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小哥“疯狂”送餐路: 一小时录到159次交通违法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何生廷 发表时间:2017-11-08 07:12

  ■在江南西路与宝业路交汇的十字路口,这名外卖小哥在骑行过程中使用手机。

专家建议,不应一味责怪,关键要找出多拉快跑的深层次原因,进而将问题解决

随着网上订餐业务的发展,一直穿梭在路上送餐的“外卖小哥”也越来越多,由此引起的外卖送餐员交通违法呈高发态势。由深圳交警部门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10月份,深圳交警共查处外卖送餐行业交通违法行为2021宗,其中查处违法上机动车车道行驶1745宗,占86.3%,冲禁令4宗、冲红灯218宗、超标电动自行车7宗、超载9宗、逆行13宗、其他交通违法行为25宗。记者从深圳交警部门获悉,深圳交警将全市各送餐企业工作人员信息纳入平台管理,这也是深圳率先在全国搭建外卖送餐车精细化管理平台。

那么,在广州,“送餐骑手”罔顾交通规则的现象有多普遍呢?该如何杜绝这些违法行为的发生呢?新快报记者于11月6日17∶30-18∶30、11月7日11∶00-12∶00、12∶00-12∶30等用餐高峰期,来到了太古汇、建滔广场、广百新一城等人流较密集的路口,对外卖送餐情况进行实地采访,记录了一小时内外卖小哥交通违法情况。

■采写:新快报记者 何生廷 见习记者 黄驰波

■摄影:新快报见习记者 黄驰波

记者蹲点

这些交通违法行为时有发生

边骑车边看手机、逆行、闯红灯,

●时间:11月6日17:30-18:30

●地点:太古汇(天河东路和天河路十字路口)

●记录到外卖送餐员交通违法141次

天河东路和天河路地处太古汇商圈,写字楼和居民住宅均不少。新快报记者蹲点之时正值下班高峰期,通过天河东路与天河路的十字路口车流量较大。

这时,一名身穿黄色衣服的外卖小哥,骑着一辆写有“美团外卖”标识的送餐车,在天河路自西向东行驶穿过十字路口。刚穿过十字路口,他发现方向不对,直接在机动车道掉头往回走。

据记者粗略统计,在17:00-18:30这一小时内,共有141次涉及送餐车的交通违法,其中美团外卖73次、饿了么52次、点我达11次、蜂鸟配送2次、麦当劳1次、必胜客1次以及尊宝比萨1次等。

●时间:11月7日11:00-12:00

●地点:建滔广场(花城大道和华穗路十字路口)

●记录到外卖送餐车辆交通违法159次

11月7日11:00至12:00,新快报记者来到花城大道和华穗路十字路口处。从周边街坊了解到,由于此处十字路口车流量大,红绿灯等候时间稍长,常常看到外卖送餐员直接走机动车道。

11时零3分,记者看到一辆标着“美团外卖”字样的电动车从北驶向南。当骑行到了马路中间时,这名外卖小哥竟然突然停下来看起了手机,几秒后才继续往前。

而另一名外卖小哥,在机动车道正东往西行驶过程,他骑到马路中间,寻找空缺往北走,记者看到车流中只有他一辆电动车,也没佩戴安全帽。

据统计,在11:00-12:00期间,外卖送餐员交通违法行为出现了159次,其中美团外卖93次、饿了么57次、点我达7次、肯德基2次。值得注意的是,不按规定车道行驶较明显,占道行驶占56.8%。

●时间:11月7日12:00-12:30

●地点:广百新一城(江南西路与宝业路十字路口)

●记录到外卖送餐车辆交通违法达79次

11月7日中午,新快报记者来到了江南西路与宝业路的十字路口。因临近江南西商业街,临街道路汇聚大量餐饮店,记者发现这个交会处的车流和人流量均较大。

据记者粗略统计,从12:00到12:30的短短半小时内,共有142名不同平台的外卖送餐员骑行经过该十字路口。其中,存在各类交通违规行为的外卖小哥达79人。在这些违反交规的现象中,在十字路口乱拐的为26人,闯红灯的有25人,逆行16人,玩手机或打电话的有9人,占道的有3人。

其间,12时20分左右,短短几秒内,记者留意到有6名外卖小哥“汇聚”到了同一路口,旁边是等绿灯的人群。当其中一名红色的送餐箱写有“百度外卖”字眼的骑手闯红灯后,另两名骑手在随后的一秒内也跟了上去,斑马线上于是出现了三名外卖小哥一齐闯红灯的现象。

在记者观察期间,该十字路口外卖小哥闯红灯与在十字路口乱拐的现象最为严重,人数分别占所有违规行为的32.9%与31.6%,仅有三名外卖员能够严格地按照交规骑行。

说法

外卖小哥:

时间卡得太紧,不赶不行

“时间卡得太紧,不赶不行啊。”11月6日晚上9时半,从事“美团外卖”送餐员一年多的章明(化名)告诉记者,他每天可以跑20多单,多的时候能到三十单出头,每单5-6元。按照站点规定,送餐员每天上午9时30分上班开晨会,下班时间不定,一般晚上9点多。

他给记者算了一下时间,每天上午10时开始送。一般来说,11时至下午1时的订单量达到一天中最高峰,当天他接了30单左右,按照12小时算,平均24分钟就要送完一单。

“这还是平均时间,还得去掉餐厅配餐时间,中午高峰期集中时,顾客一个个催,系统提醒超时,那才是最难的时候。”他说,配送时限是他们头上的一道“高压线”,如果没有准时送到顾客手里,就会被平台扣钱,如果提前点了送达,起罚线为500元甚至更多。这样一来,这一天相当于白干了。“要是客户投诉,一两千就没了。”章明说。

章明还告诉新快报记者,准点率低,不仅会影响奖金和工资,还会影响系统的派单算法。超时的次数多了以后,这个外卖送餐员的派单就会减少,根本拿不到高工资。

其实,在每天晨会,外卖站点领导都会强调一遍交通安全。章明说自己考过驾照非常清楚后果,自己几乎不闯红灯,但逆行有时真的没办法,而且年轻的骑手一急就顾不上了。

“一些客户怕我们来不及送,会主动叫他可以先点送达再联系。”章明说,每次遇到这样的客户,他都是编一条感谢短信发给对方,这样才踏实。

企业应对:

就交通安全问题设立新岗位

针对外卖送餐员的交通违法情况,如何提高骑手交通安全意识,严防交通事故的发生?新快报记者采访了当中的企业相关负责人。

外卖送餐员随意逆行,甚至导致交通事故,这导致部分市民不满。饿了么公关部表示说,许多城市的商务区存在企业多、送餐需求量大的情况,一些外卖配送员有时会出现边打电话边开车、闯红灯、逆行等行为,确实存在安全隐患。

“对违规的外卖小哥,饿了么督导将记录其违规行为,违规人员及其所属代理商将受相应处罚。”饿了么公关部告诉记者,今年5月,针对骑手的交通安全问题设立了新岗位——蜂鸟配送督导员,及时劝导制止骑手不戴安全头盔、闯红灯、逆行等交通违规行为。除此之外,饿了么通过骑手APP终端,发布骑手交通安全智能提醒,提醒骑手行车中要做到安全驾驶。

专家建议:

探究多拉快跑的原因,找出解决办法

一方面是送餐时间紧迫,晚点被投诉相当于一天白干;一方面是想多跑几个单,增加收入,于是,存在侥幸心理的送餐员频频出现逆行、闯红灯行为。这不是违反交通规则的理由,却是真实存在的矛盾。

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夏学民认为,外卖送餐员“多拉快跑”导致安全堪忧,不应一味责怪“外卖小哥”,需要政府、企业、消费者多方努力,关键是要探究其多拉快跑的深层次原因,进而找出解决办法。

因此,夏学民建议,食品监管部门和交管部门可联合对“送餐小哥”的个人信息和车辆信息进行专门登记,配发二维码,做到事后可追溯;餐饮单位要保障“外卖小哥”的基本权益,按照送餐份数、送餐里程等合理计算他的工作量和业绩点,“不能简单粗暴地说赶紧送去赶紧回来。”

编辑:栋
对《外卖小哥“疯狂”送餐路: 一小时录到159次交通违法》表态
对《外卖小哥“疯狂”送餐路: 一小时录到159次交通违法》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榜

金羊网-新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