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羊晚故事】任永全:羊晚如挚友,情牵四代人

来源:金羊网 作者:章琰 发表时间:2017-11-08 07:47

▲在羊晚,任永全常常“上头条”

▲在羊晚,任永全常常“上头条”

任永全“任讲唔嬲”专栏

任永全“任讲唔嬲”专栏

任永全是羊城晚报“金牌读者”

任永全是羊城晚报“金牌读者” 羊城晚报记者 周巍 实习生 罗莎 摄(资料图片)

任永全珍藏的旧报纸

任永全珍藏的旧报纸

金羊网记者 章琰

说起著名主持人任永全,广东观众几乎无人不知。这位在电视上已陪伴广东人整整28年的“邻家大哥”,和羊城晚报有着不解的渊源——他是羊晚的“金牌读者”,他在羊晚开设过多年个人专栏,他从出道到走红、从做主持到做公益,每一点滴都记录在羊城晚报上。

但对任永全而言,羊城晚报远远不止“见证者”这么简单。在他眼里,羊晚已经成为“外婆、母亲、我和女儿四代人重要的情感连线”,是一个“亲人般的存在”——出生于解放前的外婆,在羊城晚报创刊后成为本报第一代读者;母亲也从未离开过羊城晚报的陪伴;在外婆和母亲的影响下,任永全从小就养成读报的习惯,每晚看报常常看得“两手发黑”;2005年出生的闺女任懿如今已亭亭玉立,受长辈的熏陶,她也成为了羊城晚报的忠实读者。一份报纸,将一家人凝聚在了一起。这种阅读和分享的过程,在任永全看来是最美好的。

外婆是羊城晚报第一代忠实读者

任永全的外婆生于民国初期,羊城晚报1957年创刊时,她是第一代读者。1981年羊城晚报复刊时,任永全刚好升初中。就在那时,外婆将羊城晚报再次带进了家门。“外婆当时看两份报纸,一份是广东电视周报,一份就是羊城晚报。”任永全回忆道。

那时,任永全总在睡前读报,常常看完羊城晚报后发现两手已黑:“挺有趣的,因为那个年代报纸的油墨还是容易掉色的,看完之后手都是黑黑的。”在那个书籍还较稀缺的年代,内容丰富、贴近民生的羊晚如同课外书一般,让任永全大开眼界。

如今,外婆已驾鹤西去,但她留下的阅报习惯却如烙印般,印在了这个家中。任永全说:“现在,每次看羊城晚报,我都会自然而然想起外婆。和外婆一起读报,分享有趣的文章和图片的情景,仍历历在目。所以见到羊晚,就好似见到外婆、见到亲人一样。”

在羊晚开专栏与电视节目形成互动

受访时,任永全不断感慨自己和羊晚有缘。他说,初中时,自己因外婆而与羊晚种下了“有缘之花”,但直到2003年,他才第一次和羊晚结出了“有份之果”。那一年,他在广东电视台开创了国内第一档脱口秀节目《任讲唔嬲》(粤语,意指“怎么说都不生气”),每天用轻松幽默的方式针砭时弊,颂扬真善美。当时,这档节目得到了全省数以千万计观众的追捧。不久,任永全在羊城晚报娱乐版上开辟专栏“任真自得”(后改名“任讲唔嬲”),让电视节目与报纸专栏形成联动,既可以把电视观众引流成为羊晚的读者,又可以把羊晚的读者意见提炼成为新的话题在节目中加以运用。

这次双赢的尝试,也让任永全成为其时广东文艺界在平面媒体开创个人专栏者的先行者之一。这一写,就整整写了将近六年。虽然身兼数职,工作量巨大,但任永全觉得很值得。

如今的任永全,已是人们口中的“人生赢家”。他是第十一届广东省政协委员,是“全国德艺双馨电视艺术工作者”,是全国金话筒铜奖和广东金话筒奖得主,是万人“脱口秀”的表演者,成立了“任永全工作室”,还组建了广州首支明星义工队“任永全明星义工队”……在记录他的成长点滴上,羊城晚报从未缺席。

“00后”女儿勤读不辍拒当“低头族”

对于自己在羊城晚报上的专栏和相关报道,任永全都保留了报纸。因为岁月久远,许多报纸已经泛黄了,但他每次整理时都爱不释手,并会细细阅读和回味。在分享自己的羊晚小档案馆时,任永全常常会邀上女儿任懿一起,向她讲述爸爸和羊晚的不解之缘。

在这种熏陶下,任懿也从小对羊城晚报充满感情。看羊晚不仅成了任氏父女的感情纽带,也是任永全母亲和任懿祖孙间的沟通方式之一。“我母亲和我、女儿,三代都很喜欢看羊晚,有订报记录为凭,我们从外婆年代订阅羊城晚报到今天,每一年的羊城晚报我们从不落下。母亲是大学的退休教授和校长,她把阅读的优良习惯传给了孙女。”

实际上,生于新媒体时代的“00后”任懿也曾在各种小屏幕上花费不少时间。但任永全及时与之沟通,使她减少了对手机的依赖,回归传统阅读:“她对羊城晚报一直钟爱有加,我也一直鼓励她读报。电子屏阅读是一种急促、快捷的阅读方式,而我和我女儿更喜欢慢阅读的方式,享受阅读的乐趣。可以说,我们都是羊城晚报忠实的‘羊粉’”。

如今,闲来无事,一家人三代同堂,听音品茗翻报纸,其乐融融。任永全说:“对于我们来说,读报已经成为一种家庭相处的方式,它把每个人从各自的空间里糅合到一个共同空间,大家相互传阅报纸,读到精彩之处就即时分享、讨论。”对新媒体时代“低头族”感触良多的他也呼吁,当今人们需要做的,就是别忘了放下手机,回归传统阅读,“因为这种乐趣是无法在手机屏幕里得到的。它所产生的意义和作用,已超越了读报本身。”

回访·手记

四代人的羊晚故事 让人相信情怀不变

任永全是公认的“暖男”,招牌的微笑与平和的语调,让人即使是与之初见,也有种久别重逢的温暖。

他心态年轻乐观,私底下,人们更愿意叫他“全哥”;去敬老院,老人们总唤他“乖孙仔”。

他的女儿已到金钗之年。和父亲一样,她腹有诗书,且热心公益;和父亲一样,她也慢慢成为羊晚的忠实读者。

在羊城晚报的版面上,记录了无数个这种“有温度的人”。羊晚见证着他们的成长点滴,他们见证着羊晚的其命惟新。

须臾一甲子,如果将羊晚比作个人,已是到了耳顺之年——“闻人之言,而知其微意,则知言之学,可知人也。”然而光阴荏苒,这世上总有些东西,如四季轮回,如冬雪春雨,常在,且美。

这种东西,叫做情结——六十年间,四代人,看着同一份报纸。在老一辈眼里看到的是知识和奇闻,在中年一辈眼里看到的是价值观和情怀,而在生机勃勃的新生代眼里,则看到了梦想和希望。任氏一家让我们再次相信,流走的是岁月,不变的是情怀。

总策划:刘海陵

统筹:郭启钊 梁克毅

统筹执行:赵鹏 陆德洁

    
编辑:栋
对《【我的羊晚故事】任永全:羊晚如挚友,情牵四代人》表态
对《【我的羊晚故事】任永全:羊晚如挚友,情牵四代人》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榜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