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尼克号海难后 中国幸存者去了哪?

来源:金羊网 作者:陈卓栋、 彭纪宁、谭耀广 发表时间:2018-05-11 09:37

金羊网记者陈卓栋 彭纪宁 通讯员 谭耀广

5月9日,纪录片《六人:泰坦尼克号上的中国幸存者》团队来到台山进行拍摄,并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详见本报5月10日A12版《泰坦尼克号幸存者或有台山人》报道)。虽然由于纪录片拍摄保密缘故,团队对幸存者事后的去向问题未有过多透露,但根据其透露的信息,其中一人在辗转英国、香港后最终定居美国,而另外5人中至少有一人在海难后一年内就入境美国,并向当地法院申请海难损失赔偿。纪录片团队还通过羊城晚报发出线索搜寻邀请。

◎幸存者约在1876年至1891年间出生

根据团队首席研究员施万克(Steven Schwankert)透露,最早确认泰坦尼克号上面有8名中国船员的证据主要有两份,一份是当年泰坦尼克号三等舱船票,一份是英国出入境部门在泰坦尼克号启航地南安普顿港口登记的外国人出境记录。这两份证据上登记的名字均为“Ah Lam,Fang Lang,Len Lam,Cheong Foo,Chang Chip,Ling Hee,Lee Bing,Lee Ling”,年龄为23至38岁不等,约在1876年至1891年之间出生。

而在海难之后美国媒体刊登的幸存者名单上,6个中国幸存者名字分别为“Ah Lam,Bing lee,Tang lang,Hee Lang,Chip Chang,Foo Chiang”。对比之下,两份名单出现了不同。

团队成员之一、台山华侨李大川分析,由于当年作登记时程序不严谨,“只凭登记人员听对方口述录入,而且不同国家对姓和名的排列顺序不同,很容易造成误差。”施万克说,借助罗马拼音发音与普通话、广东话、台山话、川岛话等发音的对比,加上姓名顺序的矫正,就能确认幸存者的名字为“Ah Lam,Lee Bing(Bing lee),Fang Lang(Tang lang),Ling Hee(Hee Lang),Chang Chip(Chip Chang),Cheong Foo(Foo Chiang)”。至于“Len Lam,Lee Ling”则应为遇难者的名字。

◎海难后或坐船前往加勒比航线工作

纪录片团队目前相信,8名中国乘客前往纽约的目的是工作。日前接受采访后,施万克在纪录片官方微博上进一步透露了更为精确的信息。“8名中国乘客当时受雇于一家位于纽约的公司,该公司计划将其安排至加勒比航线的客船和货船上做船员”。

施万克透露,6名幸存者乘坐救援船Carpathia号抵达纽约后,4月16日就乘Annetta号船前往古巴。李大川认为,鉴于6人遭遇海难后损失所有财产,身无分文,应无能力买船票前往古巴,“乘Annetta号船前往古巴,应该是雇主公司安排好的行程,让他们去加勒比航线工作。”

6人到达古巴后,其行踪就没有明确的记录。但团队目前掌握的信息显示,至少有一人在海难后一年内顺利入境美国,而另有一人则辗转回到英国,之后在香港生活,最后定居美国。

此外,去年年底纪录片制片人之一的成竹前往美国国家档案馆研究,在纽约南区最高法院档案中找到了几份泰坦尼克号中国幸存者向客轮所属公司索赔的赔偿要求及财产损失申报单。其中两份有清晰的中文繁体字签名:“钟捷”(Chang Chip)、“李炳”(lee Bing)。签名日期为1913年3月,距离海难发生过去近一年时间。

纪录片团队希望全球华人,尤其是祖籍台山的华人,如家中有长辈在1876至1891年之前出生,在1912年前后在英国、古巴、美国有出入境记录,在1912年前后曾有过海员工作经历,其名字符合上述幸存者名字的,请与羊城晚报联系。

编辑:
数字报

泰坦尼克号海难后 中国幸存者去了哪?

金羊网  作者:陈卓栋、 彭纪宁、谭耀广  2018-05-11

金羊网记者陈卓栋 彭纪宁 通讯员 谭耀广

5月9日,纪录片《六人:泰坦尼克号上的中国幸存者》团队来到台山进行拍摄,并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详见本报5月10日A12版《泰坦尼克号幸存者或有台山人》报道)。虽然由于纪录片拍摄保密缘故,团队对幸存者事后的去向问题未有过多透露,但根据其透露的信息,其中一人在辗转英国、香港后最终定居美国,而另外5人中至少有一人在海难后一年内就入境美国,并向当地法院申请海难损失赔偿。纪录片团队还通过羊城晚报发出线索搜寻邀请。

◎幸存者约在1876年至1891年间出生

根据团队首席研究员施万克(Steven Schwankert)透露,最早确认泰坦尼克号上面有8名中国船员的证据主要有两份,一份是当年泰坦尼克号三等舱船票,一份是英国出入境部门在泰坦尼克号启航地南安普顿港口登记的外国人出境记录。这两份证据上登记的名字均为“Ah Lam,Fang Lang,Len Lam,Cheong Foo,Chang Chip,Ling Hee,Lee Bing,Lee Ling”,年龄为23至38岁不等,约在1876年至1891年之间出生。

而在海难之后美国媒体刊登的幸存者名单上,6个中国幸存者名字分别为“Ah Lam,Bing lee,Tang lang,Hee Lang,Chip Chang,Foo Chiang”。对比之下,两份名单出现了不同。

团队成员之一、台山华侨李大川分析,由于当年作登记时程序不严谨,“只凭登记人员听对方口述录入,而且不同国家对姓和名的排列顺序不同,很容易造成误差。”施万克说,借助罗马拼音发音与普通话、广东话、台山话、川岛话等发音的对比,加上姓名顺序的矫正,就能确认幸存者的名字为“Ah Lam,Lee Bing(Bing lee),Fang Lang(Tang lang),Ling Hee(Hee Lang),Chang Chip(Chip Chang),Cheong Foo(Foo Chiang)”。至于“Len Lam,Lee Ling”则应为遇难者的名字。

◎海难后或坐船前往加勒比航线工作

纪录片团队目前相信,8名中国乘客前往纽约的目的是工作。日前接受采访后,施万克在纪录片官方微博上进一步透露了更为精确的信息。“8名中国乘客当时受雇于一家位于纽约的公司,该公司计划将其安排至加勒比航线的客船和货船上做船员”。

施万克透露,6名幸存者乘坐救援船Carpathia号抵达纽约后,4月16日就乘Annetta号船前往古巴。李大川认为,鉴于6人遭遇海难后损失所有财产,身无分文,应无能力买船票前往古巴,“乘Annetta号船前往古巴,应该是雇主公司安排好的行程,让他们去加勒比航线工作。”

6人到达古巴后,其行踪就没有明确的记录。但团队目前掌握的信息显示,至少有一人在海难后一年内顺利入境美国,而另有一人则辗转回到英国,之后在香港生活,最后定居美国。

此外,去年年底纪录片制片人之一的成竹前往美国国家档案馆研究,在纽约南区最高法院档案中找到了几份泰坦尼克号中国幸存者向客轮所属公司索赔的赔偿要求及财产损失申报单。其中两份有清晰的中文繁体字签名:“钟捷”(Chang Chip)、“李炳”(lee Bing)。签名日期为1913年3月,距离海难发生过去近一年时间。

纪录片团队希望全球华人,尤其是祖籍台山的华人,如家中有长辈在1876至1891年之前出生,在1912年前后在英国、古巴、美国有出入境记录,在1912年前后曾有过海员工作经历,其名字符合上述幸存者名字的,请与羊城晚报联系。

编辑: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