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最常见的是自作聪明,最难得的是大智若愚

来源:羊城派 作者:王开林 发表时间:2018-05-16 10:47

  很多时候,聪明和愚蠢就在一念之间,读了本文中父亲的话,你觉得自己是哪一类人?

  主播/羊城派记者 姜雪媛

  父亲不是一个勤快人,但他喜欢勤快人为他服务。每天晚饭后,我把挂在墙壁上的黄铜水烟袋取下来,给烟锅里装填一撮切好的烟丝,再把纸煤点燃,恭恭敬敬地递到父亲手中。他吧嗒吧嗒猛抽几口,从鼻孔里喷出两股烟雾来,看他的神态,很是满足。背地里,我尝试过抽水烟,结果不算美妙,被呛得眼泪奔流。

  有一次,父亲钓到几条野生鲭鱼,心情特好。他吃完晚饭,吸完烟,谈兴大发,问了我一个问题:“你说,世界上是聪明人多,还是蠢人多?”

  世界多大?人口多少?任何国家,任何地方,都没有统计过聪明人和蠢人的数量,也无法测算二者所占的精确比例,谁又能弄清楚世界上到底是聪明人多,还是蠢人多?

  “我不知道。”我的神气明显有点沮丧。

“你明明学过逻辑推理,再仔细琢磨琢磨。”父亲呷了口茶,给我提了个醒。

  脑袋里灵光一闪,我想起了班主任老师的高招,凡事他要通过决议,总是让我们举手,他再前后左右看看,没有一回不是强调少数服从多数。那么说,多数人肯定更聪明,否则,怎么会有这道规则?我立刻把答案和盘托出:“世界上蠢人少,聪明人多。”

  “你要拿出论据来。”父亲微微一笑。

  “平常,都是少数服从多数,凭什么服从?肯定是多数人比少数人更聪明!”回答完毕,我洋洋得意。

  “你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父亲倒是不急不忙,让我延长得意的时间。

  “没补充了?那好,我告诉你,少数服从多数,并不是说多数人更聪明,而是说多数人的权益更重要。这一条,也不是任何地方都可以使用的。比如打仗,司令只有一个,但司令作出的决定,部下必须无条件服从。如果军队里也搞少数服从多数,仗就没办法打了。”父亲轻轻松松就驳翻了我的答案。

  “既然不是多数人更聪明,那就是少数人更聪明。”

  当年,我的思维方式犹如硬币,非正即反。依据倒是现成的:“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这说明少数人更聪明!”

  父亲端着装满茶水的洋瓷缸,没记得呷,也没准备笑,他皱了皱眉头。

  “少数人中有天才,有人尖子,只挑出他们,就说大众是蠢人,这不公平。我说的聪明人没有天才和人尖子那么厉害,打分的话,他们是六十一分到八十分,天才和人尖子是八十一分到一百分。”

  “那到底是聪明人更多,还是蠢人更多呢?”我急于脱离思维困境。

  “哈哈哈,你不喜欢动脑筋,只会干着急。世界上,聪明人与蠢人一样多。聪明人干了愚蠢事,说起来蛮好听,叫作聪明反被聪明误。诸葛亮用错了马谡,丢失了街亭,在这件事情上,他已由智者变成了蠢人。要知道,刘备生前就提醒过他,说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重要关头,诸葛亮把先主的评判当成了耳边风,结果初次北伐就一败涂地。人最容易犯错。聪明人犯了错,他就是蠢人。蠢人没犯错,他就是聪明人。在同一个人身上,聪明和愚蠢可以上下浮动,而且能够像开关那样自由转换。这回你显了本事,别人夸你聪明绝顶,莫要得意忘形;下回你做了蠢事,别人骂你是头猪,也莫火冒三丈,说不定更应该生气的是猪,还轮不到你。我的意思已经讲得清清楚楚了,你明白了吧?”

  父亲不喜欢啰嗦,点到为止是他的风格。

  “世界上有多少聪明人就有多少蠢人,嗯,因为每个人既有聪明的一面,也有愚蠢的一面。意思我弄明白了。会不会有例外?”

  “例外?当然会有,但在正常人中应该没有。我们讨论的是正常人。”父亲用确定无疑的语气说。

  这道难题有了答案,这个答案是否站得住脚跟?长期以来,我有过多次摇摆,根据我的观察,某些公认的聪明人干出过顶愚蠢的事情,某些公认的蠢人作出过顶明智的决定。

  真是这样,倘若审慎而非轻率地下定论,恁谁,称他(她)是聪明人或蠢人都难。包括我自己,脑瓜子并非时时刻刻都灵光。已过去许多年,我还记得父亲的那句结案陈词:“世界上,最常见的是自作聪明,最难得的是大智若愚。”

  来源|《羊城晚报》2018年4月25日,A15版,作者:王开林

  图片|视觉中国

  责编|樊美玲

编辑:
数字报

世间最常见的是自作聪明,最难得的是大智若愚

羊城派  作者:王开林  2018-05-16

  很多时候,聪明和愚蠢就在一念之间,读了本文中父亲的话,你觉得自己是哪一类人?

  主播/羊城派记者 姜雪媛

  父亲不是一个勤快人,但他喜欢勤快人为他服务。每天晚饭后,我把挂在墙壁上的黄铜水烟袋取下来,给烟锅里装填一撮切好的烟丝,再把纸煤点燃,恭恭敬敬地递到父亲手中。他吧嗒吧嗒猛抽几口,从鼻孔里喷出两股烟雾来,看他的神态,很是满足。背地里,我尝试过抽水烟,结果不算美妙,被呛得眼泪奔流。

  有一次,父亲钓到几条野生鲭鱼,心情特好。他吃完晚饭,吸完烟,谈兴大发,问了我一个问题:“你说,世界上是聪明人多,还是蠢人多?”

  世界多大?人口多少?任何国家,任何地方,都没有统计过聪明人和蠢人的数量,也无法测算二者所占的精确比例,谁又能弄清楚世界上到底是聪明人多,还是蠢人多?

  “我不知道。”我的神气明显有点沮丧。

“你明明学过逻辑推理,再仔细琢磨琢磨。”父亲呷了口茶,给我提了个醒。

  脑袋里灵光一闪,我想起了班主任老师的高招,凡事他要通过决议,总是让我们举手,他再前后左右看看,没有一回不是强调少数服从多数。那么说,多数人肯定更聪明,否则,怎么会有这道规则?我立刻把答案和盘托出:“世界上蠢人少,聪明人多。”

  “你要拿出论据来。”父亲微微一笑。

  “平常,都是少数服从多数,凭什么服从?肯定是多数人比少数人更聪明!”回答完毕,我洋洋得意。

  “你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父亲倒是不急不忙,让我延长得意的时间。

  “没补充了?那好,我告诉你,少数服从多数,并不是说多数人更聪明,而是说多数人的权益更重要。这一条,也不是任何地方都可以使用的。比如打仗,司令只有一个,但司令作出的决定,部下必须无条件服从。如果军队里也搞少数服从多数,仗就没办法打了。”父亲轻轻松松就驳翻了我的答案。

  “既然不是多数人更聪明,那就是少数人更聪明。”

  当年,我的思维方式犹如硬币,非正即反。依据倒是现成的:“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这说明少数人更聪明!”

  父亲端着装满茶水的洋瓷缸,没记得呷,也没准备笑,他皱了皱眉头。

  “少数人中有天才,有人尖子,只挑出他们,就说大众是蠢人,这不公平。我说的聪明人没有天才和人尖子那么厉害,打分的话,他们是六十一分到八十分,天才和人尖子是八十一分到一百分。”

  “那到底是聪明人更多,还是蠢人更多呢?”我急于脱离思维困境。

  “哈哈哈,你不喜欢动脑筋,只会干着急。世界上,聪明人与蠢人一样多。聪明人干了愚蠢事,说起来蛮好听,叫作聪明反被聪明误。诸葛亮用错了马谡,丢失了街亭,在这件事情上,他已由智者变成了蠢人。要知道,刘备生前就提醒过他,说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重要关头,诸葛亮把先主的评判当成了耳边风,结果初次北伐就一败涂地。人最容易犯错。聪明人犯了错,他就是蠢人。蠢人没犯错,他就是聪明人。在同一个人身上,聪明和愚蠢可以上下浮动,而且能够像开关那样自由转换。这回你显了本事,别人夸你聪明绝顶,莫要得意忘形;下回你做了蠢事,别人骂你是头猪,也莫火冒三丈,说不定更应该生气的是猪,还轮不到你。我的意思已经讲得清清楚楚了,你明白了吧?”

  父亲不喜欢啰嗦,点到为止是他的风格。

  “世界上有多少聪明人就有多少蠢人,嗯,因为每个人既有聪明的一面,也有愚蠢的一面。意思我弄明白了。会不会有例外?”

  “例外?当然会有,但在正常人中应该没有。我们讨论的是正常人。”父亲用确定无疑的语气说。

  这道难题有了答案,这个答案是否站得住脚跟?长期以来,我有过多次摇摆,根据我的观察,某些公认的聪明人干出过顶愚蠢的事情,某些公认的蠢人作出过顶明智的决定。

  真是这样,倘若审慎而非轻率地下定论,恁谁,称他(她)是聪明人或蠢人都难。包括我自己,脑瓜子并非时时刻刻都灵光。已过去许多年,我还记得父亲的那句结案陈词:“世界上,最常见的是自作聪明,最难得的是大智若愚。”

  来源|《羊城晚报》2018年4月25日,A15版,作者:王开林

  图片|视觉中国

  责编|樊美玲

编辑: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