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践行者】陈小明:结缘化学充满“美丽的意外”

来源:金羊网 作者:王倩 发表时间:2018-03-29 07:43

陈小明作学术报告

陈小明作学术报告

金羊网记者 王倩

在中山大学的校园里,常常能偶遇一些世界级学者,比如经常骑着破自行车上下班的陈小明,已经成为学生眼中的一道风景。1979年,他是康乐园中的本科新生;2009年,48岁的他在这里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2018年,当他在广东省科技创新大会上举起突出贡献奖的奖状时,陈小明还清晰地记得,自己当初是因为一个美丽的“意外”结缘中大,结缘化学。

“我结缘化学研究,正如美丽的化学反应一样,充满了美丽的意外。”说起往事,陈小明忍俊不禁,他在1979年参加高考时,百分制化学卷仅考了55.5分,因为中学没做过化学实验,没法解答压轴实验大题。“刚上大学那时特别忐忑,化学考得这么惨,却上了中山大学化学专业。”

科研论文学科创新成绩斐然

自1992年从香港中文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回中山大学工作以来,陈小明主要从事功能配位化学与晶体工程研究,取得了非常突出的科研成绩。他先后主持了数十项国家和省部级科研项目,组建多个团队和重点实验室。

除了科研成就,陈小明在育人方面也成绩斐然。他组织并培养出一支精干、具有重要国际学术影响的功能配合物化学与晶体工程研究团队,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博士生学生。已毕业的44名博士生中,2人受聘教育部长江教授,6人获国家杰青基金,14人已在中山大学、西安交通大学等高校任正教授职务。而他对此的解释是“真的很自豪,都不知道为什么运气这么好”。

在他的带领下,中山大学无机化学学科于2007年首次成为国家重点学科,对广东的无机化学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迄今陈小明已发表论文400多篇、国外专著8章、中文教材1部。他的论文得到包括诺贝尔奖获得者等20多位美、法、英等国科学院院士以及著名学者的广泛引用、评述,乃至应用;2014-2016年,他连续三年入选汤森路透国际高被引用科学家名录(每年全世界仅200余名化学家入选)。

力证国际争论实现关键突破

对于一般人来说,理解陈小明的前沿研究,并非易事。他和团队在国际上率先系统地开展溶剂热原位金属/有机分子反应研究,发现了若干在传统条件无法进行或难以进行的重要反应。其中,团队在2002年的化学反应研究,有力证明了四分之一世纪以来争论不休的“Gillard机理”,被国际化学界认为是“关键突破”。

同时,他和团队在国际较早开展配位聚合物和多孔金属-有机框架材料研究,是该领域国际上主要开拓者之一。其中,在国际上首次合成、报道了一种金属——咪唑微孔材料,因其优异的稳定性和性能,成为国际上研究最多的金属——有机框架材料之一,有望广泛应用于石油化工和精细化工中的分离、催化过程。

陈小明通俗地打了个比方:“就好比盖房子,要有柱子、砖头和钢筋,我现在就是用金属离子把有机分子粘起来,形成多种大小的孔道、空穴,就像是盖好的房子。这些孔道、空穴可以储存气体,也可以把气体分离,甚至可以作为微小的反应器。”

这些研究有什么作用?陈小明举例说,氢气作为清洁能源面临很多应用困难,而通过他们的研究方法,将会大大降低成本,在实验和生产中都有巨大的经济价值。

“1992年在香港中文大学博士毕业后,我回到中大任教,但当时国内的工作条件、实验环境非常艰辛。也就是短短20多年时间,我国国内化学研究水平,已经跟发达国家并跑了,高水平研究论文稳居前三位。”陈小明自豪地说。

创新故事

实验意外“炸出”最强炸药

作为科学家,陈小明永远对创新充满了兴奋和冲动,为了实现科学理想,2009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后,陈小明再次向学校请辞中山大学化学与化学工程学院院长一职。“当时,我已对学院师生服务10年了,又对行政事务兴趣不大,还是要回归学术研究,自由自在,发挥专长。”

“如释重负!”他卸任院长职务后,把节省出来的时间与精力,放在了学术研究和培养年轻学者的重心上。如今,团队有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青张杰鹏,国家优青张伟雄等一批优秀青年学者,形成了合理的人才梯队。3年前的一次热分解实验,他和团队又找到了新的兴奋点和研究方向。

化学史上不少重大研究成果都和“意外”有关,陈小明也一样,即便是和主攻方向无关的“副产品”,也会引起他极大的研究兴趣。

他清晰地记得,有一次实验出现了小的爆炸意外,导致合成出新型高效低成本含能材料分子型钙钛矿。不久前,《Science China Materials》刊发文章,介绍陈小明团队的研究成果,首次披露分子型钙钛矿可作为一类新型低成本高性能的含能材料。

“科学研究就像人生选择一样,充满了意外,但也要有眼界、有准备,才不会错过美丽的意外。”陈小明说,火药是我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但现代炸药却是西方发明的。如果这种材料能够进行成果转化,最终实现应用,那将来我们自主发明的炸药,完全可以和西方最好的炸药相媲美,甚至威力更大。

创新感悟

平台很重要人才更重要

谈到科研创新,陈小明感慨良多。“做科研工作既要有硬件,也要有软件;需要有个好的平台,更需要有优秀的人才。能取得今天的成绩,正是因为有了国家和省的支持,有了中大这样好的平台,我才可以做到和发达国家相似的高水平研究。”陈小明说,“感谢兄弟高校的合作伙伴,和我们一起做一些有挑战性的工作。尤其要感谢我的研究生们,他们在科研工作中的作用特别大,贡献非常大。相信未来广东的科研工作无论是基础科研,还是应用产业都会有跨越式的发展。”

编辑:栋
数字报

【中国梦•践行者】陈小明:结缘化学充满“美丽的意外”

金羊网  作者:王倩  2018-03-29

陈小明作学术报告

陈小明作学术报告

金羊网记者 王倩

在中山大学的校园里,常常能偶遇一些世界级学者,比如经常骑着破自行车上下班的陈小明,已经成为学生眼中的一道风景。1979年,他是康乐园中的本科新生;2009年,48岁的他在这里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2018年,当他在广东省科技创新大会上举起突出贡献奖的奖状时,陈小明还清晰地记得,自己当初是因为一个美丽的“意外”结缘中大,结缘化学。

“我结缘化学研究,正如美丽的化学反应一样,充满了美丽的意外。”说起往事,陈小明忍俊不禁,他在1979年参加高考时,百分制化学卷仅考了55.5分,因为中学没做过化学实验,没法解答压轴实验大题。“刚上大学那时特别忐忑,化学考得这么惨,却上了中山大学化学专业。”

科研论文学科创新成绩斐然

自1992年从香港中文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回中山大学工作以来,陈小明主要从事功能配位化学与晶体工程研究,取得了非常突出的科研成绩。他先后主持了数十项国家和省部级科研项目,组建多个团队和重点实验室。

除了科研成就,陈小明在育人方面也成绩斐然。他组织并培养出一支精干、具有重要国际学术影响的功能配合物化学与晶体工程研究团队,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博士生学生。已毕业的44名博士生中,2人受聘教育部长江教授,6人获国家杰青基金,14人已在中山大学、西安交通大学等高校任正教授职务。而他对此的解释是“真的很自豪,都不知道为什么运气这么好”。

在他的带领下,中山大学无机化学学科于2007年首次成为国家重点学科,对广东的无机化学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迄今陈小明已发表论文400多篇、国外专著8章、中文教材1部。他的论文得到包括诺贝尔奖获得者等20多位美、法、英等国科学院院士以及著名学者的广泛引用、评述,乃至应用;2014-2016年,他连续三年入选汤森路透国际高被引用科学家名录(每年全世界仅200余名化学家入选)。

力证国际争论实现关键突破

对于一般人来说,理解陈小明的前沿研究,并非易事。他和团队在国际上率先系统地开展溶剂热原位金属/有机分子反应研究,发现了若干在传统条件无法进行或难以进行的重要反应。其中,团队在2002年的化学反应研究,有力证明了四分之一世纪以来争论不休的“Gillard机理”,被国际化学界认为是“关键突破”。

同时,他和团队在国际较早开展配位聚合物和多孔金属-有机框架材料研究,是该领域国际上主要开拓者之一。其中,在国际上首次合成、报道了一种金属——咪唑微孔材料,因其优异的稳定性和性能,成为国际上研究最多的金属——有机框架材料之一,有望广泛应用于石油化工和精细化工中的分离、催化过程。

陈小明通俗地打了个比方:“就好比盖房子,要有柱子、砖头和钢筋,我现在就是用金属离子把有机分子粘起来,形成多种大小的孔道、空穴,就像是盖好的房子。这些孔道、空穴可以储存气体,也可以把气体分离,甚至可以作为微小的反应器。”

这些研究有什么作用?陈小明举例说,氢气作为清洁能源面临很多应用困难,而通过他们的研究方法,将会大大降低成本,在实验和生产中都有巨大的经济价值。

“1992年在香港中文大学博士毕业后,我回到中大任教,但当时国内的工作条件、实验环境非常艰辛。也就是短短20多年时间,我国国内化学研究水平,已经跟发达国家并跑了,高水平研究论文稳居前三位。”陈小明自豪地说。

创新故事

实验意外“炸出”最强炸药

作为科学家,陈小明永远对创新充满了兴奋和冲动,为了实现科学理想,2009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后,陈小明再次向学校请辞中山大学化学与化学工程学院院长一职。“当时,我已对学院师生服务10年了,又对行政事务兴趣不大,还是要回归学术研究,自由自在,发挥专长。”

“如释重负!”他卸任院长职务后,把节省出来的时间与精力,放在了学术研究和培养年轻学者的重心上。如今,团队有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青张杰鹏,国家优青张伟雄等一批优秀青年学者,形成了合理的人才梯队。3年前的一次热分解实验,他和团队又找到了新的兴奋点和研究方向。

化学史上不少重大研究成果都和“意外”有关,陈小明也一样,即便是和主攻方向无关的“副产品”,也会引起他极大的研究兴趣。

他清晰地记得,有一次实验出现了小的爆炸意外,导致合成出新型高效低成本含能材料分子型钙钛矿。不久前,《Science China Materials》刊发文章,介绍陈小明团队的研究成果,首次披露分子型钙钛矿可作为一类新型低成本高性能的含能材料。

“科学研究就像人生选择一样,充满了意外,但也要有眼界、有准备,才不会错过美丽的意外。”陈小明说,火药是我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但现代炸药却是西方发明的。如果这种材料能够进行成果转化,最终实现应用,那将来我们自主发明的炸药,完全可以和西方最好的炸药相媲美,甚至威力更大。

创新感悟

平台很重要人才更重要

谈到科研创新,陈小明感慨良多。“做科研工作既要有硬件,也要有软件;需要有个好的平台,更需要有优秀的人才。能取得今天的成绩,正是因为有了国家和省的支持,有了中大这样好的平台,我才可以做到和发达国家相似的高水平研究。”陈小明说,“感谢兄弟高校的合作伙伴,和我们一起做一些有挑战性的工作。尤其要感谢我的研究生们,他们在科研工作中的作用特别大,贡献非常大。相信未来广东的科研工作无论是基础科研,还是应用产业都会有跨越式的发展。”

编辑:栋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