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命惟新·广东美术大家探踪10:淋漓的元气,伟大的风格

来源:金羊网 作者:朱绍杰 发表时间:2017-09-13 16:33

身处天翻地覆的大时代,总有这样的一些杰人,把诗画的修炼、人格的完成与兴亡的责任三者浑然齐一。他们寄身行伍,生死以之;寄情翰墨,歌哭以之;其画见诗情,其诗见人格。此等境界,在明清之交,见诸渐江、髡残,在二十世纪,见诸王肇民、赖少其。

王赖二先生青年时都曾投笔从戎,参加新四军,都是诗画兼擅的艺术家。他们各有几句诗长年刻在我脑海之中。王肇民的《梅花诗》:“我似梅花花似我,于群芳外別称尊”,这是何等的襟怀,何等的独立!赖少其自题山水:“铜墙铁壁不可摧,我画黄山用铁锥,若说古人无此法,秦砖汉瓦又是谁?”真是磊磊落落,平视古今。他们的诗,豪气干云,但读来不觉得有半点夸耀。因为这不是书生佯狂,其中自有一股沛然充塞于天地的元气。他们不凡的手眼,一源于高悟,二源于学养,三源于艰苦备尝的阅历。高悟得之于天,学养得之于人,阅历得之于地;得其一种,已足名家。而得天、地、人三元之助,其作品就可称“伟大的风格”了。

我们看王肇民的静物,明净而清刚,“物当人画”,堪称人格写照。赖少其的山水,铁铸江山,融合古今,堪称心灵的境界。清初名士张怡在读了髡残的诗和画后发出这样的感叹:“举天下言诗,几人发自性灵?举天下言画,几人师诸天地?”我们读王肇民、赖少其的诗和画,也深感其“发自性灵,师诸天地”的魅力,低回其下,能不心生山高水长的向往!·罗韬·

赖少其:融汇今古重铸江山

金羊网记者 朱绍杰 实习生吕敏

访|七旬后开始自我画风“革命”

赖少其的人生与艺术始于广东,晚年又回广东得到圆满和升华。

“欲佩三尺剑,独弹一张琴”,这是赖少其1986年回到广东后在画室内悬挂的一副对联。是年,他毅然开始“丙寅变法”,探索中国画传承与变革。

画画是病床上唯一活动

七十归故里,广东开放的文化氛围、与海外广泛的接触,激发了赖少其探索中西艺术结合的热情。“当时他去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看画,坐着轮椅去看,都不愿意出来了。这些画作对他冲击很大。”赖少其女儿赖晓峰说。

  赖少其《西樵山》

1989年,赖少其患上了帕金森综合征,但他并未曾放下画笔。赖晓峰回忆,1997年至2000年是父亲生命的最后三年,几乎都是在病床上度过。母亲发现只要让父亲拿起画笔,他的疼痛就可以减轻。画画成了父亲病中唯一的活动,这被医生视为“奇迹”。“当时他失去行动能力,用一只还没有完全病痹的手在一小块画板上作画。父亲最后的生命都用在绘画上”。

作诗怀念晚报原副总编

赖少其的生命不仅留在了他的作品里,还长存于艺术馆之中。在他去世后,夫人曾菲将他留下的大部分作品捐赠给国家,一部分留在广州,收藏陈列于广州艺博院;一部分捐给安徽,收藏于赖少其艺术馆。

将自己的作品捐赠给国家、社会是赖少其生前的心愿。早在1987年,即赖少其从安徽回到广州的第二年,赖少其就曾提出愿意将他多年的作品捐出,并建议广州市政府为本地众多名画家建一座美术馆,以永久陈列并展出他们的作品。这边美术馆刚刚奠基,那边赖少其就把自己的128幅书画作品悉数捐赠。

美术馆最终坐落于麓湖畔,被命名为“广州艺术博物院”。2000年9月,广州艺术博物院正式对外开放。赖少其在夫人及两名护士的陪同下,坐着轮椅,身穿一袭西装来到了艺博院。而就在两个月之后的11月,赖少其离世。“赖少其向广州艺术博物院共捐赠了294件作品。”广州艺术博物院院长陈伟安介绍。

  赖少其为羊城晚报创刊35周年所作

赖少其与羊城晚报有着深厚渊源。羊城晚报1980年复刊时的总编辑吴有恒与青年赖少其就相识相知;著名作家、羊城晚报原副总编辑秦牧与赖少其是邻里,赖少其常在“花地”发表文章、画作。1992年,赖少其邀秦牧为其画集作序,秦牧欣然答应。遗憾的是,秦牧突发心脏病去世,未完成的序言遂成绝响。当时远在巴黎的赖少其写下诗歌《悼秦牧》以怀念旧友:“人生如朝露,丝尽蚕亦死;回首碧栏杆,不知埋花处。”

点评|回归传统又不失个人风格

在抗日战争年代,赖少其的版画是以革命精神改造旧世界的投枪和匕首;在国家建设时期,他的版画和国画都是以对国家的情感进行开拓创新的典范。他的木刻版画、中国画,尤其是其晚年的“丙寅变法”一再被重读。

赖少其最有代表性的一批作品应该是他在1986年回到广州,进行“丙寅变法”后创作的一批静物和山水。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梅墨生表示:“董其昌、四王乃至石涛以来,笔墨均较温润、优雅、平和、秀美。而赖少其选择了用焦墨、重墨,加上西方一些现代构成的意识,将山水画赋予全新的笔墨精神,这种笔墨精神用四字形容——‘沉雄奇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广东第一代“岭南画派”画家们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带有反“文人画”精神,他们吸收了西洋、东洋美术中一些较写实主义的绘画风格,而对较注重笔墨的传统文人画思想有所疏离。”

有意思的是,赖少其很长一段时间并没有在广东生活。而他晚年回到广东后的绘画探索,恰恰是对“文人画”的高度回归,却又不同于传统的文人画。

  赖少其赠予羊城晚报的书法作品

著名艺术史研究学者、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李伟铭早在上世纪80年代即注意到赖少其的晚年变法,他在《赖少其八十后新作》中写道:“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在干笔渴墨的传统审美特质中,赖少其纳入现代版画艺术的平面分割意识和浅绛设色纯净透明的单纯性,体现了赖先生以枯淡求苍润,以平实求渊深的实践取向。进入九十年代,赖先生则在这一基础上,将如虫蚀木的传统线条笔法与源自印象主义的灿烂的色彩经验融为一体,从而,以赋予‘古意’以新的内涵的同时,以鲜明的‘差异性’,给现代中国画艺术的文化折衷注意开拓了更广阔的新的前景。”

著名艺术史研究学者、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传席认为,赖少其是20世纪中国山水画的四大家之一,与黄宾虹、傅抱石、李可染并列。“中国画包含传承和革新两个方面。吸收西画长处,许多人容易把中国画的优点丢掉。这一点赖少其做得很好,他成功融合了中西。学习临摹传统,许多人学习古人却千篇一律,丢失个人风格,这一方面,赖少其的临摹有传统的功力,又形成了个人风格。赖老数十年融通中西、合璧古今,不仅绘画的外在表现力好,内在意蕴也特别深厚”。

王肇民:诗境画意“百年一峰”

  金羊网记者 朱绍杰 实习生张洁宁

访|画论著述仍是现今学子“宝典”

“王肇民没什么权力,也没什么金钱,但别人都很尊重他。我看王肇民先生就是一个永恒的‘贵族’。”在著名画家林墉心目中,王肇民是一位具有贵族气浓郁的现代艺术家,也是影响其一辈子的老师。

林墉受回忆道:“从二十岁到现在,我佩服王先生佩服了一辈子,到现在更加怀念他了,觉得他真是了不起。广州美术学院有了王肇民先生,就留下了一种永恒性的光辉。如果没有他,广州美术学院也许会黯淡好多。”

曾写整整六卷诗作

近代以来,文人画强调“诗书画印”共冶,国画家中不乏诗人,但西画家以诗文见长的并不多,王肇民先生是独特的一位。要读懂王肇民的画,不能不读王肇民的诗。“父亲生前曾说自己诗第一,画第二。”王肇民的儿子王越说,父亲17岁便开始作诗。外出体验生活,旅行写生,身居每处,所行所居无不既画且诗。几十年下来,写了整整六卷。他写诗与作画一样一丝不苟。正如其在《王肇民诗草》序言中所论: “画写形,以志所见;诗言志,以志所想……然皆归根于真,崇真尚实,惟性情之所至……”他常说,画家要有文学修养,要多读历史,了解诗词,“如何笔底无高韵?万卷书曾读也不。”(《学画》)

2000年,诗词选《王肇民诗草》出版,收录其诗词约九百首。著名诗人李汝伦在《王肇民诗草》跋中写道:“先生以画家之笔写诗,诗中固有画在,随意赋形,风格沉郁,气象不凡。”王越把父亲的诗词形容为“宝库”:“诗词对他来说很重要,他的诗词蕴含了他的艺术观点,他的绘画表现着他写在诗词里的境界。”

素描画法改弦易张

王肇民一生置身于诗画创作、研究之中,甘于寂寞,故能心无旁骛,将轻灵秀润的水彩画,转变为庄重、浑厚,充满张力的大作。“他的水彩作品中有更多的中国元素。西方水彩画讲究明亮轻快,但我父亲的水彩画非常厚重有力。”王越告诉记者。对王肇民而言,学习是一辈子的事情。不断地求索是他的作品一直充满生命力的原因。直至91岁,他仍告诫子女,一定要虚心学习,而且要向年轻人学习。

  王肇民赠予羊城晚报的画作

王肇民在广州美术学院长期担任素描老师,坚持“边画边教,口传手授”的教育方法,三十年如一日。中山大学教授、美术评论家杨小彦是王肇民的学生,他在多年后回忆:“王教授从来都是准时到达课室,学生画多少张画,他老人家就画多少张,画也是为了教,一张也不少。这种独树一格的教学方式,在美术学院系统,恐怕绝无仅有。”

而在素描的画法上,王肇民先生则是改弦易张,做出两大改变:由重视色调转变为重视结构;由先从大体着手转变为先从局部着手。这与当时的教育理念完全相异。1983年,其画论《画语拾零》出版,此书包含他毕生丰富的创作、教学经验总结和美学的研究心得,因其见解精辟,启迪深刻,到现在仍被广大学子看作叩响艺术之门的“宝典”之一。

点评|中西画兼长又擅作诗著论

王肇民上世纪90年代初曾以寥寥数语自述自己的一生:“计自1929年起至1991年,从事艺术工作凡六十二年,自念中国的画家,能中西画兼长,并善于作古典诗词,而又能写画论的人是不多的,因而颇引以为自慰。”

被艺术评论家推为当今“中国水彩第一人”的王肇民,在“真实则美,有力则美”的艺术观指导下,创造性地把国画的传统笔法、油画的色彩表现力、素描的根基、诗的气韵熔于一炉,创作了大量具有鲜明民族风格、时代气息和极高审美价值的水彩作品。其风格素朴而博大,被誉为“百年一峰”,是一百多年来西方写实主义绘画进入中国后达到成熟的标志之一,至今仍堪为中国现代水彩画的一个标杆和一面旗帜。

  王肇民《静物(石榴)》 广东美术馆藏

著名艺术评论家刘骁纯表示:“他(王肇民)画西画,却得东方魂魄;他下功力,却又不见功力;他刻意地探索,却能妙合自然。”“他实现了法与道、平凡与奇迹、诗境与画意、致广大与尽精微的矛盾统一……王肇民在风景、静物与人物,特别是水彩静物写生方面达到的境界,国内无人可比。”

画家林墉强调:“王肇民先生的艺术造诣并不仅限于水彩画。他的诗文,他的画论,他的长达一个世纪的人生阅历和艺术实践,奠定了他在艺术领域的崇高地位”。

著名美术理论家迟轲盛赞王肇民的作品:“他有坚实的素描基础,有丰富的油画经验,而终于把水彩艺术推向一个新的高峰。他的水彩,使具象美与抽象美高度统一;把西方现代艺术的色彩美与中国传统艺术的笔法美融为一体。如珠宝之光华,灿烂夺目;如金玉之坚实,掷地有声。浑厚苍劲之中含有细腻的诗情。”“读王肇民教授的作品,也如见狮虎之行于大漠,鹰隼之立于高岩,可以消除猥琐鄙吝之心,而向往于宽阔的胸襟高尚的人格。故其艺术风格为一种伟大的风格。”

赖少其(1915-2000)广东普宁人

上个世纪30年代考入广州市市立美术学校西画系,后随老师李桦投入到新兴木刻运动中,鲁迅称赞他是“最有战斗力的青年木刻家”。抗战期间,赖少其参加新四军,并经历“皖南事变”,被关押在上饶集中营。

1949年后,受黄宾虹的影响,赖少其开始从事中国画的研究和创作,逐步建立起含天真与苍茫、单纯与丰富、传统与现代为一体的“新黄山画派”艺术语言。1986年回广州后,对自己的画风进行重大变革,融贯中西,被称作“丙寅变法”。

代表作品有版画《光明来了》《青春》《饿》《抗战门神》等,山水画《孤云与归鸟》《黄山万松图》《白云山》等。

王肇民(1908—2003) 原籍安徽萧县

1929年入杭州艺专,因参加左联团体“一八艺社”被斥令退学,由林风眠介绍,转学国立北平大学艺术学院西画系,毕业后经潘玉良介绍进入南京国立中央大学师范学院艺术系学习。抗日战争期间,曾参加新四军。后在重庆、南京、武汉等地担任教职。1951年起执教于中南文艺学院,1958年该校改名为广州美术学院。1987年被聘为广州美术学院终身教授。

有《王肇民水彩画选辑》《画语拾零》《王肇民水彩作品集》《王肇民诗草》等出版。

编辑:邬嘉宏
对《其命惟新·广东美术大家探踪10:淋漓的元气,伟大的风格》表态
对《其命惟新·广东美术大家探踪10:淋漓的元气,伟大的风格》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榜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