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和婆婆对我说,二胎必须是男孩

来源:羊城派 作者:何小琼 发表时间:2018-05-28 10:19

  感情不好一定是从沟通不好开始的,交流无障碍的夫妻一般感情都比较稳定,沟通得好还可以进一步加深两人的感情,形成良性循环

  主播/羊城派记者 郑紫薇

  唐杰最近有些恍惚,上班回来累了也会对小芬说:“老婆,咱这胎必须得是个男娃。”有时小芬在看育儿经,心里一拨凉,转过身去,理也不理。

  这一晚,唐杰又做噩梦。梦中,他漫无目的地走,周围是暗影丛林,黑暗笼罩着他。惊醒时,他一脚踢在了小芬的后背上。小芬恼怒地下了床,抱着被子来到女儿芸芸的房间。她刚一睡在床上,芸芸就睁开了眼睛,说:“妈妈,我这床小,我怕会踢到你和弟弟。”

  看着懂事的女儿,小芬鼻子一酸说:“如果是妹妹呢?”芸芸摇摇头说:“爸爸说肯定是弟弟,也必须是。”小芬不说话了,一把抱住女儿,眼泪流了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小芬就起来了。客厅的饭桌上,照例摆着牛奶、香菇鸡肉粥和一份有苹果、香蕉、樱桃的水果。唐杰拿着皮包对跟在小芬后面的芸芸说:“快点,爸爸要上班的,还要绕道送你去学校。”小芬没说话,看着女儿和唐杰匆匆出了门。

  看着桌子上丰富的早餐,小芬没有食欲。心情沮丧、机械地一勺一勺吃粥。一切都变了,以前唐杰不顾婆婆反对,硬是跟自己结婚,而结婚时,强势的婆婆都没有到场。生了女儿后,婆婆态度才缓和一点,但旁敲侧击地要她生二胎。唉,原本唐杰说这要随缘,急不得,可最近却……

  小芬拿着牛奶站在阳台喝,手机响了。是闺蜜娜娜,很着急地说:“最近你们家唐杰有什么变化没有?”小芬心里一顿,故作轻松地说:“他能有什么变化?还不是一天上班下班,然后要我吃好,喝好,保胎。”

  娜娜声音提高了一倍地叫道:“你别被糊弄也不知道,他那个初恋情人在医院工作吧?我们公司最近体验,我碰到两次他们在一起说话,态度不一般。”就这一刹那,小芬的心被撞击了一下,疼痛得很,手也冰冷。

  鬼使神差地,小芬出了门,直奔那家医院。她精心打扮了一下,这天下着雨,就穿了件宽大有帽子的运动衣,戴上眼镜,打着伞。她在门口等,不到半小时,果然看到唐杰的车开进了医院。而那个高挑妩媚的唐杰的初恋亭亭玉立地迎接着。小芬的眼泪狂流,一瞬间,她心如死灰,转身走了。

  回到家,就接到婆婆的电话,声音还是那么尖锐,说:“打家里电话没人接,别跑出去碰到,你怀着唐家的孙子呢。”一腔怒火让小芬冲口而出:“这孩子我不要了,谁爱谁生去。”说完,她倒在床上大哭。

  唐杰是气急败坏地冲回家的,一眼就看到小芬靠在床上,眼睛看着天花板,一付万念俱灰的样子。他显然极力忍耐着,说:“你跟我妈说什么?什么叫谁爱生谁生去?”

  小芬也不甘示弱,说:“反正你已经找好了备胎,能耐真大。”唐杰的手握成拳头,看得出,他在强迫自己冷静。小芬不怕,盯着唐杰,一言不发。过了半晌,唐杰慢慢地说:“今天我请了假,你休息吧,我去买菜。”唐杰离开了房间,小芬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泪水又滑落下来。

  小芬想着要去打掉孩子,但又不舍得。一想到唐杰的行为,她就心痛,但她不敢闹得太大,不然会影响芸芸,毕竟女儿是无辜的。日子一天天过去,小芬的预产期在十日之后。唐杰对小芬更是小心翼翼地侍候着。看着他很累,瘦了许多,小芬很心疼,但一想到唐杰那妩媚的初恋,她的心就碎了。

  小芬预产期提前了三天,那晚肚子疼得厉害,唐杰赶紧打了120送她进医院。小芬被推进手术室。她在迷糊中醒来时,看到了女儿、婆婆,还有唐杰。芸芸兴奋地说:“妈妈,是个弟弟,胖胖的,好可爱。”婆婆眼中有着慈祥,说:“辛苦了,好好休息。”唐杰看着小芬,她扭过脸去。

  唐杰走出产房,她那个妩媚的初恋拿着一叠报告走过来,欣喜地拉着他说:“我说得没错吧,你看,最后报告出来了,你的病治好的几率有百分之九十,没你想得那么悲观。你又是说自己不孝顺,希望第二胎是儿子,圆你妈一个心愿,又说不想这么早走。你想走都不行了,有了儿子呢……”

  就那一瞬间,唐杰的心里有了万丈光芒。

  来源|《羊城晚报》2018年5月14日,A13版,作者:何小琼

  图片|视觉中国

  责编|樊美玲

编辑:
数字报

丈夫和婆婆对我说,二胎必须是男孩

羊城派  作者:何小琼  2018-05-28

  感情不好一定是从沟通不好开始的,交流无障碍的夫妻一般感情都比较稳定,沟通得好还可以进一步加深两人的感情,形成良性循环

  主播/羊城派记者 郑紫薇

  唐杰最近有些恍惚,上班回来累了也会对小芬说:“老婆,咱这胎必须得是个男娃。”有时小芬在看育儿经,心里一拨凉,转过身去,理也不理。

  这一晚,唐杰又做噩梦。梦中,他漫无目的地走,周围是暗影丛林,黑暗笼罩着他。惊醒时,他一脚踢在了小芬的后背上。小芬恼怒地下了床,抱着被子来到女儿芸芸的房间。她刚一睡在床上,芸芸就睁开了眼睛,说:“妈妈,我这床小,我怕会踢到你和弟弟。”

  看着懂事的女儿,小芬鼻子一酸说:“如果是妹妹呢?”芸芸摇摇头说:“爸爸说肯定是弟弟,也必须是。”小芬不说话了,一把抱住女儿,眼泪流了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小芬就起来了。客厅的饭桌上,照例摆着牛奶、香菇鸡肉粥和一份有苹果、香蕉、樱桃的水果。唐杰拿着皮包对跟在小芬后面的芸芸说:“快点,爸爸要上班的,还要绕道送你去学校。”小芬没说话,看着女儿和唐杰匆匆出了门。

  看着桌子上丰富的早餐,小芬没有食欲。心情沮丧、机械地一勺一勺吃粥。一切都变了,以前唐杰不顾婆婆反对,硬是跟自己结婚,而结婚时,强势的婆婆都没有到场。生了女儿后,婆婆态度才缓和一点,但旁敲侧击地要她生二胎。唉,原本唐杰说这要随缘,急不得,可最近却……

  小芬拿着牛奶站在阳台喝,手机响了。是闺蜜娜娜,很着急地说:“最近你们家唐杰有什么变化没有?”小芬心里一顿,故作轻松地说:“他能有什么变化?还不是一天上班下班,然后要我吃好,喝好,保胎。”

  娜娜声音提高了一倍地叫道:“你别被糊弄也不知道,他那个初恋情人在医院工作吧?我们公司最近体验,我碰到两次他们在一起说话,态度不一般。”就这一刹那,小芬的心被撞击了一下,疼痛得很,手也冰冷。

  鬼使神差地,小芬出了门,直奔那家医院。她精心打扮了一下,这天下着雨,就穿了件宽大有帽子的运动衣,戴上眼镜,打着伞。她在门口等,不到半小时,果然看到唐杰的车开进了医院。而那个高挑妩媚的唐杰的初恋亭亭玉立地迎接着。小芬的眼泪狂流,一瞬间,她心如死灰,转身走了。

  回到家,就接到婆婆的电话,声音还是那么尖锐,说:“打家里电话没人接,别跑出去碰到,你怀着唐家的孙子呢。”一腔怒火让小芬冲口而出:“这孩子我不要了,谁爱谁生去。”说完,她倒在床上大哭。

  唐杰是气急败坏地冲回家的,一眼就看到小芬靠在床上,眼睛看着天花板,一付万念俱灰的样子。他显然极力忍耐着,说:“你跟我妈说什么?什么叫谁爱生谁生去?”

  小芬也不甘示弱,说:“反正你已经找好了备胎,能耐真大。”唐杰的手握成拳头,看得出,他在强迫自己冷静。小芬不怕,盯着唐杰,一言不发。过了半晌,唐杰慢慢地说:“今天我请了假,你休息吧,我去买菜。”唐杰离开了房间,小芬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泪水又滑落下来。

  小芬想着要去打掉孩子,但又不舍得。一想到唐杰的行为,她就心痛,但她不敢闹得太大,不然会影响芸芸,毕竟女儿是无辜的。日子一天天过去,小芬的预产期在十日之后。唐杰对小芬更是小心翼翼地侍候着。看着他很累,瘦了许多,小芬很心疼,但一想到唐杰那妩媚的初恋,她的心就碎了。

  小芬预产期提前了三天,那晚肚子疼得厉害,唐杰赶紧打了120送她进医院。小芬被推进手术室。她在迷糊中醒来时,看到了女儿、婆婆,还有唐杰。芸芸兴奋地说:“妈妈,是个弟弟,胖胖的,好可爱。”婆婆眼中有着慈祥,说:“辛苦了,好好休息。”唐杰看着小芬,她扭过脸去。

  唐杰走出产房,她那个妩媚的初恋拿着一叠报告走过来,欣喜地拉着他说:“我说得没错吧,你看,最后报告出来了,你的病治好的几率有百分之九十,没你想得那么悲观。你又是说自己不孝顺,希望第二胎是儿子,圆你妈一个心愿,又说不想这么早走。你想走都不行了,有了儿子呢……”

  就那一瞬间,唐杰的心里有了万丈光芒。

  来源|《羊城晚报》2018年5月14日,A13版,作者:何小琼

  图片|视觉中国

  责编|樊美玲

编辑: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