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揭露碰瓷团伙内部运作 被砸断手指还要按"剧本"走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7-24 08:18

  ■回忆那段碰瓷生涯,两人依然十分后怕。

  ■小杨左手无名指被打骨折。

  ■小杨腰部被打留下的疤痕。

被解救出来的少年揭露碰瓷团伙内部运作

两名14岁的湖南少年在中山顺利脱离险境,家属立即报案;警方已将此事立案

原本想出来找个工作,没想到被同学带进碰瓷团伙……来自湖南的两名14岁少年——小杨和小顾就是其中的受害人。据两人介绍,为了能更好“完成任务”,他们都被砸断了手指,并要求按“剧本”实施碰瓷。因涉世不深,他们成功的机会很小,于是遭“毒打”的事情时有发生。庆幸的是,由于吃不消他们声称不干,要回家,竟得到团伙允许,但前提条件是要家人汇一笔生活费才可“放人”。7月22日,两人顺利脱离险境。随后,家属向中山市小榄警方报了案。当日17时左右,小榄警方将案子移交到中山市古镇警方。

■新快报记者 李红云 文/图

加入团伙第一天就被打断手指

“我有些同学在东莞工作,自己挣钱还可以在外面耍,于是自己也想出来闯闯”。原本在湖南道县一所中学读初中的小杨说,父亲常年在外打工,与自己联系比较少。烦躁的时候,就与在外面打工的同学聊天。小杨告诉新快报记者,他有个同学的家人在东莞清溪开了个小工厂,开始他跟这个同学一起上班,因为很辛苦,就又去了深圳。“母亲在深圳,在深圳没有工厂愿意要我,几天后我又联系到同学余××,后来就到了他那里。那是今年6月份的事。”

小杨说的同学小余就是碰瓷团伙的成员之一,“他在里面干了很久了,有了一些钱,正准备买辆小轿车。”小杨对新快报记者说,自己开始并不知道小余做什么工作,到了他那里后,才知道原来搞“这行”。那段时间,他也跟同学出去“碰过几次车,但都没有成功,一个星期后自己就溜了。”

按照小杨的说法,6月份,他已在“碰瓷”团伙待了一星期然后又溜了出来。那么,为何“溜出来”不久又加入“碰瓷”团伙呢?小杨的说法是:“出来后到处找不到事做,又没钱,想想‘碰车’虽然危险,但来钱容易,只要自己愿意干,人家还会收留自己,于是就又去了。”

小杨记不清第二次加入“碰瓷”团伙的具体时间,他说那是在深圳,去的第一天就被人打断了手指。“他们用布包住我的手指,放到一根棍子上,然后用铁锤一锤就砸断,不上药然后要我们去碰车。”小杨被打断的是左手无名指,目前已明显骨折。

经常挨饿,碰瓷不成功还要挨打

与小杨一样,小顾辍学更早,是今年7月加入团伙的,他的左手无名指也被打断过。“现在都好了,没有上药,都是痛好的。我们里面的人都被打断过手。”

小顾说,“听人说,我们这帮人有200多辆小轿车。”他们经常被拉到广州、深圳、东莞、佛山、中山等地,选择在医院附近、商场等附近碰瓷,主要碰瓷对象为老年人和骑三轮车的人,有时也会碰小汽车。“新人进来都会接受培训,每天早上他们会买给我们小笼包或包子,吃了就出去了,他们会开着小车在前面,我们骑自行车跟在后面。我们听他们汽车喇叭指挥,响到第三声我们就碰别人的车。”

小顾进一步说,他每次出去碰瓷都由一辆小轿车领着,小轿车去阻挡要碰瓷的车辆,正当被别车辆(注:指在行驶过程中阻挡后车顺利通过)准备绕过小轿车时,自己就骑着自行车往正在超车的被别车上撞。当自己撞车后紧接着就倒地,造成被汽车碰撞致伤的假象。最后打电话给“姐夫”,他会立马过来提出“私了”,让对方驾驶员给钱了事。

小顾说,他加入团伙十来天,没一次成功,被打了几回,就在一个星期前他说不想干了,就被“他们”打得眼睛“铁青,充血”。这么些天过去了,新快报记者看到小顾的眼睛还很红肿,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小杨也有被打的遭遇,新快报记者看到,小杨的头、左肩、左腰部位置都有被打留下的疤痕。小杨和小顾回忆,团伙里的人“好像都是我们一个地方的,他们说话我们都能听懂”。7月21日,他们一共11人被人从广州白云区拉到中山,当晚住在古镇一酒店,其中有个女孩也只有14岁。当天他们有人在古镇“干了一票,搞了一万多元”。

“在里面这么长时间,我一直很害怕,被小车或货车真的撞上就真的死了。我们每天吃住都在一起,出去也有人跟着。十多天来,我一直做不好,他们打我,还不给饭吃,我想走,他们也愿意了。”小顾说,一般他们每个人一天能碰两到三次,费用几百元到几千元,有的上万元或更多,要看具体情况。

小杨也说,他在里面的时间比小顾长,也做不好,也想走,这次来古镇他也跟“头”说了,“他们要我跟家里人联系,然后叫我跟家里人说要2500元就可放我。”

1  2  


编辑:alan
数字报

少年揭露碰瓷团伙内部运作 被砸断手指还要按"剧本"走

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  2017-07-24

  ■回忆那段碰瓷生涯,两人依然十分后怕。

  ■小杨左手无名指被打骨折。

  ■小杨腰部被打留下的疤痕。

被解救出来的少年揭露碰瓷团伙内部运作

两名14岁的湖南少年在中山顺利脱离险境,家属立即报案;警方已将此事立案

原本想出来找个工作,没想到被同学带进碰瓷团伙……来自湖南的两名14岁少年——小杨和小顾就是其中的受害人。据两人介绍,为了能更好“完成任务”,他们都被砸断了手指,并要求按“剧本”实施碰瓷。因涉世不深,他们成功的机会很小,于是遭“毒打”的事情时有发生。庆幸的是,由于吃不消他们声称不干,要回家,竟得到团伙允许,但前提条件是要家人汇一笔生活费才可“放人”。7月22日,两人顺利脱离险境。随后,家属向中山市小榄警方报了案。当日17时左右,小榄警方将案子移交到中山市古镇警方。

■新快报记者 李红云 文/图

加入团伙第一天就被打断手指

“我有些同学在东莞工作,自己挣钱还可以在外面耍,于是自己也想出来闯闯”。原本在湖南道县一所中学读初中的小杨说,父亲常年在外打工,与自己联系比较少。烦躁的时候,就与在外面打工的同学聊天。小杨告诉新快报记者,他有个同学的家人在东莞清溪开了个小工厂,开始他跟这个同学一起上班,因为很辛苦,就又去了深圳。“母亲在深圳,在深圳没有工厂愿意要我,几天后我又联系到同学余××,后来就到了他那里。那是今年6月份的事。”

小杨说的同学小余就是碰瓷团伙的成员之一,“他在里面干了很久了,有了一些钱,正准备买辆小轿车。”小杨对新快报记者说,自己开始并不知道小余做什么工作,到了他那里后,才知道原来搞“这行”。那段时间,他也跟同学出去“碰过几次车,但都没有成功,一个星期后自己就溜了。”

按照小杨的说法,6月份,他已在“碰瓷”团伙待了一星期然后又溜了出来。那么,为何“溜出来”不久又加入“碰瓷”团伙呢?小杨的说法是:“出来后到处找不到事做,又没钱,想想‘碰车’虽然危险,但来钱容易,只要自己愿意干,人家还会收留自己,于是就又去了。”

小杨记不清第二次加入“碰瓷”团伙的具体时间,他说那是在深圳,去的第一天就被人打断了手指。“他们用布包住我的手指,放到一根棍子上,然后用铁锤一锤就砸断,不上药然后要我们去碰车。”小杨被打断的是左手无名指,目前已明显骨折。

经常挨饿,碰瓷不成功还要挨打

与小杨一样,小顾辍学更早,是今年7月加入团伙的,他的左手无名指也被打断过。“现在都好了,没有上药,都是痛好的。我们里面的人都被打断过手。”

小顾说,“听人说,我们这帮人有200多辆小轿车。”他们经常被拉到广州、深圳、东莞、佛山、中山等地,选择在医院附近、商场等附近碰瓷,主要碰瓷对象为老年人和骑三轮车的人,有时也会碰小汽车。“新人进来都会接受培训,每天早上他们会买给我们小笼包或包子,吃了就出去了,他们会开着小车在前面,我们骑自行车跟在后面。我们听他们汽车喇叭指挥,响到第三声我们就碰别人的车。”

小顾进一步说,他每次出去碰瓷都由一辆小轿车领着,小轿车去阻挡要碰瓷的车辆,正当被别车辆(注:指在行驶过程中阻挡后车顺利通过)准备绕过小轿车时,自己就骑着自行车往正在超车的被别车上撞。当自己撞车后紧接着就倒地,造成被汽车碰撞致伤的假象。最后打电话给“姐夫”,他会立马过来提出“私了”,让对方驾驶员给钱了事。

小顾说,他加入团伙十来天,没一次成功,被打了几回,就在一个星期前他说不想干了,就被“他们”打得眼睛“铁青,充血”。这么些天过去了,新快报记者看到小顾的眼睛还很红肿,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小杨也有被打的遭遇,新快报记者看到,小杨的头、左肩、左腰部位置都有被打留下的疤痕。小杨和小顾回忆,团伙里的人“好像都是我们一个地方的,他们说话我们都能听懂”。7月21日,他们一共11人被人从广州白云区拉到中山,当晚住在古镇一酒店,其中有个女孩也只有14岁。当天他们有人在古镇“干了一票,搞了一万多元”。

“在里面这么长时间,我一直很害怕,被小车或货车真的撞上就真的死了。我们每天吃住都在一起,出去也有人跟着。十多天来,我一直做不好,他们打我,还不给饭吃,我想走,他们也愿意了。”小顾说,一般他们每个人一天能碰两到三次,费用几百元到几千元,有的上万元或更多,要看具体情况。

小杨也说,他在里面的时间比小顾长,也做不好,也想走,这次来古镇他也跟“头”说了,“他们要我跟家里人联系,然后叫我跟家里人说要2500元就可放我。”

1  2  


编辑:alan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