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首日夜,广州火车站的“新面孔”和“老面孔”

来源:金羊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2-02 19:52

春运首日夜,广州火车站的“新面孔”和“老面孔”

文/金羊网记者 张璐瑶 图/通讯员 李玺迪

寒潮退去,春运开启。

2月1日夜,春运首日的广州火车站广场仍是灯火通明,人流熙攘。人群中,身着警服、穿着反光背心的执勤民警们尤为显眼。

晚上9点,记者随执勤民警一起巡逻。

这方0.08平方公里的广场上,有已驻守火车站广场地区十几年、曾开枪制服暴恐分子的“老面孔”;也有新扎上任,首次参与春运安保的“新面孔”。

老面孔:每天一万八千步,驻守火车站12年

“我看看。”晚上9点半,在火车站广场棚外候车区,广州火车站广场派出所四级警长何sir接过一名旅客递过来的车票。他穿着警服、反光背心,在人群中格外显眼。“旅客要找厕所、找地铁、找公交车、找的士……高峰期,每分钟至少被10个人拦住问。”

2月1日深夜,广州火车站广场派出所民警何sir在广场上巡逻 李玺迪 摄

“提前3个小时看看安检大棚,有你的车次就可以进去了。”记者随他巡逻了半个小时,这样的回答他不知道说了多少遍。

40岁的何sir1998年入警,2006年来到广场派出所,今年也是他第12年参与春运安保。12年,他用脚步无数遍丈量这片0.08平方公里的广场。

春运首日,他负责人流最多的时段、区域安保。“从下午4点上到晚上10点,接警、帮助旅客、疏导人流……我主要在11号候车棚到14号候车棚,前面一直到马路边的这片中广场区域巡逻。”他说。

晚上8点多,广场迎来当日客流最高峰,何sir告诉记者,当时,候车棚内外都是人,他想让旅客分出一条通道,反被问:“警察,你让我去哪里找位置啊?”

2月1日深夜,在母婴候车室,广州火车站广场派出所民警姜博仁,为哭泣的小朋友送上画笔 李玺迪 摄

但在他看来,这点小拥堵根本不算什么。2008年冰雪灾害时,他就驻守在广州火车站广场。大家手挽手组成人墙,像剪刀一样将拥挤的旅客分割成一个个小块。“手脚都冻麻木了,手套也湿透了,不知道甩到哪里去了,也不敢坐下,一晚上整整站了十几个小时,都没有知觉了。”

入夜,人流渐渐减少。走在人群中,何sir一边跟记者说话,两只眼睛仍紧紧盯住左右,从2006年来到广场所,他就在这片地区巡逻,人群中拉客的、小偷小摸的等,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片区域,他来回走了12年,每天至少一万八千步。夏天地面热到可以煎鸡蛋,冬天冻得手脚发麻,风雨无阻,丝毫不敢放松。

2015年3月6日发生在广州火车站的暴力袭击事件中,何sir就曾第一时间开枪处置,制服暴徒,创下了“三个一分钟”的黄金案例。

行走在火车站广场地区12年,年年春运,何sir都未曾缺席。许多来支援的学警都认得这位火车站的“老面孔”,见面就叫“顶爷”。今年除夕夜,从晚上10点到大年初一早上8点半,他将继续在这方熟悉的广场度过大年夜。“看到旅客能平安回家,我就很欣慰了。”何sir笑道。

新面孔:穿上警服,我们就像“灯塔”

“穿上了制服,感觉我们就像‘灯塔’。”老家黑龙江的姜博仁今年第一次感受广州火车站的春运盛况。他是广州火车站广场派出所2006年建所以来来的第一名新警。2016年刚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2017年3月便被分到了广场派出所。

姜博仁今年只有26岁,是一名90后“小鲜肉”。在广场所,姜博仁主要负责政工工作,春运期间,他也是越秀公安青年文明号志愿者。

下班后,晚上7点刚过,他就来到了广场上帮忙。“白天也来广场上转了三四趟,看看能帮上什么忙。晚上去执勤点帮他们搬了下水马、铁马,又去母婴候车室帮忙。”他告诉记者。

晚上10点,按照惯例,春运期间,越秀警方每晚10点都会给广场上的旅客派热粥。姜博仁戴上青年文明号的黄色绶带,跟同事们一起搬起粥桶,一碗一碗派发给寒风中的旅客。在旅客一声声的“谢谢”中,姜博仁度过了自己的春运首晚。

对于姜博仁来说,广州火车站广场并不陌生。2008年的那场春运,来广场所之前他就早有耳闻。“第一天亲身体验春运安保,觉得挺真实的,也没想象中那么冷。”他笑道,“虽然人很多,天气很冷,但每个人都没闲着,大家都很热情,有一种热热闹闹的感觉。”

为旅客派粥、指路、找回丢失物品……这些都让他觉得非常真实。“大晚上给大家送上一口热粥、一碗姜汤,旅客对你说声谢谢。那种感觉跟电视、报道看到的是不一样的。”姜博仁说,“服务群众这几个字,亲身经历了,更能深刻感觉到,我确实帮了别人。”

在学校里,姜博仁也曾梦想着以后破大案。“但在这儿,每天能看到民警生活、工作、接触老百姓的状态,感觉更接地气、更踏实。”姜博仁说。

编辑:阳扬
数字报

春运首日夜,广州火车站的“新面孔”和“老面孔”

金羊网2018-02-02 19:52:56

春运首日夜,广州火车站的“新面孔”和“老面孔”

文/金羊网记者 张璐瑶 图/通讯员 李玺迪

寒潮退去,春运开启。

2月1日夜,春运首日的广州火车站广场仍是灯火通明,人流熙攘。人群中,身着警服、穿着反光背心的执勤民警们尤为显眼。

晚上9点,记者随执勤民警一起巡逻。

这方0.08平方公里的广场上,有已驻守火车站广场地区十几年、曾开枪制服暴恐分子的“老面孔”;也有新扎上任,首次参与春运安保的“新面孔”。

老面孔:每天一万八千步,驻守火车站12年

“我看看。”晚上9点半,在火车站广场棚外候车区,广州火车站广场派出所四级警长何sir接过一名旅客递过来的车票。他穿着警服、反光背心,在人群中格外显眼。“旅客要找厕所、找地铁、找公交车、找的士……高峰期,每分钟至少被10个人拦住问。”

2月1日深夜,广州火车站广场派出所民警何sir在广场上巡逻 李玺迪 摄

“提前3个小时看看安检大棚,有你的车次就可以进去了。”记者随他巡逻了半个小时,这样的回答他不知道说了多少遍。

40岁的何sir1998年入警,2006年来到广场派出所,今年也是他第12年参与春运安保。12年,他用脚步无数遍丈量这片0.08平方公里的广场。

春运首日,他负责人流最多的时段、区域安保。“从下午4点上到晚上10点,接警、帮助旅客、疏导人流……我主要在11号候车棚到14号候车棚,前面一直到马路边的这片中广场区域巡逻。”他说。

晚上8点多,广场迎来当日客流最高峰,何sir告诉记者,当时,候车棚内外都是人,他想让旅客分出一条通道,反被问:“警察,你让我去哪里找位置啊?”

2月1日深夜,在母婴候车室,广州火车站广场派出所民警姜博仁,为哭泣的小朋友送上画笔 李玺迪 摄

但在他看来,这点小拥堵根本不算什么。2008年冰雪灾害时,他就驻守在广州火车站广场。大家手挽手组成人墙,像剪刀一样将拥挤的旅客分割成一个个小块。“手脚都冻麻木了,手套也湿透了,不知道甩到哪里去了,也不敢坐下,一晚上整整站了十几个小时,都没有知觉了。”

入夜,人流渐渐减少。走在人群中,何sir一边跟记者说话,两只眼睛仍紧紧盯住左右,从2006年来到广场所,他就在这片地区巡逻,人群中拉客的、小偷小摸的等,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片区域,他来回走了12年,每天至少一万八千步。夏天地面热到可以煎鸡蛋,冬天冻得手脚发麻,风雨无阻,丝毫不敢放松。

2015年3月6日发生在广州火车站的暴力袭击事件中,何sir就曾第一时间开枪处置,制服暴徒,创下了“三个一分钟”的黄金案例。

行走在火车站广场地区12年,年年春运,何sir都未曾缺席。许多来支援的学警都认得这位火车站的“老面孔”,见面就叫“顶爷”。今年除夕夜,从晚上10点到大年初一早上8点半,他将继续在这方熟悉的广场度过大年夜。“看到旅客能平安回家,我就很欣慰了。”何sir笑道。

新面孔:穿上警服,我们就像“灯塔”

“穿上了制服,感觉我们就像‘灯塔’。”老家黑龙江的姜博仁今年第一次感受广州火车站的春运盛况。他是广州火车站广场派出所2006年建所以来来的第一名新警。2016年刚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2017年3月便被分到了广场派出所。

姜博仁今年只有26岁,是一名90后“小鲜肉”。在广场所,姜博仁主要负责政工工作,春运期间,他也是越秀公安青年文明号志愿者。

下班后,晚上7点刚过,他就来到了广场上帮忙。“白天也来广场上转了三四趟,看看能帮上什么忙。晚上去执勤点帮他们搬了下水马、铁马,又去母婴候车室帮忙。”他告诉记者。

晚上10点,按照惯例,春运期间,越秀警方每晚10点都会给广场上的旅客派热粥。姜博仁戴上青年文明号的黄色绶带,跟同事们一起搬起粥桶,一碗一碗派发给寒风中的旅客。在旅客一声声的“谢谢”中,姜博仁度过了自己的春运首晚。

对于姜博仁来说,广州火车站广场并不陌生。2008年的那场春运,来广场所之前他就早有耳闻。“第一天亲身体验春运安保,觉得挺真实的,也没想象中那么冷。”他笑道,“虽然人很多,天气很冷,但每个人都没闲着,大家都很热情,有一种热热闹闹的感觉。”

为旅客派粥、指路、找回丢失物品……这些都让他觉得非常真实。“大晚上给大家送上一口热粥、一碗姜汤,旅客对你说声谢谢。那种感觉跟电视、报道看到的是不一样的。”姜博仁说,“服务群众这几个字,亲身经历了,更能深刻感觉到,我确实帮了别人。”

在学校里,姜博仁也曾梦想着以后破大案。“但在这儿,每天能看到民警生活、工作、接触老百姓的状态,感觉更接地气、更踏实。”姜博仁说。

编辑:阳扬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