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尘琐事间,心轻者方可如闲云野鹤

来源:羊城派 作者:潘姝苗 发表时间:2018-08-15 15:56

  删繁就简,洗尽铅华,留下的是最为纯净的清逸自然,淡雅无欲,在世俗中也能乐得自在

  主播/羊城晚报记者 姜雪媛

  八大山人朱耷是位苦僧。明末清初,年方十九的他遭遇国破、父亡、妻故之恸。为存续自己,他奉母带弟“出家”,至奉新县耕香寺,隐姓埋名削发为僧,改名“雪个”。

  迹空门后,八大山人潜心习画,笔墨少许,自然写意。他所绘的《花果鸟虫册》对象“少”,用笔“廉”:一鱼一鸟,一树一果,或一画只一朵花瓣,或七八笔勾勒一只鹰隼,甚至一笔不画,只盖一方印章,便构成一幅完整的画面。

  他的画构图空灵,笔力苍劲,疏密有致。图中鱼鸟眼目传神,运笔虚实无度,于一个白眼、一抹丑怪、一袭清冷中透出孤傲不逊。

  人世寂寞,笔墨风流。八大山人虽惜墨如金,却将形与趣、巧、意紧密结合,以题跋押印,计白当黑,格局布排恰到好处,于墨白留存处,使人感知他一腔阒寂、深沉,无以言表。

  凡尘琐事间,心轻者,可将生活过得如同闲云野鹤一般,任墨隙留白,思绪游走,于神采飞逸中隐去是非,拂袖世俗。好日子,堪比诗之平仄词之格律,简短的篇章,悠长的韵味,吟出二分尘土,一分流水,“淡”中见真情,“趣”中得哲理。

  清代魏之琇《头陂塘·苹花》曰:“烟光淡宕摇天影,数叶弄凉葱蒨。”诗写得雅致,颇有意境。也不必将红尘看破,远离繁琐,于草木间寻青翠,觅清凉,得闲净,就是一刻自在当下。

  然而尘世纷扰,常使人片刻不得安宁。受网速影响,思路屡屡受阻,请信息部门来人检修,被告知“内存太小,应将不需之物卸掉”。迫不得已,将新版的功能软件一一卸载。精简之后的系统,空间被最大化释放,顿时迅捷了很多。

  自知人懒,却有一杯兰草,日日在身边萦绕。偶尔看着,想它竟已伴我度过了好几年光景。兰草淡雅无欲,虽是身形纤细的一株草,心怀却堪比树木。在狭窄的玻璃瓶内,它没有更多可以伸展的空间,除粗壮了根须,稍许密集些枝叶,再不把更多的枝节招展。

  素淡盛不下浓艳,花只消微醺半开,三两朵便有真意。兰自顾低垂下来,一节一叶间荡开说不出的韵致。它只为盛载自己的那只器皿量身而长,生怕多余的繁茂搅扰了这片安宁;它不求名分,喑哑无声,却不怨不弃,安然保持着本色;它小小的、瘦瘦的、怯怯的,一茎纤绿愉悦了一隅寂寞,点缀了平淡生活。

  每每伏案至颈酸背痛,视线偶与兰草碰触,瞬间得到一种生命的顿悟。没有比这杯子更逼仄的舞台了吧,没有比这清水更简单的浇灌了吧,而兰草却为此奉尽片片绿意生机,正是这份淡泊,赋予兰一副高洁清逸的风骨,使它充满恒久的生命魅力。

  翻看《小窗幽记》,叹其句句珠玑,言简精辟:“人有一字不识而多诗意,一偈不参而多禅意,一勺不濡而多酒意,一石不晓而多画意,淡宕故也。”凝神案头,不禁会意,将人生删繁就简,轻装在世,难道不是一种智慧吗?

  来源|《羊城晚报》2018年08月05日 A10版,作者:潘姝苗

  图片|视觉中国

  责编|樊美玲

编辑:
数字报

凡尘琐事间,心轻者方可如闲云野鹤

羊城派  作者:潘姝苗  2018-08-15

  删繁就简,洗尽铅华,留下的是最为纯净的清逸自然,淡雅无欲,在世俗中也能乐得自在

  主播/羊城晚报记者 姜雪媛

  八大山人朱耷是位苦僧。明末清初,年方十九的他遭遇国破、父亡、妻故之恸。为存续自己,他奉母带弟“出家”,至奉新县耕香寺,隐姓埋名削发为僧,改名“雪个”。

  迹空门后,八大山人潜心习画,笔墨少许,自然写意。他所绘的《花果鸟虫册》对象“少”,用笔“廉”:一鱼一鸟,一树一果,或一画只一朵花瓣,或七八笔勾勒一只鹰隼,甚至一笔不画,只盖一方印章,便构成一幅完整的画面。

  他的画构图空灵,笔力苍劲,疏密有致。图中鱼鸟眼目传神,运笔虚实无度,于一个白眼、一抹丑怪、一袭清冷中透出孤傲不逊。

  人世寂寞,笔墨风流。八大山人虽惜墨如金,却将形与趣、巧、意紧密结合,以题跋押印,计白当黑,格局布排恰到好处,于墨白留存处,使人感知他一腔阒寂、深沉,无以言表。

  凡尘琐事间,心轻者,可将生活过得如同闲云野鹤一般,任墨隙留白,思绪游走,于神采飞逸中隐去是非,拂袖世俗。好日子,堪比诗之平仄词之格律,简短的篇章,悠长的韵味,吟出二分尘土,一分流水,“淡”中见真情,“趣”中得哲理。

  清代魏之琇《头陂塘·苹花》曰:“烟光淡宕摇天影,数叶弄凉葱蒨。”诗写得雅致,颇有意境。也不必将红尘看破,远离繁琐,于草木间寻青翠,觅清凉,得闲净,就是一刻自在当下。

  然而尘世纷扰,常使人片刻不得安宁。受网速影响,思路屡屡受阻,请信息部门来人检修,被告知“内存太小,应将不需之物卸掉”。迫不得已,将新版的功能软件一一卸载。精简之后的系统,空间被最大化释放,顿时迅捷了很多。

  自知人懒,却有一杯兰草,日日在身边萦绕。偶尔看着,想它竟已伴我度过了好几年光景。兰草淡雅无欲,虽是身形纤细的一株草,心怀却堪比树木。在狭窄的玻璃瓶内,它没有更多可以伸展的空间,除粗壮了根须,稍许密集些枝叶,再不把更多的枝节招展。

  素淡盛不下浓艳,花只消微醺半开,三两朵便有真意。兰自顾低垂下来,一节一叶间荡开说不出的韵致。它只为盛载自己的那只器皿量身而长,生怕多余的繁茂搅扰了这片安宁;它不求名分,喑哑无声,却不怨不弃,安然保持着本色;它小小的、瘦瘦的、怯怯的,一茎纤绿愉悦了一隅寂寞,点缀了平淡生活。

  每每伏案至颈酸背痛,视线偶与兰草碰触,瞬间得到一种生命的顿悟。没有比这杯子更逼仄的舞台了吧,没有比这清水更简单的浇灌了吧,而兰草却为此奉尽片片绿意生机,正是这份淡泊,赋予兰一副高洁清逸的风骨,使它充满恒久的生命魅力。

  翻看《小窗幽记》,叹其句句珠玑,言简精辟:“人有一字不识而多诗意,一偈不参而多禅意,一勺不濡而多酒意,一石不晓而多画意,淡宕故也。”凝神案头,不禁会意,将人生删繁就简,轻装在世,难道不是一种智慧吗?

  来源|《羊城晚报》2018年08月05日 A10版,作者:潘姝苗

  图片|视觉中国

  责编|樊美玲

编辑: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