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一站式长者中心“高大上” 养老院服务“送上门”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7-11-20 08:24

  ■越秀长者综合服务中心举行健步同行活动,吸引许多老人参加。 受访者供图

广州设立124个社区居家养老综合服务平台,覆盖115个街(镇),其中不乏创新服务

山西人辛小姐(化名)是一名80后,来广州生活十多年。她和丈夫都是独生子女,现在育有两个孩子。“我们要照顾两个小孩,还有双方父母外加两个80多岁的外婆,一共6个老人。”在近日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辛小姐不禁大吐苦水,尤其是照顾老人,让她和丈夫不胜重负。

辛小姐遭遇的困境,在广州不是孤例。根据广州市民政局的数据,截至2016年底,全市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达154.6万人,老年人口比例达17.8%,养老服务对于老人甚至中青年人来说都是“刚需”。截至目前,广州已设立124个区、街(镇)级社区居家养老综合服务平台,覆盖115个街(镇)。新快报记者走访发现,多个区的两级养老综合服务平台已悄然成型,服务各有特点。其中,有的长者中心提供“高大上”的一站式服务,有的提供“送上门”的养老院服务。

困境:夫妻都是独生子女 要照顾6个老人

“我爸患了老年痴呆症,直至2016年卧床,中间有五六年时间处于疯疯癫癫的状态,我们把他接到广州,想把他送到养老院,由于他会动手打人,送不了。想送到精神病院,因为他不能生活自理,也送不了。请保姆,基本上干两三天就走了。当时我妈还没退休,只能她不上班在家里照顾我爸。”辛小姐说,有个情景她特别难忘,她的爸爸体重170多斤,“有段时间他经常摔倒,摔倒了我妈扶不动,他就整夜躺在地上,到了第二天早上我妈才找到人帮忙,真是心酸又无奈”。

辛小姐也曾尝试将父亲送到养老机构,结果不尽如人意。比如,她曾把父亲送到广州一家公办养老院,入住后发现一层楼几十个老人,只有几名护理人员。“我爸的马桶从来没冲干净过,由于人手缺乏,卫生也没搞好,我爸爸住了1个月就退出来了。”辛小姐说,后来她给父亲换了一家机构,由于她父亲有攻击性,住了三四个月就不让住了。她无奈之下把父亲送回山西老家,入住过3家养老院,都遇到过同样问题。

“妈妈从40多岁就在照顾我爸了,直到去年我爸没有行动能力,需要卧床了才成功送进了养老院。我们家还有80多岁的外婆,也是我妈在照顾。今年外婆患脑血栓导致半身不遂,也送进了养老院。我妈妈现在每天都去养老院,她说以后她也住养老院,虽然谁都不愿去养老院,但是没办法啊。”辛小姐说,由于她和丈夫都是独生子女,照顾老人让他们不胜重负。他们生二孩,其中一个因素就是想到自己年老以后,每个子女的照顾压力不会太重。

“虽然我们家的养老问题比较特殊,但是其他80后迟早也会遇到养老难题。”辛小姐说。

调研:街坊倾向于社区居家养老 方便照顾

中青年照顾老人有心无力,想将老人送至养老机构又常因各种原因不能如愿,许多市民开始将目光投向社区居家养老。在新快报记者采访过程中,有很多年轻的受访对象表示,他们对于未来的养老模式倾向于选择社区居家养老,因为这样的话老人熟悉环境,他们也能更多照顾到老人。

对于社区居家养老的长者来说,健康是首要关心的问题。根据南方医科大学的《不同养老模式下广州老年人健康状况研究》(以下简称《研究》),不同养老模式下老年人的健康水平有显著性差异,居家养老的老年人身心健康明显优于机构养老。

相关调研数据显示,社区(居家养老)老人被子女或亲友探望的频次更为频繁,机构养老老人组超过25%数月或1年才能得到子女或亲友的1次探望,超50%患有3种以上慢性疾病;两种养老模式下老年人患慢性疾病的前三位均是骨关节病、眼部疾病和高血压。

老人住在自己家中,能否获得专业的医疗康复服务呢?新快报记者近日走访第四届老博会现场了解到,本地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正在与社会医疗机构合作,把专家带到社区,开展送医送药上门服务。“针对困扰老年人较高的骨关节等疾病,已将名医工作室引进了社区。”来自广州的卓医航医疗中心的负责人钟卓航介绍,患病老人到医院治疗,回家后往往对专业护理、康复训练重视不够,“在自己家和社区,同样需要医生及专业人员的精细服务。”据介绍,今年荔湾区茶滘街和天河区五山街等十多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纷纷与该机构携手将名医工作室引入社区卫生服务平台,同时为社区长者提供健康咨询和上门问诊等家庭医生服务。

走访:多个区的养老综合服务平台独具特色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在新一轮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改革中,除了已覆盖广州市近九成街镇的大配餐以外,广州各区还通过整合社区养老服务等场地设施和资源,逐渐形成“区综合体—街镇综合体—村居活动站点”3级实体服务平台及网络,为老人提供“一站式”和“到户式”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截至目前,广州已设立124个区、街(镇)级居家养老综合服务平台,覆盖115条街(镇)。

近日,新快报记者走访几个区的两级养老综合服务平台,发现了一些独具特色的服务形式。

■统筹:新快报记者 张小奋 陈海生

■采写:新快报记者 朱清海 谢源源 李应华 邓毅富 通讯员 朱海靖 ■制图:廖木兴

1  2  


编辑:alan
数字报

广州一站式长者中心“高大上” 养老院服务“送上门”

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  2017-11-20

  ■越秀长者综合服务中心举行健步同行活动,吸引许多老人参加。 受访者供图

广州设立124个社区居家养老综合服务平台,覆盖115个街(镇),其中不乏创新服务

山西人辛小姐(化名)是一名80后,来广州生活十多年。她和丈夫都是独生子女,现在育有两个孩子。“我们要照顾两个小孩,还有双方父母外加两个80多岁的外婆,一共6个老人。”在近日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辛小姐不禁大吐苦水,尤其是照顾老人,让她和丈夫不胜重负。

辛小姐遭遇的困境,在广州不是孤例。根据广州市民政局的数据,截至2016年底,全市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达154.6万人,老年人口比例达17.8%,养老服务对于老人甚至中青年人来说都是“刚需”。截至目前,广州已设立124个区、街(镇)级社区居家养老综合服务平台,覆盖115个街(镇)。新快报记者走访发现,多个区的两级养老综合服务平台已悄然成型,服务各有特点。其中,有的长者中心提供“高大上”的一站式服务,有的提供“送上门”的养老院服务。

困境:夫妻都是独生子女 要照顾6个老人

“我爸患了老年痴呆症,直至2016年卧床,中间有五六年时间处于疯疯癫癫的状态,我们把他接到广州,想把他送到养老院,由于他会动手打人,送不了。想送到精神病院,因为他不能生活自理,也送不了。请保姆,基本上干两三天就走了。当时我妈还没退休,只能她不上班在家里照顾我爸。”辛小姐说,有个情景她特别难忘,她的爸爸体重170多斤,“有段时间他经常摔倒,摔倒了我妈扶不动,他就整夜躺在地上,到了第二天早上我妈才找到人帮忙,真是心酸又无奈”。

辛小姐也曾尝试将父亲送到养老机构,结果不尽如人意。比如,她曾把父亲送到广州一家公办养老院,入住后发现一层楼几十个老人,只有几名护理人员。“我爸的马桶从来没冲干净过,由于人手缺乏,卫生也没搞好,我爸爸住了1个月就退出来了。”辛小姐说,后来她给父亲换了一家机构,由于她父亲有攻击性,住了三四个月就不让住了。她无奈之下把父亲送回山西老家,入住过3家养老院,都遇到过同样问题。

“妈妈从40多岁就在照顾我爸了,直到去年我爸没有行动能力,需要卧床了才成功送进了养老院。我们家还有80多岁的外婆,也是我妈在照顾。今年外婆患脑血栓导致半身不遂,也送进了养老院。我妈妈现在每天都去养老院,她说以后她也住养老院,虽然谁都不愿去养老院,但是没办法啊。”辛小姐说,由于她和丈夫都是独生子女,照顾老人让他们不胜重负。他们生二孩,其中一个因素就是想到自己年老以后,每个子女的照顾压力不会太重。

“虽然我们家的养老问题比较特殊,但是其他80后迟早也会遇到养老难题。”辛小姐说。

调研:街坊倾向于社区居家养老 方便照顾

中青年照顾老人有心无力,想将老人送至养老机构又常因各种原因不能如愿,许多市民开始将目光投向社区居家养老。在新快报记者采访过程中,有很多年轻的受访对象表示,他们对于未来的养老模式倾向于选择社区居家养老,因为这样的话老人熟悉环境,他们也能更多照顾到老人。

对于社区居家养老的长者来说,健康是首要关心的问题。根据南方医科大学的《不同养老模式下广州老年人健康状况研究》(以下简称《研究》),不同养老模式下老年人的健康水平有显著性差异,居家养老的老年人身心健康明显优于机构养老。

相关调研数据显示,社区(居家养老)老人被子女或亲友探望的频次更为频繁,机构养老老人组超过25%数月或1年才能得到子女或亲友的1次探望,超50%患有3种以上慢性疾病;两种养老模式下老年人患慢性疾病的前三位均是骨关节病、眼部疾病和高血压。

老人住在自己家中,能否获得专业的医疗康复服务呢?新快报记者近日走访第四届老博会现场了解到,本地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正在与社会医疗机构合作,把专家带到社区,开展送医送药上门服务。“针对困扰老年人较高的骨关节等疾病,已将名医工作室引进了社区。”来自广州的卓医航医疗中心的负责人钟卓航介绍,患病老人到医院治疗,回家后往往对专业护理、康复训练重视不够,“在自己家和社区,同样需要医生及专业人员的精细服务。”据介绍,今年荔湾区茶滘街和天河区五山街等十多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纷纷与该机构携手将名医工作室引入社区卫生服务平台,同时为社区长者提供健康咨询和上门问诊等家庭医生服务。

走访:多个区的养老综合服务平台独具特色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在新一轮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改革中,除了已覆盖广州市近九成街镇的大配餐以外,广州各区还通过整合社区养老服务等场地设施和资源,逐渐形成“区综合体—街镇综合体—村居活动站点”3级实体服务平台及网络,为老人提供“一站式”和“到户式”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截至目前,广州已设立124个区、街(镇)级居家养老综合服务平台,覆盖115条街(镇)。

近日,新快报记者走访几个区的两级养老综合服务平台,发现了一些独具特色的服务形式。

■统筹:新快报记者 张小奋 陈海生

■采写:新快报记者 朱清海 谢源源 李应华 邓毅富 通讯员 朱海靖 ■制图:廖木兴

1  2  


编辑:alan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