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雌雄泥"合体修成"药泥佛" "透视流"唐卡渡重洋受膜拜

来源:金羊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9-04 07:37

甘孜美景

甘孜美景

非物质文化遗产正成为四川甘孜的一张名片,吸引越来越多的广东游客前往探秘

看唐卡绘制的精湛技艺、听康定溜溜调的天籁之音、观药泥面具制作的精雕细琢、闻传统藏香的幽香馥郁、尝无污染水淘糌耙的甘甜芬芳……

最近,羊城晚报记者随广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组织的广东媒体团“文化甘孜行”采风团走进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这片与山东省面积相当的土地,山川壮美人杰地灵,是藏文化的发祥地之一,是康巴文化的诞生地。自2005年以来,甘孜已成功申报“格萨尔、藏戏、德格印经院雕版印刷技艺”三个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同时,还拥有国家级非遗项目23个,省级项目62个。非遗数量在四川省仅次于成都。

广东省根据中央安排,对口支援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2014年至今,广东省对口支援甘孜州项目213个,涉及援建资金7.76亿元。目前,广东也成为甘孜州的第三大旅游客源地,为擦亮当地非遗文化“名片”尽了一份力量。

羊城晚报记者近距离采访了多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及他们的传承人。感受这些千年技艺的神奇,及其背后的坚持、执著与不悔……

图、文/记者 曾璇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雌雄泥”+百味藏药炼成“药泥佛”

周六的早上,天刚蒙蒙亮,四龙降泽便带着徒弟们出发了。目标是甘孜州新龙县的雄龙扎嘎神山。这座海拔4600多米的高山,如斧劈刀砌,这里有藏区罕见的丹霞地貌,集高山、流水、草甸、森林于一体。

山上不通公路,车子停在山脚后,四龙和徒弟们还要步行3个小时,才能采泥。山里天气变幻莫测,如果走着走着,山中下雨或下雪,泥土里水分含量过高,也不宜使用,还得改天再来。

63岁的四龙身体硬朗。他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四川省工艺美术大师、药泥佛像(面具)第五代传承人。从9岁起,他开始向叔叔学习药泥面具的制作工艺,和这芬芳的泥土已结下54年的不解之缘。

药泥面具,是一门以宗教为主、融合古代藏族和古印度艺术风格的古老传统手工制作技艺;面具以藏传佛教各个教派的护法神的形态为参考,按照比例大小用成型的药泥制作。据考证,至少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传说为文成公主发明。为免去藏人在寺庙烧香引来火灾隐患,人们把制作藏香的近百种藏药、宝石粉、矿物粉揉入泥中,塑成佛像与面具,供奉在庙里,终年异香萦绕,相当于时刻上香。藏地面具与佛像有不少,而甘孜州的药泥藏式面具是其中最为独特的一种。

在藏人心目中,泥土也是活的,有雌雄之分,雌土色白,雄土色红,黏性与硬度都各不同。有经验的手工艺人会按一定的比例,将雌雄土混合,这样做出来的面具结实耐用,坚硬不朽。甘孜的药泥面具(佛像)制作材料要求较高,需要高山上没有被污染的土和水。采泥取水前还要进行祈请山神的仪式,才能开工。而令人倍感神奇的是,呈红色的“雄土”,只有“日刹”(藏语:山的血管)这一条脉络的泥土在硬度上才符合要求。

采泥、取水,只是最开始的工序。采得雌雄两泥后,要进行晾晒打磨,将泥磨得越细越好。

之后,四龙和徒弟们将名贵藏药、中草药、矿物质原料、宗教圣物(如绿松石、珍珠、玛瑙、珊瑚等)仔细称量,研磨成粉,还要严格按照配方要求的比例配置。“如果随心所欲乱来,不但不会起到药用效果,反而成了‘毒物’”。

配置好的中草药与藏药材料,按古方比例掺入泥土和水,混合融为一体,装入容器,埋入温度高于27℃的地下发酵7天直至药香四溢。

发酵好的药泥,由于混入了多种药材,味道宜人。以前全凭经验进行捏塑,这几年四龙也开始研制模具了。但模具也只能做个大概,很多细微之处还要在脱模后细雕。

四龙说,面具不能烧制,只能阴干,不能见大阳光、火光,不能遭受吹风。如果用汉族的方法烧制,会把里面的药物烧掉。由于土质特别,阴干的药泥面具携带轻巧,敲打时还会发出“叮当”声。之后,四龙会指挥徒弟们将阴干后的药泥面具用棉和羊毛进行多次手工摩擦抛光打磨,至圆润光滑方可上色。上色的时候根据不同的众神法相、各异的头冠衣饰选定。药泥面具(佛像)里还要封入经文,并请高僧开光加持,才算完工。整个过程有时长达数月。

自 述

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四川省工艺美术大师、药泥佛像(面具)第五代传承人——四龙降泽:

近年来,好多人都喜欢藏式面具,可是我带十几个徒弟,一年下来也做不到200个(面具和佛像),供不应求。好多人劝我们扩大生产规模、产业化,但我很担心,一旦规模生产,可能就“变味”了,变成赚钱的工具,而不是礼佛的象征。我更怕有人为了赚快钱,偷工减料、不能严格按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传承下去。

目前藏区只有我一人懂得此项技艺的药物配方了。我打破了以前口口相传、“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的行规,我认为只要是稳重、心诚的人,不论男女、不管是不是家里的亲戚,都可以传艺,这是我寻找传承人的唯一标准。我的几个侄子都在向我学习药泥面具的制作,采泥、塑形、上色,我都毫无保留地教,但是,到现在我还没把最后的藏药与中草药配方——这个核心的部分传给侄子们,我还在考察他们。

编辑:alan
对《"雌雄泥"合体修成"药泥佛" "透视流"唐卡渡重洋受膜拜》表态
对《"雌雄泥"合体修成"药泥佛" "透视流"唐卡渡重洋受膜拜》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榜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