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力攻坚 扶贫协作进行时】佛山对口凉山扶贫工作 1758户贫困家庭住进"广东新村"

来源:金羊网 作者:李妹妍 发表时间:2017-07-11 07:02
村民们对佛山人民的帮助表示“卡莎莎(谢谢)”

村民们对佛山人民的帮助表示“卡莎莎(谢谢)” 记者李妹妍摄

开篇语

西部遥远贫困的小山村和东部现代繁华的大都市,是中国发展坐标上的两极,凸显着中国缩小贫富差距的紧迫性。2016年中央调整东西部扶贫协作结对关系以来,广东再次担当起东西部扶贫协作新使命,将桂、川、滇、黔4个省区的71个县(市、区)人民的脱贫“要紧事”放在心上。

合力脱贫攻坚,只要当地所需,只要广东所能!去年以来,广东选派了93名交流挂职干部进驻当地扶贫一线,投入超过15亿元资金,动工建设544个帮扶项目,实现贫困户就业19787人次,帮助114.48万贫困人口实现脱贫。

扶贫协作进行时,广东如何创新帮扶思路,走出东西部扶贫协作的新路径,帮助当地困难群众精准脱贫?近日,羊城晚报记者随广东媒体采访团走进广西百色市、云南昭通市、贵州毕节市和四川凉山州,实地对广东各个扶贫协作工作组、当地政府及贫困户进行采访。今日起,本报推出系列报道“合力攻坚扶贫协作进行时”。(李妹妍)

搬进新房子 过上好日子

金羊网记者 李妹妍

凉山腹地山高坡陡,土层瘠薄,“一方水土养不了一方人”曾是不少贫困村面临的最实际的困难。去年8月,广东佛山接棒对口凉山扶贫协作工作以来,深入实地调研凉山11个贫困县的情况后,工作组将工作重点放在改善贫困群众的居住条件上。

“目前我们已为困难群众援建安全住房1758户,但搬迁只是脱贫的第一步。”佛山市对口凉山州扶贫协作工作组组长葛承书对此有深入的思考:易地搬迁不是盖新房子给“福利”,而是通过阻断致贫的自然条件因素,改变贫困户听天由命的思想,激励他们努力改变贫困现状。

这只是广东省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的一个缩影。2016年中央调整东西部扶贫协作结对关系以来,广东与广西、四川、贵州、云南4个省(区)在积极推进易地扶贫搬迁工作的同时,完善基础配套设施,落地相关产业,从根本上解决长远生计和发展问题,确保贫困户“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

穷根:一方水土养不了一方人

从昭觉县城到特布洛乡谷莫村,开车要走一个多小时的盘山路和泥土路。

遇到下雨天,溪涧的水没过通向村里的小路,人只能下车小心蹚水而过。

贫困户洛比尔且的家就在谷莫村半山腰上,一家六口人挤在不足30平方米的木板房里。屋子正中是彝族人家常见的火塘,架着一口锅,土墙被长年的烟火熏得漆黑。柴草、杂物、简单的农具堆在一个角落,旁边几块水泥砖摞起来,铺上木板,便成了屋子里唯一的一张床。

昭觉县洒拉地坡乡,姐把娜打村在彝语里的含义是“水草肥沃、向往光明的地方”,但特觉尔作大妈觉得,山上土地贫瘠,交通不便,日子并没有那么美好。“房子大概有五六臂那么大。”她张臂比划了一下,她家在山上盖的土坯房有些年头了,屋子简单隔了个区域存放粮食,狭小的空间里,一边圈养着牛羊,另一边是一家老小六口人的生活起居。

她在山下种了几亩土豆和苦荞,村民们每天上下山踩出了一条土路,但只能走人不能走车。去年土豆收获的时节,一家老小出动背了几十趟,才把几千斤土豆运回家。

“一方水土养不了一方人!”接棒对口凉山州扶贫协作工作以来,葛承书和工作组全体成员对这句话有了更深的感悟:位于四川省西南部的凉山,全州11个民族聚居县均为国家级贫困县,截至2016年底,尚有贫困村2072个,贫困人口52.58万。

挪窝:广东帮忙建起了新村落

“山里劳动基本失去了效益,而且由于村民散居,同一条村的村民之间可能相隔几里地,即使花高成本修一条路,也只能解决几户人家的问题。”申果乡党委书记海来石坡说,“搬出去”成为凉山州贫困山区村民最大的渴盼。

2016年8月底,广东佛山市和凉山州建立了扶贫协作结对关系。工作组不顾山高路远、道路泥泞,深入昭觉、布拖、甘洛、越西等县实地调研、现场勘查,12天跑遍了11个贫困县。

“根据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佛山将援助资金全部用于少数民族贫困群众的住房建设上。”葛承书称,2016年,佛山市将1.1亿元援建资金平均分至11个对口帮扶贫困县,建设住房安置点36个,涉及25个贫困村,援建安全住房1869户。2017年,佛山市再次划拨1.1亿元扶贫协作专项资金,援建住房项目1054户。

在几个广东(佛山)新村里,记者看到,一排排平房整齐分布,外墙粉刷着白色或灰色的乳胶漆,户与户之间有绿化隔离,水泥路延伸到家门口,干净而平坦。

扎根:搬得出,还要稳得住能致富

刚搬下来的时候,阿牛吉木还想着回去。

“这里没有地可种。”离开耕作多年的土地让她很不习惯:一下子搬到了80多公里远的地方,回去继续种地是不可能了,一家人的口粮要从哪里来呢?这也成了当地政府与扶贫工作组心头的牵挂。

为帮助村民寻找稳定的收入来源和致富渠道,政府和工作组通过各种途径积极想办法:介绍务工、组建农业合作社发展畜牧与种植业、培训各类技能等,“县劳动部门组织了三批培训,包括汽修、电焊、挖掘机等,第一批10个学员毕业后已经就业。”

阿牛吉木以400元一年的价格承包了附近2亩农田,种上了玉米和土豆,还参加了村里组织的彝族刺绣培训班,绣些手工艺品,偶尔去县城打零工,每月还有1000元的收入,“上月去山里照看合作社的羊,在山上住了几天,还真不习惯了。”

异地搬迁扶贫如果没有产业依托,很容易搬得出却“军心不稳”。广东扶贫协作组看得很明白:广东有市场、制造业和民营经济的优势,只有以产业带动贫困群众的自我发展能力,才能实现稳定脱贫。

据介绍,目前佛山5家农业龙头企业与凉山当地农业签订合作意向书,凉山优质农产品亮相“粤桂黔农博会”,很快就被抢购一空。

蓝图:村村结对携手奔小康

“过年时的两条腊肉现在还没吃完,往年没出正月,就很少见荤腥了。”从去年10月以来,洛比尔且感觉就像做梦一样,先是在佛山对口援建下,“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新房子盖了起来,去年10月,佛山人社局在县里开了专场招聘会,经过筛选和体检,大儿子和女儿去了佛山家具厂工作,有了相对稳定的务工收入。

洛比尔且家是佛山与凉山开展劳务对接的直接受益者。目前,佛山30家企业到凉山开展劳务协作对接,1740名求职者与佛山企业达成了就业意向,首批人员已经到达佛山实现了稳定就业。

而在积极对接村民到佛山务工之外,佛山五区11个村(社区)还与凉山11县11个村集中签订结对帮扶协议,这是两地在东西部扶贫协作基层帮扶模式的一次探索和创新。洛比尔且所在的特布洛乡谷莫村,由佛山市禅城区紫南村结对帮扶。

谷莫村驻村第一书记罗雅宏称,佛山对口帮扶村还用“以购代捐”的方式,以略高于市场的价格从贫困户家中购买农副产品,替代资金捐赠帮扶,帮助村民把农产品销售到佛山市场,大大增强了贫困户脱贫致富的积极性和信心。

洛比尔且养了20多只鸡,在上一次佛山要的订单中,他一下子卖了6只阉鸡,“总共38斤,25块钱一斤,大概有900块钱收入。”他计划过几个月再进一批鸡苗,他算了一笔账:按一年养三批次、每批次养20只算,“一年可以卖60只阉鸡,就有9000多元的收入。”

“把中央要求、凉山所需与佛山所能结合起来,政府与市场同向发力,真正从‘输血式’扶贫向‘造血式’扶贫转变。”葛承书称,各工作组联系广东优势资源,通过在当地发展特色产业、现代农业、经商服务、劳务输出等形式,解决好移民的稳定增收问题。

 

编辑:邬嘉宏
对《【合力攻坚 扶贫协作进行时】佛山对口凉山扶贫工作 1758户贫困家庭住进"广东新村"》表态
对《【合力攻坚 扶贫协作进行时】佛山对口凉山扶贫工作 1758户贫困家庭住进"广东新村"》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榜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