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荒女人的一把伞,撑开了交往中的壁垒重重

来源:羊城派 作者:钱永广 发表时间:2018-09-03 08:10

  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相信世间真情仍在,总有陌生人愿意释放出真诚的善意

  主播/羊城派记者 崔文灿

  假日里,儿子嚷着要出去游玩。经不住儿子的纠缠,我和妻子带着儿子终于踏进了青岛崂山风景区。还未进风景区,我就深深地被山海相连的崂山气势所震撼,心情也禁不住随着崂山的云气而离合,随着山岚而变幻。刚进风景区,天空突然下起了雨,没有雨伞的我们只好找个亭子避雨。

  “大哥,是上山游玩吗?”正当我为下雨没有雨伞发愁时,背后有人问话。转过身,我发现一个中年妇女坐在板凳上,朝我笑着,她身边放着两把伞,板凳旁边有一只大塑料袋,里面装有许多空塑料瓶子,她应该是一个拾荒人。

  我没搭理她,朝手里拿着矿泉水瓶子的儿子努了努嘴,儿子很快明白了我的用意,跑过去把两只空瓶子轻轻地放进了她的袋内。

  “你们需要向导吗?我从小就在这长大,可以给你们当向导。”本以为儿子送给她空瓶子后,她不会纠缠我们,谁知她却热情地要为我们做向导。

  “向导不需要,倒是没有雨伞,下雨了,怎么上山呢?”我一边叹息,一边掏口袋,不经意间,我口袋里的一张名片滑落在地。

  “我这有两把伞。”女人一边热情说,一边把雨伞要递给我。

  “不用,不用!”我赶紧说。想到女人可能是个骗子,我不敢借她雨伞用。她讪讪地缩回了手,尴尬地捡起我掉在地上的名片看了看后,又给了我。见我不肯要她的雨伞,她看了我和儿子一眼,又热情地说:“你可以先拿我的雨伞用,等你们下山时你再把它们还给我。”她一边说着,一边仍想把雨伞递给我。

  见她是一个热心人,没有雨伞的我们,只好接受她的雨伞。为了增加她对我的信任,我赶紧把刚才那张印有我职务、头衔、手机号码和工作单位的名片递给她,并要了她的手机号码,真诚地谢过之后,我们就向山上进发了。

  上山后,我突然又懊悔不该拿这个陌生女人的雨伞。这些年,风景区宰人的事还少吗?万一还她雨伞时,她敲诈我的钱,我该怎么办?在冒着小雨,向山顶太清宫进发的路上,我的心像给铅灌满了似的沉,脚步也越来越重。可妻子和儿子只顾打着雨伞,高兴地欣赏着路上的景点,他们根本不懂我的忧虑。

  终于从山顶返回山脚,儿子老远就看见那个把雨伞借给我们的女人。想到用人家雨伞,也要表达谢意时,我便掏出100元钱,连同雨伞一起递给她说:“谢谢你的两把雨伞,这钱就当作小费吧!”

  她讶异着:“不,雨伞是借给你用的,这小费不能要。”说完,她硬把100元钱塞入我的口袋。

  我想,这个女人真有意思,雨伞虽然不值几个钱,但她把雨伞借给我用,不仅不怕我们跑了,而且还不愿要我给她的小费。我突然对这个女人生出了敬意,并为我刚才还担心她会敲诈我而感到羞愧。可她为什么要对我这么信任呢?我思来想去,肯定是她捡起我掉在地上的名片,看了那上面印有我职务、头衔和单位之后,她才决定把雨伞借给我的吧?

  “你不仅把雨伞借给我们用,而且还不要小费,可万一我把你雨伞拿跑了,你怎么办?你一定是看了我的名片之后才相信我不会跑的吧?”我犹疑着问。

  不料她听了莞尔一笑,把我的名片还给我说:“相信你的名片?可不是哦!当我看见你们时,你让你的儿子把两只空瓶子给我送了过来,而且很轻地放进我的塑料袋,当时我就判定你是一个心善的人,一个如此心善而又尊重别人的人是不会骗我的,又怎么可能拿着我的雨伞跑了呢?”

  面对这个拾荒的女人,我突然为手里攥着的那张印有我职务、头衔和工作单位的名片感到脸红。

  来源|《羊城晚报》2018年08月16日A13版,作者:钱永广

  图片|视觉中国

  责编|樊美玲

编辑:
数字报

拾荒女人的一把伞,撑开了交往中的壁垒重重

羊城派  作者:钱永广  2018-09-03

  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相信世间真情仍在,总有陌生人愿意释放出真诚的善意

  主播/羊城派记者 崔文灿

  假日里,儿子嚷着要出去游玩。经不住儿子的纠缠,我和妻子带着儿子终于踏进了青岛崂山风景区。还未进风景区,我就深深地被山海相连的崂山气势所震撼,心情也禁不住随着崂山的云气而离合,随着山岚而变幻。刚进风景区,天空突然下起了雨,没有雨伞的我们只好找个亭子避雨。

  “大哥,是上山游玩吗?”正当我为下雨没有雨伞发愁时,背后有人问话。转过身,我发现一个中年妇女坐在板凳上,朝我笑着,她身边放着两把伞,板凳旁边有一只大塑料袋,里面装有许多空塑料瓶子,她应该是一个拾荒人。

  我没搭理她,朝手里拿着矿泉水瓶子的儿子努了努嘴,儿子很快明白了我的用意,跑过去把两只空瓶子轻轻地放进了她的袋内。

  “你们需要向导吗?我从小就在这长大,可以给你们当向导。”本以为儿子送给她空瓶子后,她不会纠缠我们,谁知她却热情地要为我们做向导。

  “向导不需要,倒是没有雨伞,下雨了,怎么上山呢?”我一边叹息,一边掏口袋,不经意间,我口袋里的一张名片滑落在地。

  “我这有两把伞。”女人一边热情说,一边把雨伞要递给我。

  “不用,不用!”我赶紧说。想到女人可能是个骗子,我不敢借她雨伞用。她讪讪地缩回了手,尴尬地捡起我掉在地上的名片看了看后,又给了我。见我不肯要她的雨伞,她看了我和儿子一眼,又热情地说:“你可以先拿我的雨伞用,等你们下山时你再把它们还给我。”她一边说着,一边仍想把雨伞递给我。

  见她是一个热心人,没有雨伞的我们,只好接受她的雨伞。为了增加她对我的信任,我赶紧把刚才那张印有我职务、头衔、手机号码和工作单位的名片递给她,并要了她的手机号码,真诚地谢过之后,我们就向山上进发了。

  上山后,我突然又懊悔不该拿这个陌生女人的雨伞。这些年,风景区宰人的事还少吗?万一还她雨伞时,她敲诈我的钱,我该怎么办?在冒着小雨,向山顶太清宫进发的路上,我的心像给铅灌满了似的沉,脚步也越来越重。可妻子和儿子只顾打着雨伞,高兴地欣赏着路上的景点,他们根本不懂我的忧虑。

  终于从山顶返回山脚,儿子老远就看见那个把雨伞借给我们的女人。想到用人家雨伞,也要表达谢意时,我便掏出100元钱,连同雨伞一起递给她说:“谢谢你的两把雨伞,这钱就当作小费吧!”

  她讶异着:“不,雨伞是借给你用的,这小费不能要。”说完,她硬把100元钱塞入我的口袋。

  我想,这个女人真有意思,雨伞虽然不值几个钱,但她把雨伞借给我用,不仅不怕我们跑了,而且还不愿要我给她的小费。我突然对这个女人生出了敬意,并为我刚才还担心她会敲诈我而感到羞愧。可她为什么要对我这么信任呢?我思来想去,肯定是她捡起我掉在地上的名片,看了那上面印有我职务、头衔和单位之后,她才决定把雨伞借给我的吧?

  “你不仅把雨伞借给我们用,而且还不要小费,可万一我把你雨伞拿跑了,你怎么办?你一定是看了我的名片之后才相信我不会跑的吧?”我犹疑着问。

  不料她听了莞尔一笑,把我的名片还给我说:“相信你的名片?可不是哦!当我看见你们时,你让你的儿子把两只空瓶子给我送了过来,而且很轻地放进我的塑料袋,当时我就判定你是一个心善的人,一个如此心善而又尊重别人的人是不会骗我的,又怎么可能拿着我的雨伞跑了呢?”

  面对这个拾荒的女人,我突然为手里攥着的那张印有我职务、头衔和工作单位的名片感到脸红。

  来源|《羊城晚报》2018年08月16日A13版,作者:钱永广

  图片|视觉中国

  责编|樊美玲

编辑: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