高的区域聚集。

如果应对不力,原有的市场、资源就可能被抢走或挤占。

一方面是广阔的机遇和庞大的产业转移,一方面是更激烈的城市竞争,以及“虹吸”效应带来的要素可能流出的挑战。如何趋利避害,协调产业,实现借力发展,已经成为每一条高铁沿线城市政府部门研究的重大课题。

如今,袁秋惠已经与广州的技工学校谈好了合作,输送更多的人才到企业。各地政府也在整合资源,为企业做更深层次的服务。

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主任、港澳与内地合作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主任、广东省人民政府决策咨询专家陈广汉教授认为,新时期泛珠三角的区域经济合作,不仅要有良好的交通环境,更要有一个好的体制和合作机制,需要更多的“顶层设计”。

“高铁缩短了空间距离,解决了交通的问题,现在就需要通过体制的改革来让市场更加开放。”粤桂黔高铁经济带试验区的成立,就是这种“顶层设计”的范本。

2014年12月26日,贵广高铁、南广高铁通车,真正打通了珠三角面向大西南的通道。粤桂黔三省集合沿线13个城市,创新性地建立了以高铁为纽带,加强区域经济合作的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合作试验区,从顶层设计上为粤桂黔三省的区域经济合作保驾护航。

2015年在佛山召开的首届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合作联席会议,一共达成合作项目71个,总投资额超千亿元人民币。而在去年,沿线13市又签署了《高铁经济带沿线城市共同建设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合作行动计划》,达成合作项目80个,总投资额超过1523亿元,涵盖了工业及高新技术、基础设施、金融合作、旅游文化等产业领域。

佛山南海狮山镇是粤桂黔高铁经济带试验区(广东园)的核心区,即将开通的佛山西站坐落在这里,将成为广州铁路客运枢纽“四主一辅”的一个主站。

南海区发改局常务副局长盘石告诉羊城晚报记者,按照规划,南海将加强与高铁沿线地区的合作,实现跨区域产业互补共赢发展,推动区域经济向中高端水平跃升。尤其是以高铁沿线重点园区为载体,在建陶建材、有色金属、特色轻工等领域探索共建产业梯度转移示范园,实现跨区域产业有序梯度转移和产业协同转型升级。

粤桂黔高铁经济带13个市州依托产业优势和合作需求,组建了包括农业产业合作联盟、中小企业综合征信、旅游产业联盟等七大联盟。

盘石透露,2017年1月至今,在产业联盟的支撑下,仅南海区家具企业与桂黔原材料的采购量已经达到了4万多方,采购金额超过2亿元,预计今年将达到5亿元,不少家具企业因此降低采购成本5%以上。

粤桂黔高铁经济带,不仅实现了在省(区)、市(州)层面的联席联动合作机制,各地的高新区也实现了合作共享。2017年4月,贵阳、南宁、柳州、肇庆和佛山五地的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签署了合作宣言,将优势互补,资源共享,激发跨界创新,创造产业新业态和新的经济增长点,为全国高新区跨区域协同发展探路。

盘石说,如今他们已经向国家申请,争取设立粤桂黔国家高铁经济带示范区。他认为,粤桂黔经济合作试验区的建设,已经成为创新区域合作模式的一杆旗帜,在产业梯度转移和科技金融服务领域都有跨区域的模式创新,为我国高铁经济带发展提供了经验和示范意义。

高铁洞穿五岭阻隔

泛珠合作将在更高水平推动

“在过去,大家讨论珠三角和长三角的优劣势时,就经常都会提到长三角的经济腹地非常广阔,而珠三角却由于岭南山脉的地理原因与内陆有一种自然的阻隔。高铁的开通,这种阻隔被彻底打破,扩展腹地的障碍被克服。”

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主任、港澳与内地合作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主任、广东省人民政府决策咨询专家陈广汉教授认为,珠三角已形成了一个放射性的高铁大交通网络,给泛珠三角区域经济合作创造了一体化和资源优化配置的条件,直接带动了泛珠三角地区的经济发展。

2016年3月,国务院下发的《国务院关于深化泛珠三角区域合作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要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世界级城市群;构建以粤港澳大湾区为龙头,以珠江—西江经济带为腹地,带动中南、西南地区发展,辐射东南亚、南亚的重要经济支撑带;要将泛珠三角区域打造成为“中国制造2025”转型升级示范区和世界先进制造业基地。

其中,大力推进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合作试验区建设,以及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闽粤经济合作区等有着高铁互联互通的合作平台,也被写入了发展战略,助力引导产业有序转移承接,实现区域产业组团式承接和集群式发展。

郴州与韶关以莽山为界,南为乐昌,北为郴州宜章。今年5月1日,高铁乐昌东站正式运营,这让一山之隔的宜章“艳羡不已”。仅仅相隔几十公里的宜章,希望打通一条直达乐昌东站的快速路。

为了加强区域经济合作,郴州和韶关早已频频互动,两市已达成了初步合作意识,并起草了《粤湘开放合作试验区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我们现在就是希望借助高铁的便利优势,两省一起推动建设粤湘开放合作试验区。”韶关乐昌市发改局党组成员廖援扬说。

南海区发改局常务副局长盘石则认为,借助高铁经济带的合作,作为广东第三大经济体的佛山也可以实现“在坐标上的重新定位”。

“当发展成为共识,当区域的竞争成为常态,如果我们还局限于南海这个地方来谈南海的发展,佛山这个地方来谈佛山的发展,而没有一个更大的格局、腹地,甚至是以一个更大的版图上去重新定位,未来这个地方的发展后劲和空间就会受到制约。”盘石说。

他认为,粤桂黔高铁经济带是广东创新驱动战略的体现。“佛山将聚集更多的先进制造业创新资源,打造珠江西岸先进装备制造产业带核心区,有效辐射和带动粤西北及桂黔地区制造业转型升级和生产服务业发展,并为区域协调发展提供支撑。”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林江,早在8年前武广高铁开通时就预测,武广高铁将为粤湘鄂三省带来巨大商机,拉动3个百分点以上的GDP增长。

8年过去,林江认为,如今高铁形成的珠三角一小时经济圈和泛珠三角三小时经济圈,将会推动珠三角和泛珠三角实现真正的经济融合发展。“这也有助于粤港澳大湾区和广东自贸试验区的先行先试的制度创新成果向泛珠地区扩散,从而从客观上强化了粤港澳在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领域的优势,并反过来促进泛珠三角地区的经济和产业协作。”林江说。

 

编辑:邬嘉宏
数字报

高铁改造时空概念粤企跨省布局 珠三角经济腹地骤然壮阔

金羊网  作者:李国辉 李妹妍  2017-07-05

厦深铁路试运行的动车即将经过榕江特大桥(资料图片) 记者林桂炎摄

泛珠三角区域经济合作随着高铁时代的到来翻开了新篇章。从粤企自发走出去寻找合适的“巢”,到区域与区域之间融合发展,实现优势互补,高铁经济带的合作理念正在形成新的发展浪潮

金羊网记者 李国辉 李妹妍 实习生 田智鹏 席越 廖瀚 邱清月

2017年6月22日,福建省漳州市诏安县顺利完成了在广东汕头的招商推介会,向百名粤籍企业家发出投资邀请,现场共签约项目20个,总投资达23.55亿元。

从4年前厦深铁路通车开始,作为粤闽经济合作区福建园区所在的诏安就加强了在粤的招商,此次的签约金额是诏安历年来在粤招商之最。

从湖南郴州到广州,驱车需4个多小时。2009年武广高铁开通,一小时可达广州。

年产值35亿的万信达科技制品有限公司6年前将在广州花都的工厂搬到了郴州工业园,总部和销售中心仍在广州。该公司副总经理胡良伍说,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回到广州,简直比从广州市区到花都还来得方便。

今年4月至6月,羊城晚报记者走访粤、桂、黔、闽、湘等省发现,随着武广、贵广、南广、厦深等铁路网络的形成,泛珠三角区域的经济融合也迈入了高铁速度。高铁的覆盖,也成为企业跨省布局和转移的重要因素之一,高铁俨然为企业走出去找准了坐标。

而在政府决策的顶层设计上,粤桂黔高铁经济带等已经纳入了国家级发展战略之中。这一种依托高铁线路而形成的区域合作新理念,已经在泛珠三角区域经济合作中被广泛采纳和接受,沿线城市也依托新的区位优势,努力拓宽腹地、布局产业。

高铁改造时空概念

粤企跨省布局

2009年12月28日,京广高铁武广段(下称“武广高铁”)正式开通运营,这是中国第一条真正横跨南北、穿越粤湘鄂三省的高铁大动脉,武汉、长沙、郴州等地真正与珠三角形成了三小时经济圈。

“无论客户从哪里来,都非常方便。我们的总部和研发基地在广州,市场也在广州,但生产中心是以郴州为主。”万信达科技制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胡良伍说。

与万信达科技制品有限公司一样,每年进出口总额达5亿元以上的郴州津地本电子有限公司,也是从珠三角转移过来的制造企业。

作为一家在东莞樟木头长年从事电子产品的外贸型加工企业,津地本90%以上的客户都是日本企业。2008年以后,受国内外经济环境影响和珠三角产业升级的“阵痛”调整,珠三角的诸多中小型制造企业,都面临着成本上升、熟练工人难招等诸多问题,不少企业在发展浪潮中倒下。

“东莞成本上升,我们不得不考虑将生产线放到更适合的地方,以争取一个技术升级的时间和空间。”津地本电子政务课课长左兴旺说,离东莞两个小时高铁时程的郴州,成为了津地本最佳的落户选择。

“我们的一个对外销售点在深圳,客户从日本飞过来,再从深圳坐高铁到郴州,都觉得交通非常便利,让他们耳目一新,觉得中国发展很快。”左兴旺说,从2011年开始逐渐转移,到2015年整体搬迁过来,津地本电子高管加技术人员总共有70人从东莞来到郴州。如今许多人都与左兴旺一样,仍过着双城生活,每周或者半个月左右回一次东莞。

无独有偶,在福建省漳州市下属的诏安县、云霄县,大批从汕揭潮、广深等地汇聚而来的粤企,已经逐渐在那里扎稳脚跟。

2013年年底,厦深铁路正式开通。据广铁集团客运处介绍,开通三年来,厦深线已经成为继武广高铁之后,客流量第二大的铁路干线。

漳州华锐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是从揭阳搬迁过来的一家光电产品制造企业,该公司副总经理袁秋惠说,厦深线开通为企业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尤其是搬到云霄经济技术开发区后,毗邻云霄高铁站仅两公里远。

“以前,客户从广深或者厦门、泉州过来特别麻烦,现在坐两个小时高铁,就可以把人带到厂里来。”袁秋惠说。

黔南苗族布依族自治州是广州对口帮扶的地区,在州首府都匀,已经聚集了大量来自广州的企业,并将建设一个大型的广州产业园。正在发展中的都匀经济技术开发区,正依托高铁站而得到蓬勃发展。

来自于广州的大型体育文化类企业———南创奥恒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已经和当地政府达成战略合作意向,共同开发都匀经济开发区足球风情小镇。广东南奥文创集团副总裁王远军,是这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如今,他几乎所有的工作时间,都扑在这一个距离广州有着将近4小时高铁车程的项目上。

王远军说,作为他们企业投入巨资打造足球小镇项目,在选址时曾考察过国内很多城市,最终他们选择了有着绝佳环境和“被高铁激活”的都匀经济技术开发区,一期将投入数亿元打造占地300亩的足球训练基地。

曾经的“尴尬地”

如今的“香饽饽”

在泛珠三角经济合作的发展浪潮下,类似的粤企已经郴州、漳州、黔南等地区遍地开花。民间的商企嗅觉与政府的引导正“不谋而合”,各地政府也努力探索依托利用高铁站点和新的区位优势,努力拓宽腹地、布局产业。

始于2004年的泛珠三角区域经济合作,加快了粤港澳珠三角传统造产业向湖南、江西、福建等地的梯度转移。然而,由于不少地区交通偏于一隅,让不少企业直打退堂鼓。

郴州在武广高铁开通前,一直是珠三角和长株潭经济圈的边缘地带,一度在“夹缝中”求生存。

“当时,广东一个知名企业过来我们这里考察了一番,最后感慨郴州到珠三角太远了,投资也不了了之。”郴州市商务局综合督查科科长周道财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武广高铁开通,郴州纳入广州、长沙两地的一小时经济圈。原来的区位劣势,立刻转化为“北靠长株潭、南邻珠三角”的独特地理优势。

周道财介绍,武广高铁通车以后,郴州的招商引资实现了“井喷”式增长。从2012年至2016年,全市实际利用外资和实际到位内资总量分别为58.19亿美元和1819.3亿元,分别是前一个五年的2.48倍和2.21倍。

郴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办公室副主任廖祥则感慨,高新区从武广通车后才真正迎来了发展机遇,引进的工业企业几乎翻了10倍,大部分都来自粤港澳地区。

郴州市发改委负责基础产业、社会发展以及能源领域的干部李小春说,郴州西站开通运营以来客流量年年攀高,2016年日均客流量达到一万以上,以至于站场不得不扩建。不少人将高铁当成了来往广州与长沙的城市公交。

武广高铁让郴州的旅游、物流、房地产等行业受益巨大,不仅方便了百姓出行,带动了城市升级改造,也为郴州更好参与泛珠三角合作,吸引各类生产要素加速聚集带来了巨大的契机。

像郴州一样,福建漳州云霄也从边缘地带变成投资商主动寻求落户的“香饽饽”,形成新的区位优势。

“最直观的感受是,来我们这的人多了。因为有了厦深铁路,我们现在要去深圳只要两个多小时,去厦门只要40多分钟。今天签约的一个项目是来自汕头的食品加工企业,区位优势是他们首要的考察要素。”福建省漳州市云霄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张荣发说。

云霄经济技术开发区目前已进驻企业235家,仅光电企业就达135家,其中不乏一些高新技术企业。张荣发坦言,在厦深线通车以后,云霄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落户企业至少翻了一番。“如果交通不便,很难吸引到企业进来。没有厦深铁路,我们云霄经济开发区就不可能有现在的发展规模。”

挑战与机遇并存

区域合作需有“顶层设计”

在高铁通道中,资金流、人流、信息流、物流等要素不断地在各地进行来回输送。而这带来的不仅仅只有机遇,同样还有挑战。

漳州华锐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袁秋惠就在为招工问题苦恼。她说,厦深线让外面的人进来更容易了,但也会让不少本地工人流失。在漳州、郴州等地,不少企业也面临着相同问题。成本优势已不再那么明显,员工薪酬大幅提高,企业成本在增加,人才需求的矛盾也愈发凸显。

郴州市发改委干部李小春认为,高铁带来了巨大发展机遇,但也让沿线城市竞争更加激烈;高铁的通道效应,也会让资金、人才和信息向发展环境优越、行政效能高的区域聚集。

如果应对不力,原有的市场、资源就可能被抢走或挤占。

一方面是广阔的机遇和庞大的产业转移,一方面是更激烈的城市竞争,以及“虹吸”效应带来的要素可能流出的挑战。如何趋利避害,协调产业,实现借力发展,已经成为每一条高铁沿线城市政府部门研究的重大课题。

如今,袁秋惠已经与广州的技工学校谈好了合作,输送更多的人才到企业。各地政府也在整合资源,为企业做更深层次的服务。

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主任、港澳与内地合作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主任、广东省人民政府决策咨询专家陈广汉教授认为,新时期泛珠三角的区域经济合作,不仅要有良好的交通环境,更要有一个好的体制和合作机制,需要更多的“顶层设计”。

“高铁缩短了空间距离,解决了交通的问题,现在就需要通过体制的改革来让市场更加开放。”粤桂黔高铁经济带试验区的成立,就是这种“顶层设计”的范本。

2014年12月26日,贵广高铁、南广高铁通车,真正打通了珠三角面向大西南的通道。粤桂黔三省集合沿线13个城市,创新性地建立了以高铁为纽带,加强区域经济合作的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合作试验区,从顶层设计上为粤桂黔三省的区域经济合作保驾护航。

2015年在佛山召开的首届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合作联席会议,一共达成合作项目71个,总投资额超千亿元人民币。而在去年,沿线13市又签署了《高铁经济带沿线城市共同建设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合作行动计划》,达成合作项目80个,总投资额超过1523亿元,涵盖了工业及高新技术、基础设施、金融合作、旅游文化等产业领域。

佛山南海狮山镇是粤桂黔高铁经济带试验区(广东园)的核心区,即将开通的佛山西站坐落在这里,将成为广州铁路客运枢纽“四主一辅”的一个主站。

南海区发改局常务副局长盘石告诉羊城晚报记者,按照规划,南海将加强与高铁沿线地区的合作,实现跨区域产业互补共赢发展,推动区域经济向中高端水平跃升。尤其是以高铁沿线重点园区为载体,在建陶建材、有色金属、特色轻工等领域探索共建产业梯度转移示范园,实现跨区域产业有序梯度转移和产业协同转型升级。

粤桂黔高铁经济带13个市州依托产业优势和合作需求,组建了包括农业产业合作联盟、中小企业综合征信、旅游产业联盟等七大联盟。

盘石透露,2017年1月至今,在产业联盟的支撑下,仅南海区家具企业与桂黔原材料的采购量已经达到了4万多方,采购金额超过2亿元,预计今年将达到5亿元,不少家具企业因此降低采购成本5%以上。

粤桂黔高铁经济带,不仅实现了在省(区)、市(州)层面的联席联动合作机制,各地的高新区也实现了合作共享。2017年4月,贵阳、南宁、柳州、肇庆和佛山五地的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签署了合作宣言,将优势互补,资源共享,激发跨界创新,创造产业新业态和新的经济增长点,为全国高新区跨区域协同发展探路。

盘石说,如今他们已经向国家申请,争取设立粤桂黔国家高铁经济带示范区。他认为,粤桂黔经济合作试验区的建设,已经成为创新区域合作模式的一杆旗帜,在产业梯度转移和科技金融服务领域都有跨区域的模式创新,为我国高铁经济带发展提供了经验和示范意义。

高铁洞穿五岭阻隔

泛珠合作将在更高水平推动

“在过去,大家讨论珠三角和长三角的优劣势时,就经常都会提到长三角的经济腹地非常广阔,而珠三角却由于岭南山脉的地理原因与内陆有一种自然的阻隔。高铁的开通,这种阻隔被彻底打破,扩展腹地的障碍被克服。”

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主任、港澳与内地合作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主任、广东省人民政府决策咨询专家陈广汉教授认为,珠三角已形成了一个放射性的高铁大交通网络,给泛珠三角区域经济合作创造了一体化和资源优化配置的条件,直接带动了泛珠三角地区的经济发展。

2016年3月,国务院下发的《国务院关于深化泛珠三角区域合作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要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世界级城市群;构建以粤港澳大湾区为龙头,以珠江—西江经济带为腹地,带动中南、西南地区发展,辐射东南亚、南亚的重要经济支撑带;要将泛珠三角区域打造成为“中国制造2025”转型升级示范区和世界先进制造业基地。

其中,大力推进粤桂黔高铁经济带合作试验区建设,以及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闽粤经济合作区等有着高铁互联互通的合作平台,也被写入了发展战略,助力引导产业有序转移承接,实现区域产业组团式承接和集群式发展。

郴州与韶关以莽山为界,南为乐昌,北为郴州宜章。今年5月1日,高铁乐昌东站正式运营,这让一山之隔的宜章“艳羡不已”。仅仅相隔几十公里的宜章,希望打通一条直达乐昌东站的快速路。

为了加强区域经济合作,郴州和韶关早已频频互动,两市已达成了初步合作意识,并起草了《粤湘开放合作试验区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我们现在就是希望借助高铁的便利优势,两省一起推动建设粤湘开放合作试验区。”韶关乐昌市发改局党组成员廖援扬说。

南海区发改局常务副局长盘石则认为,借助高铁经济带的合作,作为广东第三大经济体的佛山也可以实现“在坐标上的重新定位”。

“当发展成为共识,当区域的竞争成为常态,如果我们还局限于南海这个地方来谈南海的发展,佛山这个地方来谈佛山的发展,而没有一个更大的格局、腹地,甚至是以一个更大的版图上去重新定位,未来这个地方的发展后劲和空间就会受到制约。”盘石说。

他认为,粤桂黔高铁经济带是广东创新驱动战略的体现。“佛山将聚集更多的先进制造业创新资源,打造珠江西岸先进装备制造产业带核心区,有效辐射和带动粤西北及桂黔地区制造业转型升级和生产服务业发展,并为区域协调发展提供支撑。”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林江,早在8年前武广高铁开通时就预测,武广高铁将为粤湘鄂三省带来巨大商机,拉动3个百分点以上的GDP增长。

8年过去,林江认为,如今高铁形成的珠三角一小时经济圈和泛珠三角三小时经济圈,将会推动珠三角和泛珠三角实现真正的经济融合发展。“这也有助于粤港澳大湾区和广东自贸试验区的先行先试的制度创新成果向泛珠地区扩散,从而从客观上强化了粤港澳在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领域的优势,并反过来促进泛珠三角地区的经济和产业协作。”林江说。

 

编辑:邬嘉宏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