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方点赞、年入百万? 揭秘新兴职业“选书师”

来源:金羊网 作者:胡彦 发表时间:2022-09-24 08:18
金羊网  作者:胡彦  2022-09-24
在近日引发广泛讨论的选书师相关报道中,这些描述有普遍性吗?选书师的真实收入、日常工作内容、社会评价究竟如何?
00:00
00:00
详情
收起
00:00
00:00
体育东店内设置的消费落座区

专访1200bookshop选书师:书是生意,也是文化,要对书祛魅

文/图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胡彦

2016年的一天早晨,彭利强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1200bookshop的图书专员。3年后,同样的事发生在逃离绘画行业的陈子亮身上。“从以前的‘图书采购员’中,近几年剥离出‘选书师’这种新兴职业,需要具备采购以外的空间设计、营销谈判等复合能力。”彭利强说,当时自己遭遇了情感危机和择业迷茫,原本打算应聘咖啡师,却阴差阳错被招为图书专员,走上了进阶选书师的路。

甲方点赞、年入百万、看好前景……在近日引发广泛讨论的选书师相关报道中,这些描述有普遍性吗?选书师的真实收入、日常工作内容、社会评价究竟如何?来到坐落于繁华的广州市中心的1200bookshop(体育东店),彭利强和陈子亮试图为我们揭开这一新兴职业的神秘面纱。

选书是再编辑亦是博弈

“选书师”的概念出自《东京本屋》,他们需要结合具体的人与环境来提供定制书单等服务。

“书店也是商店,书有商品属性,也有文化属性。”陈子亮对羊城晚报记者说,一本书适不适合放出来,编辑会先选一轮,这时既要揣测受众基数大小、市场反应如何,也要考虑作者译者的业内评价,书的内容质量、话题度和时效性。选书不能一蹴而就,读者也要选一轮。对于被陈列和推广的书,读者通过“用脚投票”,与选书师相互“博弈”,架子上的书也会随之不断调整。

爬上楼梯,右拐进店,店内固然有“政治学”“中国文学”“经济管理”等常规柜标,但背靠楼梯的书架并非按一般的中图法分类,而是摆有“神鬼怪”“重口味”等柜标,书架边缘贴着“996”“瘾文化”“躺平学”等层标,分别对应店内图书的一级分类和二级分类。为顾及美感,层标和部分小贴士均为繁体手写。书目从《美国陷阱》,到《中国精怪故事》,再到《屎的历史》,涵盖范围之广、书名之奇特引来顾客频频驻足。大规模地像这样按自主设计的议题来分类,是这家总店区别于1200bookshop其他分店、国内其他许多独立书店的特点。此外,店内还设有图书盲盒专区,价格为69元、89元,与普通潮玩娃娃相当。因此,陈子亮也将选书的全过程称为对出版社所出图书的“再编辑”,以及“编辑书柜”。

一个负责的选书师应是胸中万卷,需要持续构建知识体系。为此,彭利强和陈子亮从图书专员做起,接受专门培训,从零开始学习图书分类。一般,图书专员需要经过两次考核,从实习图书专员成长为星级图书专员,再根据能力情况看是否适合成为选书师。在独立书店中,有些店的老板自身就是选书师,有些店和1200bookshop一样有数位选书师,还有个别店更依赖算法。

出师后,据彭利强介绍,作为选书师的日常生活第一站是逛豆瓣,浏览财新网、中国新经济观察网、新京报、界面文化、三联生活周刊等全信息平台的最新动态,了解时势与民生。同时,每天定量采购和阅读图书,以便思考策划新的分类主题。陈子亮则和他打配合,侧重于补货,维持书店的周转运作。

十本书一周走一半为畅销

决定一本书上架与否,销量必然是关键因素。陈子亮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如果店里进了一本书的十本货,一周内能卖掉五本的话,那么可以说它的市场反应不错。也存在大家都说好、书却不走俏,叫好不叫座的情况,这时,选书师会仔细考虑读者是否真的需要这本书,如果书的质量很高,也不一定会下架。

运气好的话,会出现选书撞上市场热点的情形。例如,陈子亮在2020年“三和青年”话题走热前,就关注到《岂不怀归:三和青年调查》,尽管来货稍迟,但良好的市场反应告诉他不少读者需要这本书。

那么这样的选书业务的创收实际如何呢?在这家店里,图书业务的收入占总营收的三四成。而横向对比,2018年以逆势扩张出名的西西弗书店有75%的营收由图书贡献,据透露,这一比例至今还没有太大变化;此前有媒体称,方所(成都店)的图书销售收入占比为40%-50%,创始人毛继鸿曾向羊城晚报记者表示,其创始的服装品牌“例外”赚的钱要给方所供血。

年入百万?还要靠天吃饭

从事这份小众工作,两人表示,身边人就和看待其他人的工作一样看待他们。既有吹捧他们知识渊博的,也有追问现实情况的,例如有内部折扣吗、能接触名人吗等等。

近日,有媒体报道,除了书店以外,选书师也为商业场所和公共场所提供服务,有团队可年入百万。但彭利强表示,选书师在国内的接受度不高,业内类似的实例比较少,基本上是靠天吃饭。谈及个人薪资,陈子亮表示,大概可以类比一般的办公室文员。他们透露,业内也有运作项目相对比较多的,这样收入会有更大浮动空间,但这就要求团队具备接洽较多的资源和人脉的能力。例如,书萌就是一个帮助书店步入正轨的团队,主要以项目来运行,单个项目收入或可达二三十万元。

两人回忆,2019年,1200bookshop曾接下为湛江布鲁克书店选书的订单,完成了设计、装修、图书专员培训、图书采购、一段时间的初始运营等一系列工作。项目收入四十余万元,实际利润为十余万元。但这种数十万的项目几乎是一年一遇。羊城晚报记者在小红书上检索发现,布鲁克书店设有消费落座区,提供的服务和选书的风格与1200bookshop相似,被网友称作“湛江最美书店”。

而就在上个月,布鲁克书店和1200bookshop(珠江新城店)一并凉了。

“工作和生活完全分不开”

就像北京万圣书园有颇具影响力的图书排行榜,自2018年起,1200bookshop(体育东店)的角落也开始安置多一块手写的月度榜单黑板;深圳旧天堂书店里有一整排振奋人心的商务印书馆“汉译世界文学名著”,受此启发,“牛津通识读本”和理想国译丛也一度被整齐摆放在一家1200bookshop里。“多元化的书店让城市生活更美好。”彭利强说,西西弗书店的商业操作能力强,博尔赫斯书店的选书走在采购的前沿,学而优书店重学术性,唐宁书店扎根社区,脏像素书店比较新奇,不安分书店打出了插画的名牌……选书师们保持着内部的交流取经。

“我现在是工作跟生活是完全分不开的。我要保持旺盛的好奇心,对无穷的东西产生无穷的兴趣,然后让它跟书有关系。要翻大量的书,即使不是精读,起码也要翻过。”彭利强回忆,从薪资不错的房地产相关行业出逃,被招进书店后,就一猛子扎进了书海,走路、吃饭、睡觉,对选书的思考渗透到生活的每一刻、每一面。

不同于利用大数据分析来实现精准推送的网店,实体书店的选书不可避免地受选书师个人心境、志趣的影响。彭利强十分强调书店为读者提供的不期而遇感,以及纸质书带来的联动五感六觉、难以言喻的综合感受。

他想对读者说,一个人能独处,跟书就很接近了,因为总会需要读书来解答独自思考时遇到的困惑。要把书去符号化,拉回到人的身边,像吃饭一样去看书。陈子亮也表示,选书就是一个关于如何看待世界的命题。要对书祛魅,读书的初衷是求知解惑,所以不应定阅读目标。

具备综合能力 才能不沦为二手书贩

纸质阅读仍可有所为。第十九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2021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76本,高于2020年的4.70本;有45.6%的成年国民倾向于“拿一本纸质图书阅读”,比2020年上升了2.2个百分点。

易观分析品牌零售行业分析师曾颖向羊城晚报记者表示,多数用户依然保持阅读的爱好与习惯,且在高线城市尤为明显。但高线城市生活节奏快,用户的空闲时间明显缩短,选书师的出现能帮助这类用户挑选出适合自己的书,节约选书时间,提高阅读时间与质量。

图书导购员与书店唇亡齿寒,主要负责图书营销工作。“不是传统的导购员,也不是卖书的二道贩子,选书师是为有需求者、为公共空间提供图书专业咨询服务的人员,他们是‘文化的设计咨询师’。”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对羊城晚报记者分析,值得留意的是,选书师的一端连接客户,另一端连接内容获取方,要最大限度地了解客户的定位方向、满足内容获取方的需求,连接好两端。如果不具备这样的综合能力,则容易沦为导购员或二手书贩。

编辑:邬嘉宏
新闻排行榜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