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校内托管尚未实施 校外托管无人监管隐患丛生

来源:金羊网 作者:吴国颂 发表时间:2018-04-13 15:28

居民楼内用于托管的学生床,窗户被封死,消防隐患大

文/图 金羊网记者 吴国颂

广东省教育厅发布关于做好中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指导意见之后,珠海正在着手制定相关的实施方案。校内课后服务由于特殊性质,在一定程度上会让家长更放心。

但大量存在的校外社会托管机构呢?羊城晚报记者昨日调查发现,不少校外托管机构“隐身”居民楼内、“挤”在小房间里,存在严重消防等隐患。更令人担忧的是,目前对这些机构的监管形同虚设。

1 校内课后服务:正在制定实施办法

和其他很多城市一样,学生放学后的接送、管理问题,让珠海很多家长头疼。

珠海市民徐女士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她的小孩正在读小学,一天上下学接送的次数是四次,中午因为上班无法给小孩做饭,下午也只能让小孩去托管机构。

今年3月份,广东省教育厅发布了关于做好中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各地各有关部门要高度重视中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要从“办人民满意的教育”的高度出发,不断创新校内课后服务模式,积极开展中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根据学生身心发展特点和家长需求,提供丰富多样的校内课后服务。

羊城晚报记者了解到,目前珠海的公办中小学基本已经没有校内的托管等服务。不过,羊城晚报记者从消息人士处获悉,目前珠海已经在做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实施办法。待相关实施办法出台后,各中小学将对照执行。

有一学校负责人就向记者表示,如果没有政策的支持,开展校内课后服务会引起很多问题,例如该不该收费、如何收费等等。同时,开展校内课后服务虽然方便了家长,也由此给校方带来了风险。目前教育场地非常紧张,如果要拿出一定的教室用于学生午休,难度也比较大。他建议,课后服务可以为孩子举办各种兴趣活动。

2 校外托管机构:缺乏监管隐患丛生

由于此前珠海逐步取消了校内托管,校外托管机构如同雨后春笋,快速生长。但是,这些校外的托管机构就真的令人放心吗?羊城晚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注册托管机构,需要到工商部门登记,消防、食品安全都必须通过相关主管单位验收。

但是昨日羊城晚报记者在香洲区吉莲新村却看到不一样的场面。有市民向羊城晚报记者投诉,由于吉莲小学的学生和家长的需求,吉莲新村近年来涌现出大量托管机构。而这些机构绝大部分没有资质,也没有消防部门和食药部门的批准。“托管的场所必须有防火通道、防火门,但这些托管机构基本都没有,如果小孩在里面出事了,谁来承担责任?”

昨日上午,羊城晚报记者在吉莲新村进行走访发现,在吉莲小学周边的许多老旧住宅楼内,确实“隐藏”着很多托管机构。这些托管机构很多对外并没有打出招牌,但透过窗户一看,狭小的房子里“挤”满密密麻麻的学生床。

在吉莲新村72栋2楼记者就看到,房子大门紧锁,破旧的房子里面摆了好多张上下两层的架子床,非常简陋,窗户用钢筋封死。一旦发生事故,后果不堪设想。记者又在附近一栋住宅楼的三楼发现,一间外表毫不特别的房子里面,摆着不少书桌,学生课后就在里面学习。

记者尝试以家长身份给一个托管机构打电话。对方告诉记者,低年级学生中午托管每月收费500元,如果下午放学后也要托管,收费是780元。对方还告诉记者,她已经接收了40多名学生,其中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就有十多名。当记者询问对方是否满足消防标准时,对方答复:没有问题,我们有灭火器。

知情人士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办托管机构是件好事情,但忽视隐患、缺乏监管,容易引起严重后果。记者在随后的采访中还发现,校外托管机构的监管问题,处于“谁都管,但谁都不管”的尴尬处境。

昨日,羊城晚报记者就此致电香洲区吉大街道办了解情况。一名负责人回应羊城晚报记者称,目前校外托管机构没有统一规范的管理,基本就是在工商部门进行商事登记,其他部门的监管都处于一个交叉区域,基本是“空白”状态。这名负责人说,吉莲新村存在的问题他们近期已经收到市民的反映,正计划联合多个部门一起联合排查,该整改的还是要整改。

江门

正在等待相关政策 家长欢迎课后托管

放学后,小孩在校外花圃一边做作业一边等待家长来接

金羊网讯 记者陈卓栋、通讯员谭耀广摄影报道:虽然广东省教育厅日前公布了《关于做好中小学课后服务工作指导意见相关情况》,但据羊城晚报记者了解,江门市区大部分学校均未明确实施校内课外托管的时间,也没有公布相关措施。

江门市教育局相关科室人士表示,还要与财政部门、区教育局、学校等多部门单位协调细节问题,才能给学校及下属的教育部门下发政策实施指引,“文件里面提到实施校内课外托管时,老师的补贴部分由财政承担,但是财政部门相关的政策还没有出台,这笔款怎么出现在还没有定论。”

江门启明小学的李校长表示,目前还没有收到上级部门下达的文件,只是从其他渠道了解到这个信息,“我们是要按照上级部门的安排指示去实施的,所以现在还没有相关的措施。”据悉,目前该校的放学时间为下午4点45分。

家长张先生告诉记者:“每个星期都要和老婆协调好哪一天谁方便去接小孩,要是碰巧两个人时间都不合适,就得其中一个人跟单位协调,调整工作时间去接。”他说,“要是学校能在放学后帮忙看一下小孩,那就最好了,要收点钱也没关系。”

中山

或组织家长委员会 老师家长共同看管

金羊网讯 记者林翎、实习生孙浩然报道:长期以来,“孩子放学去哪儿”的难题,困扰着众多上班一族。为解决这一难题,广东省教育厅在3月下旬发布《关于做好中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其中规定,中小学课后校内托管可到18时。同月,《中山市未成年人托管服务条例(征求意见稿)》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羊城晚报记者11日获悉,对校内课后托管,不少受访市民表示欢迎,但也有受访学校认为,这个政策好是好,但学校的压力大了。

据中山市教育和体育局有关人士介绍,目前,中山城区暂未有中小学校开展校内托管业务。“由于这学期已经开学,所以就算现在条例正式出台,学校也来不及开展托管业务”。

虽然暂未发现城区有开展校内课后托管业务,但不少受访家长很欢迎学校设立这项服务。竹苑小学家长关先生表示,因为他们家是双职工家庭,每天孩子放学了他们还没有下班,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们选择了课外托管班,这也给他们增加了不小的经济负担,“如果学校提供校内课后托管服务,他们一定会把孩子托管在学校”。

但市内一家不愿透露学校名称的校方负责人表示,学校在等待上级指示的同时也在商议如何开展校内课后托管服务。他认为,校内课后托管服务对孩子和家长来说都是好事,但是对学校来说,各方面压力都很大,尤其是老师的压力。据他透露,学校有可能会组织家长委员会,由老师和家长共同看管孩子,目前正在充分调研中。

 

编辑:宝厷
数字报

珠海校内托管尚未实施 校外托管无人监管隐患丛生

金羊网  作者:吴国颂  2018-04-13

居民楼内用于托管的学生床,窗户被封死,消防隐患大

文/图 金羊网记者 吴国颂

广东省教育厅发布关于做好中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指导意见之后,珠海正在着手制定相关的实施方案。校内课后服务由于特殊性质,在一定程度上会让家长更放心。

但大量存在的校外社会托管机构呢?羊城晚报记者昨日调查发现,不少校外托管机构“隐身”居民楼内、“挤”在小房间里,存在严重消防等隐患。更令人担忧的是,目前对这些机构的监管形同虚设。

1 校内课后服务:正在制定实施办法

和其他很多城市一样,学生放学后的接送、管理问题,让珠海很多家长头疼。

珠海市民徐女士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她的小孩正在读小学,一天上下学接送的次数是四次,中午因为上班无法给小孩做饭,下午也只能让小孩去托管机构。

今年3月份,广东省教育厅发布了关于做好中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各地各有关部门要高度重视中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要从“办人民满意的教育”的高度出发,不断创新校内课后服务模式,积极开展中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根据学生身心发展特点和家长需求,提供丰富多样的校内课后服务。

羊城晚报记者了解到,目前珠海的公办中小学基本已经没有校内的托管等服务。不过,羊城晚报记者从消息人士处获悉,目前珠海已经在做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实施办法。待相关实施办法出台后,各中小学将对照执行。

有一学校负责人就向记者表示,如果没有政策的支持,开展校内课后服务会引起很多问题,例如该不该收费、如何收费等等。同时,开展校内课后服务虽然方便了家长,也由此给校方带来了风险。目前教育场地非常紧张,如果要拿出一定的教室用于学生午休,难度也比较大。他建议,课后服务可以为孩子举办各种兴趣活动。

2 校外托管机构:缺乏监管隐患丛生

由于此前珠海逐步取消了校内托管,校外托管机构如同雨后春笋,快速生长。但是,这些校外的托管机构就真的令人放心吗?羊城晚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注册托管机构,需要到工商部门登记,消防、食品安全都必须通过相关主管单位验收。

但是昨日羊城晚报记者在香洲区吉莲新村却看到不一样的场面。有市民向羊城晚报记者投诉,由于吉莲小学的学生和家长的需求,吉莲新村近年来涌现出大量托管机构。而这些机构绝大部分没有资质,也没有消防部门和食药部门的批准。“托管的场所必须有防火通道、防火门,但这些托管机构基本都没有,如果小孩在里面出事了,谁来承担责任?”

昨日上午,羊城晚报记者在吉莲新村进行走访发现,在吉莲小学周边的许多老旧住宅楼内,确实“隐藏”着很多托管机构。这些托管机构很多对外并没有打出招牌,但透过窗户一看,狭小的房子里“挤”满密密麻麻的学生床。

在吉莲新村72栋2楼记者就看到,房子大门紧锁,破旧的房子里面摆了好多张上下两层的架子床,非常简陋,窗户用钢筋封死。一旦发生事故,后果不堪设想。记者又在附近一栋住宅楼的三楼发现,一间外表毫不特别的房子里面,摆着不少书桌,学生课后就在里面学习。

记者尝试以家长身份给一个托管机构打电话。对方告诉记者,低年级学生中午托管每月收费500元,如果下午放学后也要托管,收费是780元。对方还告诉记者,她已经接收了40多名学生,其中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就有十多名。当记者询问对方是否满足消防标准时,对方答复:没有问题,我们有灭火器。

知情人士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办托管机构是件好事情,但忽视隐患、缺乏监管,容易引起严重后果。记者在随后的采访中还发现,校外托管机构的监管问题,处于“谁都管,但谁都不管”的尴尬处境。

昨日,羊城晚报记者就此致电香洲区吉大街道办了解情况。一名负责人回应羊城晚报记者称,目前校外托管机构没有统一规范的管理,基本就是在工商部门进行商事登记,其他部门的监管都处于一个交叉区域,基本是“空白”状态。这名负责人说,吉莲新村存在的问题他们近期已经收到市民的反映,正计划联合多个部门一起联合排查,该整改的还是要整改。

江门

正在等待相关政策 家长欢迎课后托管

放学后,小孩在校外花圃一边做作业一边等待家长来接

金羊网讯 记者陈卓栋、通讯员谭耀广摄影报道:虽然广东省教育厅日前公布了《关于做好中小学课后服务工作指导意见相关情况》,但据羊城晚报记者了解,江门市区大部分学校均未明确实施校内课外托管的时间,也没有公布相关措施。

江门市教育局相关科室人士表示,还要与财政部门、区教育局、学校等多部门单位协调细节问题,才能给学校及下属的教育部门下发政策实施指引,“文件里面提到实施校内课外托管时,老师的补贴部分由财政承担,但是财政部门相关的政策还没有出台,这笔款怎么出现在还没有定论。”

江门启明小学的李校长表示,目前还没有收到上级部门下达的文件,只是从其他渠道了解到这个信息,“我们是要按照上级部门的安排指示去实施的,所以现在还没有相关的措施。”据悉,目前该校的放学时间为下午4点45分。

家长张先生告诉记者:“每个星期都要和老婆协调好哪一天谁方便去接小孩,要是碰巧两个人时间都不合适,就得其中一个人跟单位协调,调整工作时间去接。”他说,“要是学校能在放学后帮忙看一下小孩,那就最好了,要收点钱也没关系。”

中山

或组织家长委员会 老师家长共同看管

金羊网讯 记者林翎、实习生孙浩然报道:长期以来,“孩子放学去哪儿”的难题,困扰着众多上班一族。为解决这一难题,广东省教育厅在3月下旬发布《关于做好中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其中规定,中小学课后校内托管可到18时。同月,《中山市未成年人托管服务条例(征求意见稿)》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羊城晚报记者11日获悉,对校内课后托管,不少受访市民表示欢迎,但也有受访学校认为,这个政策好是好,但学校的压力大了。

据中山市教育和体育局有关人士介绍,目前,中山城区暂未有中小学校开展校内托管业务。“由于这学期已经开学,所以就算现在条例正式出台,学校也来不及开展托管业务”。

虽然暂未发现城区有开展校内课后托管业务,但不少受访家长很欢迎学校设立这项服务。竹苑小学家长关先生表示,因为他们家是双职工家庭,每天孩子放学了他们还没有下班,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们选择了课外托管班,这也给他们增加了不小的经济负担,“如果学校提供校内课后托管服务,他们一定会把孩子托管在学校”。

但市内一家不愿透露学校名称的校方负责人表示,学校在等待上级指示的同时也在商议如何开展校内课后托管服务。他认为,校内课后托管服务对孩子和家长来说都是好事,但是对学校来说,各方面压力都很大,尤其是老师的压力。据他透露,学校有可能会组织家长委员会,由老师和家长共同看管孩子,目前正在充分调研中。

 

编辑:宝厷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