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宝贝广州滨江中心"突然关门" 记者6问早教机构

来源:金羊网 作者:甘韵仪 李焕坤 叶志垚 唐珩 张璐瑶 发表时间:2017-11-08 06:58

本报昨日相关报道 

本报昨日相关报道

文/金羊网记者 甘韵仪 李焕坤 叶志垚 唐珩 张璐瑶

近日一机构发布的《中国早教蓝皮书》显示,2017年我国早教市场规模可能突破2000亿元。

“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教育要从娃娃抓起”……早教市场越来越火,含着奶嘴去上课的现象流行开来,但早教机构资质真假难辨、课程五花八门、价格动辄上万,不少人感叹:为人父母大不易!

昨日羊城晚报关于天才宝贝广州滨江中心突然“结业清算”、众家长200万学费悬在半空的报道,在坊间引发热议,不少网友将矛头直指监管问题。

焦点1:早教机构频出问题?

早教机构“突然关张”事件频发。据媒体报道,本月初,北京上地“创艺宝贝”早教中心停课关张,上百名家长要求退款遭遇困难;2016年11月,广州白云区佳润广场积木宝贝国际早教中心,没有任何征兆就暂停课程,而就在前不久该中心还大张旗鼓宣传招生收学费;2016年2月,深圳UP博贝优品儿童身脑训练中心突然停课,负责人失联,牵扯240多位家长……

而“天才宝贝”也不只广州滨江中心这家店出现突然关张情况。浙江、南宁、沈阳等也发生过“天才宝贝”人去楼空的事件。

羊城晚报相关报道上网后,引发网友广泛讨论:“身边很多家长不是在去早教机构上课的路上,就是在去体验的路上”。“事件出来后,假如得到重视,就不会反复发生类似事件……”

焦点2:被坑家长如何维权?

据了解,天才宝贝滨江中心事发后,海珠区教育局曾多次约谈中心负责人李先生,对方称退费需要在上海总部走流程,耗时较长。海珠区教育局将持续积极关注。

天才宝贝(总部)品牌市场主管王小姐称,总部目前在逐个打电话给家长核实课时,商讨转学地点。据悉,目前有30多位家长愿意接受转学。至于想退款的家长,总部仍旧建议走法律途径,向滨江中心负责人追讨欠款。

“我们咨询过法院,因合同上有‘双方愿意将无法达成协议的争议提交给当地仲裁委员会’条约,无法立案。但仲裁委员会说‘当地仲裁委员会’属于约定不明确,不予受理。”家长王女士说。

对此,广东杰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甘静仪为家长们提供维权指引:根据法律规定,当事人之间约定了管辖的,那么发生纠纷时,争议双方(或多方)就需要到约定的法院或仲裁委员会提起诉讼/仲裁。家长向仲裁委申请仲裁,但仲裁委认为“提交当地仲裁委员会”属于约定不明,而不予立案的,那么建议家长可要求仲裁委出具《不予受理通知书》。之后拿着该通知书,再向天才宝贝滨江中心所在地的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考虑早教合同是由天才宝贝滨江中心制定并单方出具的,其管辖协议是格式条款且显示公平,请求法院根据最高院关于民诉法的解释第31条,支持消费者主张非合理方式的管辖协议无效。

目前,部分家长已经报警,他们将通过多种途径维护自身权益。警方已介入调查。

焦点3:早教机构到底谁管?

天才宝贝滨江中心由广州海珠区教育局审批的“培训机构”办学许可证,在去年已经失效。在该事件的处理上,天才宝贝上海总部发通知称,将联络广州其他天才宝贝中心接收滨江中心的孩子。

记者也联系了机构所属区的教育局,以及广州市教育局,均回应称,早教机构不在教育局管辖范围。

海珠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称,早教机构主要针对幼儿园前(0-3岁)的小朋友,不归教育局管。教育局管的民办学校,包括幼儿园、民办中小学、培训机构,对象是3岁以上的小朋友。记者查询发现,天才宝贝总部相关网站上显示,该机构教学针对2-6岁的孩子。天才宝贝广州滨江中心,当初向海珠区教育局申请的是“培训机构”办学许可证,教育局以此审批发证。去年,天才宝贝广州滨江中心的办学许可证已经到期,继续招生属于违法行为。事发后海珠区教育局已经介入处理。

那么针对0-3岁的早教机构该由谁审批谁管理?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目前早教机构并没有明确的管理部门。早教机构缺乏明确的评判标准与业内认可的教学模式,一般以企业咨询或文化学校的名义在工商部门注册,但工商部门也只能监管其经营活动,对资质、教育内容、保育环境等都缺乏有效监管。

为此,记者也咨询了海珠区市场与监督管理局、广州市工商局,截至记者发稿为止,两部门均未答复。

焦点4:需要教师资格证吗?

早教机构的教师资质,是网友关心的问题之一。近日,记者拨打了广州几家知名的早教机构招聘电话。爱尔贝早教中心的招聘人员称,入职之后需要先做助教,之后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培训,不需要参加国家教师统一考试。金宝贝早教中心的招聘人员也说,中心并不需要教师资格证、早教证,主要看应聘者的能力。

天才宝贝广州滨江中心一位不愿具名的员工告诉羊城晚报记者,该机构并不会强制要求教师资格证。而英文课程的外教是通过其他机构推荐过来的,和中文老师一起接受中心培训后再上岗。

华夏前程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孙纲曾指出,国家在学前教育(儿童早期教育领域)人才培养体系方面,0-3岁婴幼儿早教人才师资培养几乎还是空白。

焦点5:早教火爆是好事吗?

不久前,市民吕小姐带女儿鲨鱼去体验早教机构,“我们去上体育课,机构就安排了几个道具给孩子玩,15分钟滑滑梯,15分钟荡秋千,15分钟平衡木,15分钟捉迷藏,整个过程都是家长带着,老师的作用就是搬道具,以及在每个游戏间隙叫拢大家唱一会儿英文歌,事实上孩子基本上不听。这样就将近300元。鲨鱼上完之后表示不喜欢。”吕小姐说。

不过,吕小姐的同学李女士就觉得效果良好,比如教会孩子集体观念,学会听老师话,“我们平常都要上班,到早教机构上课,等于是周末亲子活动,上了一年之后,儿子学会了一些英语单词和英文歌。”

华南师范大学应用心理学系副教授迟毓凯称,早教机构的火爆其实是一种好事,这毕竟表明了当下社会对儿童教育的肯定。但由于早教机构是个商业化产品,或多或少存在夸大教育效果,以及教育理念不妥当的问题。

迟毓凯建议,如果家庭教育中有难以给到孩子的东西,可以通过早教机构去填补,例如和同龄孩子的交往经验、沟通能力等;如果是提早认字则不一定有必要。同时他呼吁,各部门应该如何进行市场规范管理,整顿早教机构乱象,给孩子和家长一个安心的学习空间。

焦点6:预付费该怎么解决?

家长王女士告诉记者:“目前很多早教机构都是预缴学费的方式,少则一年多则五年,金额几千到几万不等。一旦挪作他用,资金链断裂,报名的家长将秒变受害者。提醒家长们要警惕免费的课程之类招生噱头,擦亮眼睛,避免入坑。”

羊城晚报长期关注预付费问题,2015年,广东预付式消费已成消费者投诉重灾区,涉案消费者人均被坑高达6277元,比广州市2014年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的6187元还多。而这两年,对预付款的投诉也越来越多,涉及健身、美容、培训机构、生蔬电商等领域。

根据商务部的有关规定,发行预付卡的企业需到商务部门进行备案,但很多企业未按照规定进行备案。广东省商务厅相关负责人此前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称,商务部2012年9月份出台《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试行办法除了对发卡规模进行了限制,还规定发卡企业应确定一个商业银行账户作为资金存管账户,并与存管银行签订资金存管协议。并可以保护消费者权益,比如企业因为经营不善或其他原因倒闭,存管资金可以对消费者进行一定的赔偿。

目前,该办法仍在不断完善中。市民消费时仍需谨慎。

 

编辑:栋
对《天才宝贝广州滨江中心"突然关门" 记者6问早教机构》表态
对《天才宝贝广州滨江中心"突然关门" 记者6问早教机构》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榜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