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能少:绝壁上的“天路”(中篇)

来源:中国网 作者:康延芳 周梦莹 徐焱 发表时间:2017-11-04 15:26

怀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重庆巫山下庄人不畏艰险,坚持修路。20年间,先后6人牺牲。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曾放弃,终于凿出了一条从村里通往外面世界的“天路”。

下庄修路过程中,从来不只是下庄人在战斗。20年来,外界对这个自强不息的村庄从未停止帮助,从党和政府,到媒体、社会人士,爱的力量一直都在延续。

如今,8公里多的下庄路路面已经全部硬化。

政府派来驻村干部 送来“三材物资”

从村主任毛相林家门口望出去,就是下庄用20年时间修的那条路。

每天清晨起来,抬头望着这条“天路”,毛相林都觉得欣慰。20年前,时任村支书的他第一个扛起了修路的大旗,并迅速得到了村民的响应。不过,他和村民一直感激一路走来获得的无数的帮助。一些名字,一些身影,常会浮现在他的脑海。毛相林知道,没有这些帮助,尤其是政府的帮助,下庄的路修不起来。

毛相林最常想起的,是方世才。记者到村里时,身在重庆主城的方世才家里有人生病,隔着上百公里,帮不上忙的毛相林急得一遍又一遍打电话。

方世才是当年政府派来的驻村干部,如同政府派来的“救兵”。在毛相林看来,方世才比自己亲兄弟还亲。而在下庄村,提起方世才这个名字,村民无一例外都会竖起大拇指。

1995年,方世才从西昌农专毕业后,被分在竹贤乡做农经干部,到下庄村驻村,在毛相林家一住就是8年。毛相林当年想修路,第一个就是找方世才商量。方世才见过世面,知道修一条路对下庄的意义,那是摆脱贫穷和闭塞的必经之路,所以两人一拍即合。

方世才把下庄修路当成自己的事,和毛相林一起组织,搬石头挑土,一头扎进工地上,长期灰头土脸。

下庄路动工之初,村民用最原始的方式,靠钢钎和大锤挑战大山。

毛相林至今记得,1999年,村民沈庆富在修路时被石头砸中掉下悬崖,当时崖上的石头还在往下垮,许多村民都不敢到山崖下面找沈庆富的遗体,方世才愣是带队到崖下面把沈庆富的遗体找到。

为了修路,方世才常年不回家,妻子没少抱怨,直到1999年,方世才的妻子现场看到了下庄修路的情形后,才化怨愤为理解。

毛相林说,下庄对于方世才,除欠下了情,还欠下了钱。毛相林回忆,当时方世才一个月有400多元工资,其中不少都贴在了修路上,或是借给了急用钱的村民。“从1997年开始修路,到2002年调动工作离开,他差不多为下庄垫了1万多元。”毛相林说。而方世才那里,这些都没记在心上。

除了政府派来的“救兵”,还有政府送来的物资。

1997年底,下庄路开工不久,毛相林募集的3960元启动资金就所剩无几,眼看要停工,巫山县农业局向下庄人伸出了援手。

那年底,巫山县农业局局长朱崇轩带人到竹贤乡调研,从下午走到天黑,最后困在了下庄的108道拐上面,被村民接了下去。第二天,朱崇轩来到下庄修路现场,在鸡冠梁,看到一个个赤裸上身的精壮汉子,听着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开山炮响,被村民用生命挑战悬崖的行动震撼了。随后,农业局给村里提供了炸药、雷管、导火线等价值10万元的三材物资,还准备了一批钢钎、大锤,一路送到下庄村口。这批物资让下庄人吃了“定心丸”,甚至感觉已经可以看到通路的那一天。

后来,县农业局又给下庄解决了20万的物资款。毛相林说,县农业局的帮助,让下庄人捱过了最艰难的头两年。

如今,年过六旬的朱崇轩已经退休,回忆起当年的事情,他觉得不值一提:“帮农村改善条件本来也是我们政府部门、尤其是农业部门的事,农业局只是起了一个引子的作用,路能修通靠的是村民的决心和信心”。

在下庄修路过程中,巫山县交通局、重庆市财政局等众多政府部门也纷纷拨款,下庄修路的资金问题得到了彻底解决。

今年,在巫山县委县政府支持下,下庄村这条凿出来的“天路”完成了硬化,并加装了护栏,更加成为村民的“脱贫路”“小康路”。

1  2  


编辑:alan
数字报

一个不能少:绝壁上的“天路”(中篇)

中国网  作者:康延芳 周梦莹 徐焱  2017-11-04

怀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重庆巫山下庄人不畏艰险,坚持修路。20年间,先后6人牺牲。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曾放弃,终于凿出了一条从村里通往外面世界的“天路”。

下庄修路过程中,从来不只是下庄人在战斗。20年来,外界对这个自强不息的村庄从未停止帮助,从党和政府,到媒体、社会人士,爱的力量一直都在延续。

如今,8公里多的下庄路路面已经全部硬化。

政府派来驻村干部 送来“三材物资”

从村主任毛相林家门口望出去,就是下庄用20年时间修的那条路。

每天清晨起来,抬头望着这条“天路”,毛相林都觉得欣慰。20年前,时任村支书的他第一个扛起了修路的大旗,并迅速得到了村民的响应。不过,他和村民一直感激一路走来获得的无数的帮助。一些名字,一些身影,常会浮现在他的脑海。毛相林知道,没有这些帮助,尤其是政府的帮助,下庄的路修不起来。

毛相林最常想起的,是方世才。记者到村里时,身在重庆主城的方世才家里有人生病,隔着上百公里,帮不上忙的毛相林急得一遍又一遍打电话。

方世才是当年政府派来的驻村干部,如同政府派来的“救兵”。在毛相林看来,方世才比自己亲兄弟还亲。而在下庄村,提起方世才这个名字,村民无一例外都会竖起大拇指。

1995年,方世才从西昌农专毕业后,被分在竹贤乡做农经干部,到下庄村驻村,在毛相林家一住就是8年。毛相林当年想修路,第一个就是找方世才商量。方世才见过世面,知道修一条路对下庄的意义,那是摆脱贫穷和闭塞的必经之路,所以两人一拍即合。

方世才把下庄修路当成自己的事,和毛相林一起组织,搬石头挑土,一头扎进工地上,长期灰头土脸。

下庄路动工之初,村民用最原始的方式,靠钢钎和大锤挑战大山。

毛相林至今记得,1999年,村民沈庆富在修路时被石头砸中掉下悬崖,当时崖上的石头还在往下垮,许多村民都不敢到山崖下面找沈庆富的遗体,方世才愣是带队到崖下面把沈庆富的遗体找到。

为了修路,方世才常年不回家,妻子没少抱怨,直到1999年,方世才的妻子现场看到了下庄修路的情形后,才化怨愤为理解。

毛相林说,下庄对于方世才,除欠下了情,还欠下了钱。毛相林回忆,当时方世才一个月有400多元工资,其中不少都贴在了修路上,或是借给了急用钱的村民。“从1997年开始修路,到2002年调动工作离开,他差不多为下庄垫了1万多元。”毛相林说。而方世才那里,这些都没记在心上。

除了政府派来的“救兵”,还有政府送来的物资。

1997年底,下庄路开工不久,毛相林募集的3960元启动资金就所剩无几,眼看要停工,巫山县农业局向下庄人伸出了援手。

那年底,巫山县农业局局长朱崇轩带人到竹贤乡调研,从下午走到天黑,最后困在了下庄的108道拐上面,被村民接了下去。第二天,朱崇轩来到下庄修路现场,在鸡冠梁,看到一个个赤裸上身的精壮汉子,听着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开山炮响,被村民用生命挑战悬崖的行动震撼了。随后,农业局给村里提供了炸药、雷管、导火线等价值10万元的三材物资,还准备了一批钢钎、大锤,一路送到下庄村口。这批物资让下庄人吃了“定心丸”,甚至感觉已经可以看到通路的那一天。

后来,县农业局又给下庄解决了20万的物资款。毛相林说,县农业局的帮助,让下庄人捱过了最艰难的头两年。

如今,年过六旬的朱崇轩已经退休,回忆起当年的事情,他觉得不值一提:“帮农村改善条件本来也是我们政府部门、尤其是农业部门的事,农业局只是起了一个引子的作用,路能修通靠的是村民的决心和信心”。

在下庄修路过程中,巫山县交通局、重庆市财政局等众多政府部门也纷纷拨款,下庄修路的资金问题得到了彻底解决。

今年,在巫山县委县政府支持下,下庄村这条凿出来的“天路”完成了硬化,并加装了护栏,更加成为村民的“脱贫路”“小康路”。

1  2  


编辑:alan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