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骄傲!除了港珠澳大桥、京新公路、鹤大公路、川藏公路 还有…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7-12-24 16:07

沉管成隧,跨海架梁,全线贯通的港珠澳大桥宛如一条巨龙,横卧在伶仃洋的碧波之上。

随着11月14日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荷载试验完成并全面进入验收期,以及12月21日收费标准听证会的召开,港珠澳大桥通车在望,珠海、澳门同香港间的车程将由3小时缩短至半小时

港珠澳大桥集桥、岛、隧为一体,路线总长55公里,是G94珠三角环线高速公路的一部分。随着港珠澳大桥即将通车,珠三角环线高速公路预计也将在2018年建成通车,这条从香港开启,途经澳门、珠海、江门、鹤山、四会、花都、增城、东莞、深圳并最终回到香港的快速通道,将把珠三角城市群打造成一个“半日生活圈”。

一条道路可以打破时空限制,为一座城市、一片土地开辟更加广阔的未来,这样的故事在过去五年的中国频频上演。

2017年7月15日,随着京新高速公路内蒙古临河至白疙瘩段、甘肃白疙瘩至明水段和新疆明水至哈密段三个路段的联动通车,全长2582公里的“超级工程”京新高速公路全线贯通。

京新高速全线贯通后,从北京通往新疆乌鲁木齐的路程将比现有路程缩短1300多公里。该高速将开辟从新疆霍尔果斯口岸至天津港的最快捷出海通道,成为“一带一路”发展中新亚欧大陆桥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是亚洲投资最大的单体公路建设项目、“一带一路”标志性工程,也是世界上穿越沙漠最长的高速路,全线穿越中国四大沙漠之一的巴丹吉林沙漠和戈壁滩,多次经过无人区,施工环境异常恶劣,是继青藏铁路后又一具有典型艰苦地域特点的代表性工程。

而它还有一层重要意义在于,京新高速公路是国家高速公路网规划的第七条放射线。在《国家公路网规划(2013年—2030年)》中,国家公路网规划方案由普通国道和国家高速公路两个路网层次构成,总规模约40万公里。其中,国家高速公路由7条首都放射线、11条北南纵线、18条东西横线以及地区环线、并行线、联络线等组成;普通国道由12条首都放射线、47条北南纵线、60条东西横线和81条联络线组成,总规模约26.5万公里。

每年超过1万亿元铺就的中国公路网,向更远处延伸——鹤大高速,春天、秋天,领略完全不同的风景;川藏公路北线,雀儿山隧道贯通,曾经山鹰都飞不过的山峰,现在10分钟就能翻越。目前,中国高速公路总里程已经突破13万公里,位居世界第一。

“十三五”期间,京新高速、呼北高速、银百高速、银昆高速、汕昆高速、首都地区环线等6条区际省际通道实现贯通;京哈高速、京沪高速、京台高速、京港澳高速、沈海高速、沪蓉高速、连霍高速、兰海高速等8条主通道实现扩容。

要想富,先修路。与作为主骨架的快速公路网相协同,我国公路建设实现了从“主动脉”到“毛细血管”的全方位联通。

2016年,四川宜宾至叙永高速公路通车,地处乌蒙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兴文县迎来境内首条高速公路。通车前不久,山东新凤祥集团签约入驻兴文县,综合开发利用兴文山地乌骨鸡,产值预计将达20亿元。“此前接洽了3年多时间,今年了解到高速公路即将通车,他们才最终下定决心签约。”兴文县县长张健说。

  制表:中国政府网

党的十八大以来,交通运输部在贫困地区公路建设方面累计投入超过7000亿元车购税资金,支持建设了7.5万余公里国省道和44万余公里的农村公路,带动了全社会公路建设投资超过2.5万亿元。截至2016年底,1177个贫困县(区、市)中有88.4%县城通二级及以上公路,97.95%乡镇和93.1%建制村通了硬化路。

  图片说明:戴东昌 交通运输部副部长

交通扶贫脱贫攻坚不断深化,极大改善了贫困地区路网结构,有效解决了群众‘出行难’问题,支撑了当地特色产业发展,帮助提高了基本公共服务水平,改变了贫困地区整体发展面貌。

当前,距离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只有两年多,交通运输部将进一步聚焦深度贫困,着力解决发展短板。到2020年,实现贫困地区国家高速公路主线基本贯通,具备条件的县城通二级及以上公路,乡镇、建制村通硬化路、通客车、通邮政,全面建成“外通内联、通村畅乡、班车到村、安全便捷”的交通运输网络,为贫困地区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强有力的交通运输保障。

编辑:宏
数字报

中国骄傲!除了港珠澳大桥、京新公路、鹤大公路、川藏公路 还有…

光明日报  作者:  2017-12-24

沉管成隧,跨海架梁,全线贯通的港珠澳大桥宛如一条巨龙,横卧在伶仃洋的碧波之上。

随着11月14日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荷载试验完成并全面进入验收期,以及12月21日收费标准听证会的召开,港珠澳大桥通车在望,珠海、澳门同香港间的车程将由3小时缩短至半小时

港珠澳大桥集桥、岛、隧为一体,路线总长55公里,是G94珠三角环线高速公路的一部分。随着港珠澳大桥即将通车,珠三角环线高速公路预计也将在2018年建成通车,这条从香港开启,途经澳门、珠海、江门、鹤山、四会、花都、增城、东莞、深圳并最终回到香港的快速通道,将把珠三角城市群打造成一个“半日生活圈”。

一条道路可以打破时空限制,为一座城市、一片土地开辟更加广阔的未来,这样的故事在过去五年的中国频频上演。

2017年7月15日,随着京新高速公路内蒙古临河至白疙瘩段、甘肃白疙瘩至明水段和新疆明水至哈密段三个路段的联动通车,全长2582公里的“超级工程”京新高速公路全线贯通。

京新高速全线贯通后,从北京通往新疆乌鲁木齐的路程将比现有路程缩短1300多公里。该高速将开辟从新疆霍尔果斯口岸至天津港的最快捷出海通道,成为“一带一路”发展中新亚欧大陆桥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是亚洲投资最大的单体公路建设项目、“一带一路”标志性工程,也是世界上穿越沙漠最长的高速路,全线穿越中国四大沙漠之一的巴丹吉林沙漠和戈壁滩,多次经过无人区,施工环境异常恶劣,是继青藏铁路后又一具有典型艰苦地域特点的代表性工程。

而它还有一层重要意义在于,京新高速公路是国家高速公路网规划的第七条放射线。在《国家公路网规划(2013年—2030年)》中,国家公路网规划方案由普通国道和国家高速公路两个路网层次构成,总规模约40万公里。其中,国家高速公路由7条首都放射线、11条北南纵线、18条东西横线以及地区环线、并行线、联络线等组成;普通国道由12条首都放射线、47条北南纵线、60条东西横线和81条联络线组成,总规模约26.5万公里。

每年超过1万亿元铺就的中国公路网,向更远处延伸——鹤大高速,春天、秋天,领略完全不同的风景;川藏公路北线,雀儿山隧道贯通,曾经山鹰都飞不过的山峰,现在10分钟就能翻越。目前,中国高速公路总里程已经突破13万公里,位居世界第一。

“十三五”期间,京新高速、呼北高速、银百高速、银昆高速、汕昆高速、首都地区环线等6条区际省际通道实现贯通;京哈高速、京沪高速、京台高速、京港澳高速、沈海高速、沪蓉高速、连霍高速、兰海高速等8条主通道实现扩容。

要想富,先修路。与作为主骨架的快速公路网相协同,我国公路建设实现了从“主动脉”到“毛细血管”的全方位联通。

2016年,四川宜宾至叙永高速公路通车,地处乌蒙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兴文县迎来境内首条高速公路。通车前不久,山东新凤祥集团签约入驻兴文县,综合开发利用兴文山地乌骨鸡,产值预计将达20亿元。“此前接洽了3年多时间,今年了解到高速公路即将通车,他们才最终下定决心签约。”兴文县县长张健说。

  制表:中国政府网

党的十八大以来,交通运输部在贫困地区公路建设方面累计投入超过7000亿元车购税资金,支持建设了7.5万余公里国省道和44万余公里的农村公路,带动了全社会公路建设投资超过2.5万亿元。截至2016年底,1177个贫困县(区、市)中有88.4%县城通二级及以上公路,97.95%乡镇和93.1%建制村通了硬化路。

  图片说明:戴东昌 交通运输部副部长

交通扶贫脱贫攻坚不断深化,极大改善了贫困地区路网结构,有效解决了群众‘出行难’问题,支撑了当地特色产业发展,帮助提高了基本公共服务水平,改变了贫困地区整体发展面貌。

当前,距离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只有两年多,交通运输部将进一步聚焦深度贫困,着力解决发展短板。到2020年,实现贫困地区国家高速公路主线基本贯通,具备条件的县城通二级及以上公路,乡镇、建制村通硬化路、通客车、通邮政,全面建成“外通内联、通村畅乡、班车到村、安全便捷”的交通运输网络,为贫困地区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强有力的交通运输保障。

编辑:宏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