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占足球场?“网红”摆拍?飞盘热下理性看待争议

来源:金羊网 作者:孙梓青、姜雪媛 发表时间:2022-06-14 07:31
金羊网  作者:孙梓青、姜雪媛  2022-06-14
继剧本杀、露营走红后,“飞盘”这项小众的户外运动悄然成为年轻人的“新宠”,伴随走红而来的还有争议。
队员进行日常飞盘对抗赛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姜雪媛 摄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孙梓青 姜雪媛

飞盘在空中划过或高或低抛物线,场内的人跑位接盘……继剧本杀、露营走红后,“飞盘”这项小众的户外运动悄然成为年轻人的“新宠”。

根据小红书发布的《2022十大生活趋势》,2021年飞盘相关内容发布量同比增长6倍,今年清明假期期间,飞盘相关内容搜索量比去年同期增长约24倍。

伴随走红而来的还有争议。质疑者称,飞盘运动“攻占”了足球场地;还有人认为,飞盘成为“网红”摆拍的新形式,脱离了运动的本质。

飞盘运动的吸引力何在?如何看待其面临的争议?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采访了广州飞盘圈资深玩家。

数月内飞盘队成员数量暴增30多倍

“2018年我加入了一个广州飞盘爱好者的微信群,当时人都没有满群。”广州空中飞盘队队长景浩从2016年开始接触飞盘,是飞盘圈内的老玩家。他告诉记者,早些年飞盘还是一项较为小众的运动,自己要学习飞盘的知识,只能通过网络视频自学。

从去年开始,一股“飞盘热”在各大城市兴起。今年3月初,景浩与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了“空中飞盘队”。随后的几个月,他目睹了这项运动“爆发式增长”——队伍成员从组建之初的30多人迅速扩张到近1000人。“实际上,每天都会有很多人加入。”景浩说。

小众运动飞盘凭何“破圈”?景浩认为,一方面是飞盘对于场地的需求较小,几个人在广场或者草地,包括在露营时都可进行简单的飞盘传接练习,比较容易开展;另一方面,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以及脱口秀等综艺节目的宣传,把飞盘这项原本小众的运动带进了公众的视野。

“规则其实是很简单的。飞盘运动是在长方形的场地上展开,场地两端有类似于橄榄球的达阵区,在达阵区内接到队友传的飞盘就可以得分。”景浩告诉记者,飞盘运动没有裁判,没有身体接触,玩家需要熟知规则,遇到问题相互沟通。在他看来,正是这样友好友善的运动氛围和“飞盘精神”,赋予了这项运动独特的魅力。

空中飞盘队的新成员冰冰通过小红书被这项运动吸引。在她看来,相比足球篮球,飞盘的门槛较低,更加容易参与和上手,也不至于出现过于激烈的对抗,“飞盘运动有一定竞技性,但又没有身体接触,对女性较为友好。”

社交属性强,也不乏拼搏精神

夜幕降临,广州东圃上盖公园球场热闹了起来,一场空中飞盘队的队内训练正在进行。在球场的聚光灯下,队员们来回奔跑,飞盘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或高或低的弧线。这样的训练,空中飞盘队每周都会办几次。

“以前觉得,飞盘飞得很高很好看,但真正接触后发现不是这样的。”新玩家冰冰向记者分享玩飞盘的体验,“仅仅飞得好看是不够的,要想着如何让飞盘扔得平、扔得稳,扔到队友手中。”在训练间歇,景浩还会拿出战术板向队员们布置训练的重点。

作为一项集体运动,飞盘天然具备社交属性。8年间,景浩通过飞盘运动结识了许多朋友,不少更成为极具默契的好伙伴。例如,相比于常规掷飞盘的正手和反手,景浩更喜欢使用“颠倒盘”的投盘方法,好伙伴阿布则特别擅长接景浩投出的这种盘,两人在比赛中配合默契,上演了一次次精彩“连线”。

5月初的一场“雨战”让景浩印象尤为深刻,那是空中飞盘队第一次单独约其他队伍比赛。但比赛当天大雨倾盆,气温还有点儿低,雨水影响队员们的视线,飞盘和地面都变得湿滑,增加了失误率,但一场比赛下来,没有一个人想过放弃。“雨天玩飞盘其实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回忆起这场比赛,所有人一起在雨中拼搏的精神让景浩最为触动。

飞盘同样改变了景浩的生活。他告诉记者,自己以前周末大部分时间都会宅在家里,生活比较单调;而因为飞盘,他走出家门,将更多时间放在了户外活动。“虽然晒黑了很多,但是生活更健康了!”景浩笑着说。

场地、摆拍等惹争议

飞盘运动的火热,同样引来了争议。例如网上有声音称飞盘是给狗玩的,还有人抨击飞盘运动占用了足球场地。此外,拍照打卡飞盘的兴起,让这项运动被认为是新的网红摆拍,甚至出现了“飞盘媛”等污名化的称呼。

面对这些争议,景浩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告诉记者,飞盘是一个大类,有一种飞盘就是给狗玩的,此外还有飞盘高尔夫、闪避盘、花式飞盘等,现在兴起的属于“极限飞盘”,是飞盘玩法中的一种。

至于说场地问题,景浩表示,无论是足球、飞盘还是橄榄球,使用的都是草地,在国内分得没有那么清楚,一般都是足球场。实际上,现在飞盘队往往租用商业化的场地,不存在谁占谁场的问题。“没有必要将不同运动对立起来。只要是对大家有益的运动,都值得参与。”景浩说。

“飞盘热”另一个备受争议的问题是“网红”摆拍。对此,景浩认为,在运动中拍照留下美好的瞬间无可厚非,空中飞盘队也配备有兼职摄影师。有7年玩飞盘经验的丫丫也告诉记者,客观上来说,“网红”拍出的美照吸引了更多人关注飞盘并来玩,一定程度上推动了这项运动的发展。

作为女性玩家,冰冰告诉记者,每个人运动的目的不同,只要无碍于运动开展,都没有问题。“有些社团会区分娱乐场和进阶场,更多拍照或者娱乐的活动可能就会放在娱乐场,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体验。”

“飞盘热”之下,景浩发现,越来越多市民会在球场外好奇围观他们的日常训练。他笑称:“我建议大家可以来体验一下,体验过的人通常都会对飞盘这项运动更加包容和友好。不需要站在场外围观,大家都可以加入进来,不是吗?”

编辑:郑健龙
新闻排行榜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