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番禺解款车大劫案最后两名嫌犯受审

来源:金羊网 作者:董柳 发表时间:2017-11-30 15:15

  陈恂敏(戴眼镜者)、陈恩年在番禺沙湾法庭受审 记者林桂炎 摄

金羊网记者 董柳 实习生 吴大海

时隔近22年后,曾震惊全国的广东番禺1500万元银行解款车大劫案最后两名嫌犯陈恂敏、陈恩年,今天上午在广州番禺沙湾受审。该案由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两人犯抢劫罪。受审时,两名被告人均对检方的指控表示没有意见。

两嫌犯身负两宗抢劫罪

陈恂敏、陈恩年均为广东省清远市人。公诉机关指控,1995年10月到12月期间,陈恂敏、陈恩年与何伟光、何永新、袁长荣、吴兆全、何冬海(已判决)等人共同策划持枪抢劫银行运钞车,并多次到番禺市桥踩点,拟定了周密的作案计划及逃跑线路。

1995年12月22日上午7时许,何伟光、何永新、袁长荣、吴兆全、何冬海持7支“五四”式手枪、炸药、雷管、麻袋等作案工具,在原番禺市农业银行市桥信用合作社北郊储蓄所门口,对一辆粤AR0747号运钞车(车内有现金人民币13216021.94元,港币2103921元,防暴枪10支、“五四”式手枪2支以及各种银行票据、印章一批)实施抢劫,当场用枪打死经警一人、打伤一人,随后迅速驾驶该运钞车逃离现场至事先约定的原顺德市伦教镇码头,与在该处接应的犯罪嫌疑人陈恂敏、陈恩年及温石其、温玉坤(已处理)等人一起将大部分现款搬上一艘轮船,之后由犯罪嫌疑人陈恂敏驾驶运钞车驶离码头将车丢弃于原顺德市伦滘镇霞石工业区,意图制造从陆路逃窜的假象。陈恩年则与其余人员驾船从水路向清远方向逃窜。

案发后,同案人何伟光等人先后被抓获,被告人陈恂敏、陈恩年一直在逃。2016年12月25日,被告人陈恩年到云南省瑞丽市银河派出所投案自首。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联合云南省瑞丽市公安局,于2017年1月5日在云南省瑞丽市团结建材市场附近抓获被告人陈恂敏。

公诉机关还指控陈恂敏、陈恩年犯有另一宗抢劫案:1991年10月29日,同案人何伟光(已判决)预谋抢劫,纠集被告人陈恂敏、陈恩年及同案人毛远勤(已判决),由何伟光以租车为由,骗取被害人成勤力驾驶自己的北京牌吉普车搭载上述四人,从广东省清远市阳山县开往该县青莲镇方向。途中,陈恂敏、陈恩年与何伟光、毛远勤利用铁锤、铁钻等工具合力杀害成勤力并抢走该汽车。

二陈认罪但称细节“记不清”

今天上午10时许,陈恂敏、陈恩年戴着手铐、拖着脚镣依次被法警带入法庭。脚镣与地板摩擦发出清脆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因身患传染性疾病戴着口罩的陈恩年还不时向旁听席观望。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陈恂敏、陈恩年无视国家法律,伙同他人以暴力手段抢劫他人财物,致一人死亡;此外,还伙同他人持枪抢劫银行解款车,抢劫数额巨大,并致一人死亡,其行为触犯了1979年刑法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抢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陈恩年犯罪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从轻或减轻处罚。

受审时,陈恂敏对犯罪指控没有意见。因时间久远,他对很多细节包括作案的具体时间表示“不记得”。对于作案后长期潜逃,他解释说“犯事了逃是本能”。

陈恂敏说,作案后,他先后潜逃至福州、陕西、南宁、北海、三亚等地,最后到达云南。作案次年,他开始使用“莫毅志”这个化名,时间长达20多年。

“作案后有自首的想法,但毕竟挂念太多。”当公诉人问陈恂敏对当年作案的认识时,陈恂敏平静地说:“20多年里,我一直都在反省、忏悔。生活再困难,诱惑再大,我也一直走在正道上,没有做过一件违法的事。”

随后,陈恩年也对犯罪指控表示没有意见,并表示作案时间“记不清了”。

同案另5人已被判死刑

番禺大劫案被称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武装抢劫运钞车案。公安机关在案发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即将除陈恂敏、陈恩年之外的全部案犯抓获,并缴回绝大部分赃款赃物。1996年2月,广州中院一审判处何伟光、何永新、袁长荣、吴兆全、何冬海死刑,温石其、温玉坤无期徒刑。1996年3月8日,广东省高院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并核准了对何伟光、何永新、袁长荣、吴兆全、何冬海判处死刑的裁定。

编辑:邱邱
对《1995年番禺解款车大劫案最后两名嫌犯受审》表态
对《1995年番禺解款车大劫案最后两名嫌犯受审》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榜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