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美国出口管制新规对美负面影响已显现,损人害己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22-12-09 17:15
中国新闻网  作者:  2022-12-09

专家:美国出口管制新规对美负面影响已显现,损人害己-中新网

中新网北京12月9日电 题:专家:美国出口管制新规对美负面影响已显现,损人害己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助理研究员李建桐近日发表署名文章称,美在半导体领域打出组合拳,意图扼杀中国半导体产业。此外,美出口管制新规令全球半导体产业链蒙受巨大损失。

以下是文章全文:

一、美在半导体领域打出组合拳,意图扼杀中国半导体产业


2022年10月7日,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局(BIS)发布半导体出口管制新规,对先进芯片、软件以及用于生产先进芯片的各种半导体制造设备的对华出口提出了前所未有的许可限制。

而这项出口管制新规实际上只是美国扼杀中国半导体产业庞大计划的一部分:在此之前,美已牵头成立“美国半导体联盟”(SIAC)和“芯片四方联盟”(Chip4),积极塑造和构建“去中国化”的半导体供应链体系;批准通过《2022年芯片与科学法》,该法为其国内以及在美投资的国外半导体厂商提供约520亿美元的政府补贴,并要求获得补贴支持的芯片企业10年内不得在中国大陆新建或扩建先进制程的半导体工厂。

不难看出,美为打压中国半导体产业可谓费尽心机。客观来看,美国的上述政策,确实对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平稳发展产生了一定的不利影响:受美出口管制新规的限制,中国半导体企业正在面临部分关键材料、配件以及设备的供应风险,中芯国际、华虹半导体、复旦微电子等代表性企业股价在新规靴子落地后大幅下挫,也反映出中国半导体行业正在承受巨大压力。

然而,需要明确的是:受到美出口管制新规负面影响的,绝不仅仅是中国半导体产业,也包括美国自身的半导体产业;更进一步,全球半导体产业链都将因此蒙受巨大损失。美出口管制新规损人害己,不得人心。

二、新规对美直接负面影响已显现,潜在负面影响或更为严重

首先是直接的负面影响:

第一,减少企业营收。中国是众多美国半导体企业的最大市场,新规出台后,不少美半导体巨头大幅下调了营收目标。应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披露,新规对其2023年营收的影响或达到15亿-25亿美元。泛林集团(Lam Research)认为,受新规影响,其2023年营收或将减少20亿-25亿美元。科磊(KLA)则预测,由于无法向部分中国客户提供支持,其2023年营收将减少6亿-9亿美元。

第二,抑制新增投资。面对政策不确定性的增加以及需求的减少,部分美国半导体企业已宣布大幅减少设备投资,如英特尔2022年的设备投资比此前计划减少15%,美光科技(Micron Technology)拟将2023年的前工序设备投资减少50%。

其次是潜在的负面影响:

第一,降低行业市场效率,抑制美国半导体企业出口竞争力乃至技术竞争力的提升。美出口管制制度极其复杂,许多雇佣不起精通出口管制业务律师的中小企业只能放弃出口。即使是那些半导体巨头,在严厉的政策面前,也不得不强行与长期合作伙伴进行切割。新规针对的主要是中国,但中国恰恰是很多美国半导体企业的最大营收来源地。放弃了中国市场,没有了海量的营收和利润做支撑,企业就没有足够资金去支持半导体领域先进技术的研发,从长期来看这无疑会大大削弱美国半导体企业的技术竞争力。

第二,损害行业形象,动摇其在全球半导体产业链上的霸主地位。出口管制制度赋予了美政府官员审核半导体企业出口行为的巨大权力,并且这一权力实施过程是非透明的,这引发了人们对歧视的担忧。与此同时,为了增强政策效果,美政府要求别国生产、包含美国成分的半导体产品也需遵循其出口管制规定,这同样增加了人们对美半导体供应链可靠性的怀疑。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资深研究员鲍恩(Chad P. Bown)指出,上述担忧和怀疑情绪的蔓延或将使得美半导体企业的客户和供应商预防性地减少对美半导体企业的依赖:即使美国暂未认定他们危害了美国的国家安全,但没人可以保证美国未来不会把他们纳入实体清单。当美以外的半导体企业纷纷产生此类动机并试图减少对美依赖时,美国对全球半导体产业链的引领与控制能力无疑会越来越弱。

三、新规将令全球半导体产业链蒙受巨大损失

第一,美出口管制新规扰乱了全球半导体产业链原有的分工体系,严重脱离了企业的生产实际。许多国家和地区为了缓解相关风险,不得不预防性地囤积大量半导体产品,或推行低效率的本地化供应链,这无疑会增加很多不必要的成本,并大大降低半导体行业整体的运行效率。根据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SIA)和波士顿咨询(BCG)的估计,如果全球主要国家和地区各自建立完整的半导体本地供应,需要投入9000亿-12250亿美元的前期投资以及450亿-1250亿美元的增量年运营成本。对当前已然十分脆弱的全球半导体产业链而言,这无疑是难以承受的。

第二,新规抑制了全球半导体产业链上的技术进步。从需求侧看,新规使得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对半导体产品的有效需求被动减少,这不利于半导体企业筹集或回笼资金,而半导体技术的研发恰恰需要巨额资金投入。从供给侧看,半导体技术进步建立在各方技术交流合作的基础之上。据统计,过去10年中国和美国出版的半导体科学出版物中,各自有36%和60%是与其他国家的机构共同撰写的;许多半导体技术如FinFET、EUV等,也是许多国家或地区共同研发的结果。新规限制先进技术或包含先进技术的中间产品进行跨境流动,当半导体企业难以接触到现有的先进技术时,自然也难以凭空独立研发出更新、更好的技术。

第三,新规增加了全球半导体产业链的风险和不确定性,损害了各方之间的政策互信。一旦有一方实施不合理的出口管制,就像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出口管制首先影响到受管制的一方,然后这一冲击再通过全球半导体产业链传递到政策实施方以及第三方。相关各方原有的默契和均势都会被打破,政策实施方以外的其他各方也可能会出台各种类似措施来报复或自保,甚至在最后引发以邻为壑的贸易战,酿成地区性乃至全球性的半导体产业及相关产业的巨大震荡。

四、美出口管制新规师出无名,违背行业期待,不得人心

美出口管制新规师出无名。根据关贸总协定第20条和第21条中的“一般例外条款”与“安全例外条款”,在WTO框架下,出口管制一般应是出于维护国家安全、保障公共利益或履行国际义务的目的。美在无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一再对华实施出口管制,这明显违反了WTO规则,是对国际法的公然践踏。

美出口管制新规违背了全球半导体行业的期待。正如韩国SK海力士首席营销总监卢钟元所言,“过去我们当做常识的原则,例如在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的地方进行生产,再把产品运送到世界各地,如今变得充满不确定性,决策过程受到商业以外的因素影响”。

从全球众多半导体企业的行动看,美出口管制新规不得人心。在新规刚刚出台之际,韩国三星和SK海力士就明确表示将通过与有关政府持续密切磋商,尽最大努力维持中国工厂的运营。而在今年11月初举行的中国“进博会”上,美国泛林集团、科磊、高通、超威半导体(AMD)、英特尔、德州仪器(TI)、荷兰阿斯麦(ASML)及日本尼康、佳能等企业纷纷展出并热情推销各自的半导体产品及制造设备。企业对中国市场的期待不是美政府的一纸新规就能根本改变的。

五、评论

美出口管制新规意图扼杀中国半导体产业,短期内似乎起到了一定效果,但也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损害了本国半导体产业的长远利益和发展前景。而从全球视角看,美出口管制新规更是扰乱了半导体行业正常的市场秩序,使得全球半导体产业链蒙受了巨大损失。这一政策的出台缺乏正当性与合理性,继续实施此类政策只会使得半导体产业链上的各个国家或地区都成为输家。

当务之急,就是美应及早认清这种各方皆输的形势,不要在半导体行业内以泛化的国家安全借口行技术霸权之实。美应从自身长远利益、中美双方以及全球共同利益出发,修正当前的不理性做法,对于不涉及自身国家安全的产品和技术放开出口管制;停止对中国企业的蓄意打压,将缺乏明确证据、合理理由的实体移出实体清单;积极维护正常的半导体产业秩序,停止挟持、拉拢第三方共同打压中国半导体产业生存权、发展权的行径。

编辑:邓豪杰
新闻排行榜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