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患银屑病几度离家出走 志愿者用爱心感化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李斯璐 发表时间:2017-07-17 09:49

 

  ■尚丙辉(中)与工作室志愿者在开会。

  ■尚丙辉(右)与流浪老人交流。

志愿者尚丙辉说,再难也要为女孩安排治病,不能任由她继续躺卧街头

小暑过后的广州炎热潮湿,17岁的杨选月却躺在广州某火车站广场的一处流动救助站外,头枕着一个书包,蜷缩在大衣里,杨选月每一次的呼吸里,都充斥着恶臭。她知道,该死的皮肤病越来越重,全身皮肤无一幸免,已然溃烂。

7月9日凌晨,不知昏睡多少天之后,杨选月被“天河好人”尚丙辉工作室志愿者发现。周围的人告诉志愿者,这些天有好心人劝说女孩,但她不愿离去,似乎在等待着谁的帮助。

此情此景让曾经落魄流浪的“天河好人”尚丙辉心痛。工作室志愿者和女孩相遇,尚丙辉认为,大家能围成一圈,听她讲述坎坷身世,冥冥中是“缘分”,也不能任由身患重病的她继续躺卧街头。他说,再难,也要为女孩安排治病,最后送回家。

■新快报记者 李斯璐/文

■新快报记者 王飞/摄

曾经受助的“破烂王”

从拾破烂,到经营废品回收站,60岁的“破烂王”尚丙辉至今仍会亲自穿梭在街头巷尾,从废品堆里“淘宝”变卖,变卖所得的1/3,都是用来救济有困难的外来人士。

救助陌生人,是尚丙辉的情结。1993年,尚丙辉从老家安徽到广州做生意,在街头被人抢劫后打伤。陌生城市里,人生路不熟,钱财散尽,尚老板说,那种心灰意冷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明白。他说,落难后自己躺在高架桥底一天一夜,滴水未进。后来,一位好心人帮助尚丙辉,给他买水买药。

尚丙辉记得,帮他的人清瘦斯文,“我觉得他是一位老师。”但特别遗憾,当尚丙辉情绪恢复想要报答“老师”时,才发现自己连对方姓甚名谁都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就将“老师”的这份爱心延续下去吧。除了换一种方式报答好心人的恩情,尚丙辉别无他法,从彼时开始至今24年,尚丙辉除了一直和垃圾打交道,还不断留意身边需要帮助的年轻人,他用自己开废品回收站的收入,收留、扶助了不少流浪者,直到被社会载誉成为有“最美破烂王”之称的广东好人,成立帮助流浪人员的“尚丙辉关爱外来人员工作室”。

今年7月9日,尚丙辉带领11名志愿者,送流浪23年的老者孟庆华到广州某火车站与家人相聚。就在他们离开火车站时与杨选月相遇。

“她就躺在火车站广场的一处安静的角落,头枕着一个书包,盖着一件大衣。我们甚至看不出她是男是女,直到我们志愿者叫她起来。”尚丙辉讲起当天遇见杨选月的场景,至今觉得不可思议:“这么小的姑娘,身患重病,还独自一人从贵州跑来广州,敬佩之余甚觉惋惜。”

拒绝回家的女孩

夜色中,志愿者叫醒睡熟的露宿女孩,瞬间被这个微胖的女孩子手上脚上的症状震惊了:“手上脚上的皮肤已经溃烂,一块一块银白色的类似头屑的东西正在脱落,头上戴着一顶冬天风衣的帽子。”志愿者英子介绍。

大家短暂错愕数秒后,女孩带着哭腔缩回角落:“我怕摘下帽子吓着你们。”然而看着眼前的一众人士面露担心神色,女孩一边磕头,一边告诉大家:“我叫杨选月,17岁,求哥哥姐姐救救我。”

“有路人悄悄告诉我和志愿者,女孩露宿多日,加上身上溃烂,很多人经过她身边时总报以冷漠。流动救助站想劝她回家,却一直被拒绝,宁愿守在街头,不愿离去。”直觉告诉尚丙辉,女孩一定有困难。

杨选月告诉志愿者,自己是贵州威宁市草海人,是家里7兄弟姐妹中的老幺。大山里,生活很艰辛,父母一辈子没见过城市,一年辛苦务农也挣不了几个钱。6岁那年,杨选月便发现身上皮肤长出一团团奇怪的白色结痂。尽管家里穷困,父母最初并没有放弃,只要攒出一些钱,就带她去村里诊所看病,打针吃药。

但杨选月如同中了咒语般,皮肤病不见好转,反而日益严重,学业也断断续续。小学一年级连续读了四年后,爸妈决定让她弃学,“同学也不愿意我留在课室,没人跟我做同桌。”杨选月说,后来她身上的结痂如同恐怖蔓藤,爬到脸上,窜进头皮。因为家里负担不起看病的钱,她骤觉生命将在恐怖病情中停顿。“与其在家等死,我还不如出来寻找一线希望。”

为治病几度出走

由于无法评估杨选月的病情是否具有传染性,尚丙辉志愿服务队不敢随意收留,只能暂时让选月呆在火车站,允诺第二天就来接她去治疗。

次日,志愿者再度回到该火车站找杨选月,希望带她去皮肤科医院诊断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见她。顶着烈日找了三个小时,终于在心急如焚中,发现杨选月红着双眼,拖着病体回到旧窝。

有女性义工敏锐地嗅出,杨选月可能遭遇了不幸。所幸大家从对方的叙述中发现:聪明的女孩巧妙躲过一劫,有惊无险。

“上午的时候来了一个男的,说能帮助我治病,带我搭车去一个地点,到站了,我发现那个地方不对劲,里面有好几个人,我借口出去找水喝,走到一家小卖店,告诉店主,跟随我的人是坏人,后来在店主的帮助下,我逃出来了。”

从杨选月的讲述中,她对初次见面的尚丙辉志愿者服务队隐瞒了不少信息:为了寻求治病活命的办法,她三次逃离贵州大山中的老家。第一次是1年前,才到威宁火车站就被家人找回去,回到家还遭遇爸爸一顿毒打;第二次是今年3月,来广州后被救助站收容,后来哥哥前来接回家;第三次是7月前,沿路乞讨,靠施舍来到广州,还曾被骗走所有讨回来的钱。屡次出走,屡次被骗,杨选月并没放弃离家出走,原因只有一个:“不想在家里等死。”

这一次,杨选月看见志愿者去而复返,终于放下戒心。在广东省皮肤科医院,当主治医生表示,杨选月患的是银屑病,但因十几年来并无任何治疗措施控制,病情进展到晚期。医生震惊的是,将杨选月送去就医的人居然不是家属。“他说,想不到志愿者这么有爱心,肯接下这块烫手的山芋。”尚丙辉说。医生帮选月开了绿色通道,优先安排了病房住院。尚丙辉帮忙垫付了3000块钱的住院费,医生也安排了检查,尽快制定治疗方案。

编辑:林明锋
数字报

女孩患银屑病几度离家出走 志愿者用爱心感化

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李斯璐  2017-07-17

 

  ■尚丙辉(中)与工作室志愿者在开会。

  ■尚丙辉(右)与流浪老人交流。

志愿者尚丙辉说,再难也要为女孩安排治病,不能任由她继续躺卧街头

小暑过后的广州炎热潮湿,17岁的杨选月却躺在广州某火车站广场的一处流动救助站外,头枕着一个书包,蜷缩在大衣里,杨选月每一次的呼吸里,都充斥着恶臭。她知道,该死的皮肤病越来越重,全身皮肤无一幸免,已然溃烂。

7月9日凌晨,不知昏睡多少天之后,杨选月被“天河好人”尚丙辉工作室志愿者发现。周围的人告诉志愿者,这些天有好心人劝说女孩,但她不愿离去,似乎在等待着谁的帮助。

此情此景让曾经落魄流浪的“天河好人”尚丙辉心痛。工作室志愿者和女孩相遇,尚丙辉认为,大家能围成一圈,听她讲述坎坷身世,冥冥中是“缘分”,也不能任由身患重病的她继续躺卧街头。他说,再难,也要为女孩安排治病,最后送回家。

■新快报记者 李斯璐/文

■新快报记者 王飞/摄

曾经受助的“破烂王”

从拾破烂,到经营废品回收站,60岁的“破烂王”尚丙辉至今仍会亲自穿梭在街头巷尾,从废品堆里“淘宝”变卖,变卖所得的1/3,都是用来救济有困难的外来人士。

救助陌生人,是尚丙辉的情结。1993年,尚丙辉从老家安徽到广州做生意,在街头被人抢劫后打伤。陌生城市里,人生路不熟,钱财散尽,尚老板说,那种心灰意冷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明白。他说,落难后自己躺在高架桥底一天一夜,滴水未进。后来,一位好心人帮助尚丙辉,给他买水买药。

尚丙辉记得,帮他的人清瘦斯文,“我觉得他是一位老师。”但特别遗憾,当尚丙辉情绪恢复想要报答“老师”时,才发现自己连对方姓甚名谁都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就将“老师”的这份爱心延续下去吧。除了换一种方式报答好心人的恩情,尚丙辉别无他法,从彼时开始至今24年,尚丙辉除了一直和垃圾打交道,还不断留意身边需要帮助的年轻人,他用自己开废品回收站的收入,收留、扶助了不少流浪者,直到被社会载誉成为有“最美破烂王”之称的广东好人,成立帮助流浪人员的“尚丙辉关爱外来人员工作室”。

今年7月9日,尚丙辉带领11名志愿者,送流浪23年的老者孟庆华到广州某火车站与家人相聚。就在他们离开火车站时与杨选月相遇。

“她就躺在火车站广场的一处安静的角落,头枕着一个书包,盖着一件大衣。我们甚至看不出她是男是女,直到我们志愿者叫她起来。”尚丙辉讲起当天遇见杨选月的场景,至今觉得不可思议:“这么小的姑娘,身患重病,还独自一人从贵州跑来广州,敬佩之余甚觉惋惜。”

拒绝回家的女孩

夜色中,志愿者叫醒睡熟的露宿女孩,瞬间被这个微胖的女孩子手上脚上的症状震惊了:“手上脚上的皮肤已经溃烂,一块一块银白色的类似头屑的东西正在脱落,头上戴着一顶冬天风衣的帽子。”志愿者英子介绍。

大家短暂错愕数秒后,女孩带着哭腔缩回角落:“我怕摘下帽子吓着你们。”然而看着眼前的一众人士面露担心神色,女孩一边磕头,一边告诉大家:“我叫杨选月,17岁,求哥哥姐姐救救我。”

“有路人悄悄告诉我和志愿者,女孩露宿多日,加上身上溃烂,很多人经过她身边时总报以冷漠。流动救助站想劝她回家,却一直被拒绝,宁愿守在街头,不愿离去。”直觉告诉尚丙辉,女孩一定有困难。

杨选月告诉志愿者,自己是贵州威宁市草海人,是家里7兄弟姐妹中的老幺。大山里,生活很艰辛,父母一辈子没见过城市,一年辛苦务农也挣不了几个钱。6岁那年,杨选月便发现身上皮肤长出一团团奇怪的白色结痂。尽管家里穷困,父母最初并没有放弃,只要攒出一些钱,就带她去村里诊所看病,打针吃药。

但杨选月如同中了咒语般,皮肤病不见好转,反而日益严重,学业也断断续续。小学一年级连续读了四年后,爸妈决定让她弃学,“同学也不愿意我留在课室,没人跟我做同桌。”杨选月说,后来她身上的结痂如同恐怖蔓藤,爬到脸上,窜进头皮。因为家里负担不起看病的钱,她骤觉生命将在恐怖病情中停顿。“与其在家等死,我还不如出来寻找一线希望。”

为治病几度出走

由于无法评估杨选月的病情是否具有传染性,尚丙辉志愿服务队不敢随意收留,只能暂时让选月呆在火车站,允诺第二天就来接她去治疗。

次日,志愿者再度回到该火车站找杨选月,希望带她去皮肤科医院诊断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见她。顶着烈日找了三个小时,终于在心急如焚中,发现杨选月红着双眼,拖着病体回到旧窝。

有女性义工敏锐地嗅出,杨选月可能遭遇了不幸。所幸大家从对方的叙述中发现:聪明的女孩巧妙躲过一劫,有惊无险。

“上午的时候来了一个男的,说能帮助我治病,带我搭车去一个地点,到站了,我发现那个地方不对劲,里面有好几个人,我借口出去找水喝,走到一家小卖店,告诉店主,跟随我的人是坏人,后来在店主的帮助下,我逃出来了。”

从杨选月的讲述中,她对初次见面的尚丙辉志愿者服务队隐瞒了不少信息:为了寻求治病活命的办法,她三次逃离贵州大山中的老家。第一次是1年前,才到威宁火车站就被家人找回去,回到家还遭遇爸爸一顿毒打;第二次是今年3月,来广州后被救助站收容,后来哥哥前来接回家;第三次是7月前,沿路乞讨,靠施舍来到广州,还曾被骗走所有讨回来的钱。屡次出走,屡次被骗,杨选月并没放弃离家出走,原因只有一个:“不想在家里等死。”

这一次,杨选月看见志愿者去而复返,终于放下戒心。在广东省皮肤科医院,当主治医生表示,杨选月患的是银屑病,但因十几年来并无任何治疗措施控制,病情进展到晚期。医生震惊的是,将杨选月送去就医的人居然不是家属。“他说,想不到志愿者这么有爱心,肯接下这块烫手的山芋。”尚丙辉说。医生帮选月开了绿色通道,优先安排了病房住院。尚丙辉帮忙垫付了3000块钱的住院费,医生也安排了检查,尽快制定治疗方案。

编辑:林明锋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