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失败者,方能发现生死的命门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翟杰 发表时间:2018-07-16 10:37

  生活中,我们往往容易犯“幸存者偏差”的错误,殊不知,没被看到的才是最沉默的大多数,而他们没有机会告诉你,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主播/羊城派记者 崔文灿

  四川航空3U8633航班,在飞行过程中因驾驶舱前挡风玻璃突然破裂而造成险情,万幸的是最终成功迫降,机组人员尤其是机长刘传建受到各方的高度赞扬。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幸运,就在四天后,古巴航空公司一家波音737客机就在飞行途中发生意外而坠毁了,造成了大量的人员伤亡。于是,开始有各种声音出现:坐飞机太危险了,一旦出事九死一生;飞机事故也并没有那么可怕,处理得当照样平安落地;古巴航空公司的机长如果能有刘机长的驾驶水平,或许能避免这场事故……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的战斗机常常被敌军击毁,美国国防部请来哥伦比亚大学统计学教授沃德来帮助研究改进策略。沃德教授通过观察执行任务归来的飞机,发现机翼部分是最容易被攻击的。于是——他建议军方加强对机尾的防护。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面对众人的质疑,沃德教授说,哪个地方被击中最多就对哪个地方进行防护,是一种严重的偏差。纵然机翼被多次击中,但这些战机依然能够返航;而如果机尾中弹,安全返航的几率就大大缩小了。

  结果证实,沃德教授的建议是正确的。他引领人们不要只把眼光定格在成功返回的飞机上,恰恰相反,那些被击毁的飞机更应该得到关注,毕竟已经殉难或被俘虏的飞行员没有机会告诉你,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看不见的地方才是最致命的。

  不少人很容易犯一个叫做“幸存者偏差”的错误。这是一种较为常见的逻辑谬误,即只看到经过某种筛选而产生的结果,因此忽略了被筛选的过程,俗语“死人不会说话”成了这种理论最通俗的民间解读。

  从马云到杰夫·贝佐斯,从王健林到比尔·盖茨,从王宝强到凯瑟琳·赫本,很多人迷恋于“财富神话”、“草根逆袭”,一本本成功学的书籍在各大书店里触手可及。

  成功案例的作用到底有多大呢?每年数以万计的创业者,创业成功率不到1%,镁光灯永远投射在成功者的身上,却映照不到数万倍不在成功概率内的失败者。对成功经验的过度迷痴,最容易忽略失败所带来的教训,最容易闹出东施效颦的笑话。要知道,研究成功者,只会看到耀眼的光环;研究失败者,方能发现生死的命门。

  可惜的是,很少有失败者写自传,或许他们知道,即使写出来,也会淹没在众人为成功者喝彩的掌声里,被踩踏于众人追星的脚步下。

  幸存者偏差,在生活中也是屡见不鲜。

  现在,社会上对教师这个行业意见颇大,猥亵学生,虐待幼童,课上不讲课下课讲以牟取私利……发现一个行业败类,以流量求生存的媒体便蜂拥而至,争相报道,引领大众疯狂吐槽,而绝大多数老师在众人对该行业口诛笔伐的声浪中依然于教室内孜孜不倦地潜心育人,默不发声。

  人们因为“小概率事件”沉陷于“教师无师德”的思维误区,多少令人唏嘘甚至寒心。

  需要说明一点,我绝没有“小概率事件”就可被原谅之意,应呼吁相关部门加大处罚力度,尽最大努力减少类似事件发生,但提醒民众不要陷入“幸存者偏差”的误区也确有必要。

  “妻子(丈夫)是邻居家的好”,“别人家的孩子总那么优秀”,“别的城市发展好”……造成这种思维偏差的原因,多是拿自身的劣势去对比别人的优势,看不到比自家孩子、自己妻子(丈夫)、自己所处城市发展更加迟钝缓慢的一面。换句话说,目光定格在对方的“好”,没有机会去见识或者干脆忽略了对方的“劣”。

  爱笑的女孩运气都不会差,那是你没听到运气差的女孩的哭;读书没有什么用,没上大学的人照样当老板,那是你没看到更多没有文化的哥们在工地上搬砖;某地某神婆神奇地治愈了某绝症,那是你没看到有病不看医生而去看神婆的人坟头草已足有两三丈高了;喝红酒、吃大蒜能长寿,那是因为一些同样喜欢喝葡萄酒、吃大蒜却早逝的人没机会告诉你事实并不是这样……

  各行各业,芸芸众生,多一点对“幸存者偏差”的认识,就多一些理性,多一个角度,总归是有益无害。

  来源|《羊城晚报》 2018年07月01日A10版,作者:翟杰

  图片|视觉中国

  责编|樊美玲

编辑:
数字报

研究失败者,方能发现生死的命门

羊城晚报  作者:翟杰  2018-07-16

  生活中,我们往往容易犯“幸存者偏差”的错误,殊不知,没被看到的才是最沉默的大多数,而他们没有机会告诉你,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主播/羊城派记者 崔文灿

  四川航空3U8633航班,在飞行过程中因驾驶舱前挡风玻璃突然破裂而造成险情,万幸的是最终成功迫降,机组人员尤其是机长刘传建受到各方的高度赞扬。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幸运,就在四天后,古巴航空公司一家波音737客机就在飞行途中发生意外而坠毁了,造成了大量的人员伤亡。于是,开始有各种声音出现:坐飞机太危险了,一旦出事九死一生;飞机事故也并没有那么可怕,处理得当照样平安落地;古巴航空公司的机长如果能有刘机长的驾驶水平,或许能避免这场事故……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的战斗机常常被敌军击毁,美国国防部请来哥伦比亚大学统计学教授沃德来帮助研究改进策略。沃德教授通过观察执行任务归来的飞机,发现机翼部分是最容易被攻击的。于是——他建议军方加强对机尾的防护。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面对众人的质疑,沃德教授说,哪个地方被击中最多就对哪个地方进行防护,是一种严重的偏差。纵然机翼被多次击中,但这些战机依然能够返航;而如果机尾中弹,安全返航的几率就大大缩小了。

  结果证实,沃德教授的建议是正确的。他引领人们不要只把眼光定格在成功返回的飞机上,恰恰相反,那些被击毁的飞机更应该得到关注,毕竟已经殉难或被俘虏的飞行员没有机会告诉你,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看不见的地方才是最致命的。

  不少人很容易犯一个叫做“幸存者偏差”的错误。这是一种较为常见的逻辑谬误,即只看到经过某种筛选而产生的结果,因此忽略了被筛选的过程,俗语“死人不会说话”成了这种理论最通俗的民间解读。

  从马云到杰夫·贝佐斯,从王健林到比尔·盖茨,从王宝强到凯瑟琳·赫本,很多人迷恋于“财富神话”、“草根逆袭”,一本本成功学的书籍在各大书店里触手可及。

  成功案例的作用到底有多大呢?每年数以万计的创业者,创业成功率不到1%,镁光灯永远投射在成功者的身上,却映照不到数万倍不在成功概率内的失败者。对成功经验的过度迷痴,最容易忽略失败所带来的教训,最容易闹出东施效颦的笑话。要知道,研究成功者,只会看到耀眼的光环;研究失败者,方能发现生死的命门。

  可惜的是,很少有失败者写自传,或许他们知道,即使写出来,也会淹没在众人为成功者喝彩的掌声里,被踩踏于众人追星的脚步下。

  幸存者偏差,在生活中也是屡见不鲜。

  现在,社会上对教师这个行业意见颇大,猥亵学生,虐待幼童,课上不讲课下课讲以牟取私利……发现一个行业败类,以流量求生存的媒体便蜂拥而至,争相报道,引领大众疯狂吐槽,而绝大多数老师在众人对该行业口诛笔伐的声浪中依然于教室内孜孜不倦地潜心育人,默不发声。

  人们因为“小概率事件”沉陷于“教师无师德”的思维误区,多少令人唏嘘甚至寒心。

  需要说明一点,我绝没有“小概率事件”就可被原谅之意,应呼吁相关部门加大处罚力度,尽最大努力减少类似事件发生,但提醒民众不要陷入“幸存者偏差”的误区也确有必要。

  “妻子(丈夫)是邻居家的好”,“别人家的孩子总那么优秀”,“别的城市发展好”……造成这种思维偏差的原因,多是拿自身的劣势去对比别人的优势,看不到比自家孩子、自己妻子(丈夫)、自己所处城市发展更加迟钝缓慢的一面。换句话说,目光定格在对方的“好”,没有机会去见识或者干脆忽略了对方的“劣”。

  爱笑的女孩运气都不会差,那是你没听到运气差的女孩的哭;读书没有什么用,没上大学的人照样当老板,那是你没看到更多没有文化的哥们在工地上搬砖;某地某神婆神奇地治愈了某绝症,那是你没看到有病不看医生而去看神婆的人坟头草已足有两三丈高了;喝红酒、吃大蒜能长寿,那是因为一些同样喜欢喝葡萄酒、吃大蒜却早逝的人没机会告诉你事实并不是这样……

  各行各业,芸芸众生,多一点对“幸存者偏差”的认识,就多一些理性,多一个角度,总归是有益无害。

  来源|《羊城晚报》 2018年07月01日A10版,作者:翟杰

  图片|视觉中国

  责编|樊美玲

编辑: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