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怀念青葱岁月?只因它比爱情更纯粹

来源:羊城派 作者:罗西 发表时间:2018-06-22 10:22

  年轻时的友情总是天真烂漫、简简单单,老去后,我们会发现,友情掺杂进了异物,日益变得复杂

  主播/羊城派记者 姜雪媛

没有睡过的朋友,不算深交。没有睡过的喜欢,不算真情。

  有一对两小无猜的姐妹,小时候都挤在一个床上睡觉、玩闹的,大学毕业后重逢,大人想安排两姐妹挤一床睡觉,结果两个都尴尬地说“不啦”,友情也会长大,或者说,友情也会变淡,变淡的一个标志是无法自然而然地睡在一起。

  年少时,说起好朋友,可以这么炫耀:“我们睡过。”老去时,说起好朋友,我喜欢说:“我们三观相同。”

  会与你一起睡的,几乎是过命之交,因为人在睡觉时是最无防范的,对床友充满信任,甚至是喜欢……总之,好到就差一个怀孕了。

  我们为什么那么怀念青葱时代的友情,就是因为,它比爱情更纯粹,纯粹到连睡在一起也没事。后来,就复杂了。友情也就淡了。同床更是不可能,两相厌。

  在成熟的路上,在老去的路上,朋友的“概念”也发生了一些微妙变化,“感情”因素稳定了,而多了一些“相知”,更在意“层次”,更重“欣赏”,即三观相合,趣味相投。

  我有一位老友,是旅美诗人,大学时,我们同在一个诗社……后来,他去了美国,一家人幸福地生活在纽约长岛。大学毕业二十多年后的2008年,他携家人回国探亲,我们相约去拍鸟。

  后来,每年他回国一次,我们基本都会相约一次去拍鸟,而不是去酒楼吃饭。有一次,我太太与几个亲戚在美国旅游,我朋友驾车几个小时去机场接送,当“地陪”……我朋友不多,但是保留下的都很好,谢谢他们的有情有义,更重要的是留下来的都情趣相近,三观相合。

  再举一个例子,这位兄弟,年轻时候我们无话不谈,我常住他家,那是上世纪80年代末,他就分到一套房子,在他家,如入无人之境,随便来,有吃有喝,还穿走他好多衣服。

  有一次,在他家,他与女友吵架,他把自己关在一个房间里,算停战,但是女友乘胜追击,用手肘去撞门玻璃,结果挂彩,血流如注,半夜我们三人浩浩荡荡去医院,缝了十几针,是我牵着他女友的手,配合医生一针一线地缝啊缝啊,他蹲在一边,抱着头,因为他晕针,晕血……

  这哥们每次回老家,也不住父母家,而是住我单位一间破宿舍里,跟我挤;我结婚的时候,在乡下,他一个人背着相机从福州坐四个小时的长途汽车到乡下来帮我们拍摄,结婚前一夜,我们乡下要做个“敬天地”的仪式,摆几桌贡品,还有“师傅”着道袍念念有词铿铿锵锵……

  他就蹲在一边哈欠连天地拍了近两个小时。总之,我们俩好到只欠一个怀孕。后来,后来,到了大四十几岁,就慢慢少联系了,没话题聊了,仿佛疏远了,因为三观不合。

  这两年,我相继离开一个大学同学的微信群,一个中学同学的微信群,一个学生的微信群……同学、同事等,往往不是自己选的,是随机拉到一起的,很多时候,特别是多年以后,一些人变得面目全非,一些人变得面目可憎,还有一些人变得不可理喻……

  除了品德有问题外,大部分是因为三观不同而显得非常陌生,甚至就是两个星球的人。到了一定岁数,生活都在做减法,化繁就简,没有必要的凑合或应酬,能无就无。

  来源|《羊城晚报》 2018年06月06日A13版,作者:罗西

  图片|视觉中国

  责编|樊美玲

编辑:
数字报

我们为什么怀念青葱岁月?只因它比爱情更纯粹

羊城派  作者:罗西  2018-06-22

  年轻时的友情总是天真烂漫、简简单单,老去后,我们会发现,友情掺杂进了异物,日益变得复杂

  主播/羊城派记者 姜雪媛

没有睡过的朋友,不算深交。没有睡过的喜欢,不算真情。

  有一对两小无猜的姐妹,小时候都挤在一个床上睡觉、玩闹的,大学毕业后重逢,大人想安排两姐妹挤一床睡觉,结果两个都尴尬地说“不啦”,友情也会长大,或者说,友情也会变淡,变淡的一个标志是无法自然而然地睡在一起。

  年少时,说起好朋友,可以这么炫耀:“我们睡过。”老去时,说起好朋友,我喜欢说:“我们三观相同。”

  会与你一起睡的,几乎是过命之交,因为人在睡觉时是最无防范的,对床友充满信任,甚至是喜欢……总之,好到就差一个怀孕了。

  我们为什么那么怀念青葱时代的友情,就是因为,它比爱情更纯粹,纯粹到连睡在一起也没事。后来,就复杂了。友情也就淡了。同床更是不可能,两相厌。

  在成熟的路上,在老去的路上,朋友的“概念”也发生了一些微妙变化,“感情”因素稳定了,而多了一些“相知”,更在意“层次”,更重“欣赏”,即三观相合,趣味相投。

  我有一位老友,是旅美诗人,大学时,我们同在一个诗社……后来,他去了美国,一家人幸福地生活在纽约长岛。大学毕业二十多年后的2008年,他携家人回国探亲,我们相约去拍鸟。

  后来,每年他回国一次,我们基本都会相约一次去拍鸟,而不是去酒楼吃饭。有一次,我太太与几个亲戚在美国旅游,我朋友驾车几个小时去机场接送,当“地陪”……我朋友不多,但是保留下的都很好,谢谢他们的有情有义,更重要的是留下来的都情趣相近,三观相合。

  再举一个例子,这位兄弟,年轻时候我们无话不谈,我常住他家,那是上世纪80年代末,他就分到一套房子,在他家,如入无人之境,随便来,有吃有喝,还穿走他好多衣服。

  有一次,在他家,他与女友吵架,他把自己关在一个房间里,算停战,但是女友乘胜追击,用手肘去撞门玻璃,结果挂彩,血流如注,半夜我们三人浩浩荡荡去医院,缝了十几针,是我牵着他女友的手,配合医生一针一线地缝啊缝啊,他蹲在一边,抱着头,因为他晕针,晕血……

  这哥们每次回老家,也不住父母家,而是住我单位一间破宿舍里,跟我挤;我结婚的时候,在乡下,他一个人背着相机从福州坐四个小时的长途汽车到乡下来帮我们拍摄,结婚前一夜,我们乡下要做个“敬天地”的仪式,摆几桌贡品,还有“师傅”着道袍念念有词铿铿锵锵……

  他就蹲在一边哈欠连天地拍了近两个小时。总之,我们俩好到只欠一个怀孕。后来,后来,到了大四十几岁,就慢慢少联系了,没话题聊了,仿佛疏远了,因为三观不合。

  这两年,我相继离开一个大学同学的微信群,一个中学同学的微信群,一个学生的微信群……同学、同事等,往往不是自己选的,是随机拉到一起的,很多时候,特别是多年以后,一些人变得面目全非,一些人变得面目可憎,还有一些人变得不可理喻……

  除了品德有问题外,大部分是因为三观不同而显得非常陌生,甚至就是两个星球的人。到了一定岁数,生活都在做减法,化繁就简,没有必要的凑合或应酬,能无就无。

  来源|《羊城晚报》 2018年06月06日A13版,作者:罗西

  图片|视觉中国

  责编|樊美玲

编辑: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