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处维权的“蘑菇头”,不是真“蘑菇头”?

来源:金羊网 作者:李钢 发表时间:2024-02-07 06:12
金羊网  作者:李钢  2024-02-07
其创始人表示,自己遭遇了钻法律漏洞的讼棍,后者“擅自维权”严重影响了蚊子动漫的商誉。

四处维权的“蘑菇头”,不是真“蘑菇头”?

●表情包著作权人:遭遇讼棍商誉受创,已提起仲裁申请

 ●维权行动方合伙人:对方单方面胡扯,让子弹飞一会儿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李钢

自家创作的网络表情包“蘑菇头”被人盗用,发起法律维权本无可厚非,但是维权官司在全国各地“疯狂”开展,让“蘑菇头”的著作权人、广州本土企业——广州蚊子动漫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蚊子动漫”)陷入了舆论漩涡,甚至被扣上“恶意维权”的帽子。

诡异的是,蚊子动漫却于近期发布公开声明表示,这一系列维权行动,并非自己所为。其创始人更是表示,自己遭遇了钻法律漏洞的讼棍,后者“擅自维权”严重影响了蚊子动漫的商誉。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被蒙在鼓里的著作权人?

“我是权利人,我有权不维权。”近日,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吴武泽愤怒地说道。

吴武泽是蚊子动漫的创始人和董事长,蚊子动漫则是网络上流行的表情包“蘑菇头”的创作人和著作权人。

吴武泽告诉记者,直到2022年,有人专门联系到他并把他“臭骂”了一顿,他才得知,自己的“蘑菇头”正在全国各地开展维权。

在这些维权诉讼中,起诉方要求未经授权而使用了“蘑菇头”表情包的主体予以经济赔偿。

蚊子动漫及其法务人员对这些官司进行了整理,仅可查到的就达400多起。吴武泽认为,还有大量案件可能以和解的方式解决,因此,维权案件数量究竟有多少、涉及金额几何,皆未可知。

也正因这些诉讼,网络上关于蚊子动漫因为缺钱到处打官司的恶评四起。

据媒体报道,江苏一家公司因在其科普性质的网络推文中使用了七张“蘑菇头”而收到了律师函,函件要求其赔偿经济损失和维权合理费用共计52739元。

谁在“擅自”大规模维权?

“蘑菇头”的维权行动,都与一家名为叁次元的知识产权管理公司(以下简称“叁次元”)有关。

据记者调查,叁次元原本为深圳叁次元知识产权管理有限公司,后改名为广州叁次元知识产权管理有限公司,2020年12月又改为青岛叁次元知识产权运营管理有限公司。

叁次元与蚊子动漫之间,究竟有何瓜葛?事情的原委,要从2018年说起——

当时,由于一家饮料企业未经许可而擅自在其包装上使用了“蘑菇头”形象,在朋友的介绍下,吴武泽认识了叁次元的负责人于某。

之后,蚊子动漫和叁次元签订了一份《蘑菇头表情包IP维权合作协议》。协议明确,蚊子动漫委托叁次元开展维权业务,叁次元“对第三方侵权主体发起维权行动前,应事先通知甲方(蚊子动漫)并得到甲方的同意”。协议中还约定,叁次元应向蚊子动漫支付维权净收入的50%作为许可使用费,在每收到一个案件获赔金额的30日内支付。

“之所以要签订这份维权合作协议,我们的初衷针对的是那些将‘蘑菇头’用于商业目的的行为,对于政府、自媒体等主体的非营利性质的使用,我们是允许的。”吴泽武强调。

叁次元获得授权后,一开始并没有大规模地开展维权。在与前述饮料企业达成和解后,蚊子动漫就没有接收到叁次元方面关于新的维权行动的通知。

但是,从2021年开始,叁次元利用“蘑菇头”表情包展开的维权活动开始增多。

在多起维权案件中,叁次元主张被诉方的行为违反了著作权法等相关规定,侵犯了蚊子动漫对“蘑菇头”系列作品以及后续创作的衍生形象所享有的著作权,以及叁次元对“蘑菇头”系列作品依法享有的权利,并从中获取了非法收益,给叁次元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应当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对于后续的这些维权案件,吴武泽表示,叁次元不仅没有按照委托协议的规定事先告知蚊子动漫,而且,蚊子动漫也没有从赔偿金中获取任何收益。不仅如此,虽然叁次元声称“代表”蚊子动漫开展维权,蚊子动漫却联系不上叁次元,几次试图联系或者寄解约函,不是被拒收,就是被通知改地址,或者“原址查无此人”。

引狼入室名利尽失?

回顾此事,吴武泽认为,自己是遇上了一伙擅于钻法律漏洞的讼棍。

他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双方签约之后,于某还将自己在叁次元的合伙人魏某介绍给了自己。“初见魏某时,我对他的印象很好,感觉人才不可多得。”吴武泽说,于是,其后他聘请魏某做了公司的副总。初入公司的魏某,还代表蚊子动漫参加了当年的“珠江天使杯”科技创新创业大赛,并获得了一等奖。

如今,在吴武泽看来,正是当时自己的一时意气“引狼入室”,魏某与于某内外配合,逐渐将蚊子动漫“掏空”。

吴武泽表示,在此后几年间,于某和魏某互相配合,不仅通过叁次元擅自维权,而且在擅自维权行动被发现后,还针对蚊子动漫开展了一系列诉讼,不仅导致蚊子动漫商誉受损,企业经营也陷入困境。

吴武泽说,曾经有一次魏某借口回老家探亲请假,但是根据事后的调查发现,“请假”中的魏某却代表叁次元出现在了一场维权诉讼的法庭上。

2023年12月22日,蚊子动漫在其官方社交平台及媒体上公示了解约函,刊登解除授权代理的声明。声明称,叁次元未经蚊子动漫同意,擅自扩大授权范围,未依约告知侵权者的信息,擅自开展大量维权,严重影响蚊子动漫和“蘑菇头表情包”系列作品的商誉,决定自2023年12月22日起解除与叁次元的所有授权合作。

在一份蚊子动漫提供的《蘑菇头表情包维权事件始末》的声明中,蚊子动漫再次表示:“‘蘑菇头’还是那个‘蘑菇头’,只要是非商用,请你们放心大胆用。”

有无授权谁在“胡扯”?

吴武泽告诉记者,自己正通过法律途径,追究叁次元的相关责任。

蚊子动漫的法务人员向记者透露,虽然蚊子动漫已经公开解约声明,但是他们发现,声明发出后,叁次元并未停止“蘑菇头”维权。记者了解到,叁次元之所以依然在展开维权,其法律依据是一份与蚊子动漫在2020年5月19日签订的《著作权实施许可合同》,约定授权期限自动延续至2028年5月30日。

然而,蚊子动漫一方向记者表示,自己对这份许可合同是如何产生的并不知情,甚至手上连合同复印件都没有。

因此,蚊子动漫向广州仲裁委提出了仲裁申请,目前已获受理。

在仲裁申请中,蚊子动漫提出解除与叁次元之间签订的委托协议,要求叁次元支付维权收益分成100万元并提供所有侵权信息、维权信息、案件信息、赔偿资金的原始支付凭证。

蚊子动漫认为,叁次元存在着根本性违约行为:在发起维权行动前,既未事先通知蚊子动漫更未得到蚊子动漫的同意;未按约定支付许可使用费;叁次元对第三方的转授权超过了协议中的授权许可范围。

对于这一事件,羊城晚报记者试图联系叁次元一方,但是始终无法联系上其负责人于某。

联系上魏某后,记者向他提出了采访要求,请他就自己与于某、叁次元之间的关系,叁次元为何会在未获蚊子动漫同意的情况下开展维权以及他与蚊子动漫之间的诉讼等问题进行回应。

魏某在看了记者发给他的采访问题之后承认自己与蚊子动漫之间有官司,但是表示记者提出的问题都比较“敏感”,自己目前无法给出回应。

“我只能说吴总透露的很多事情都是单方面胡扯。目前我觉得继续让他胡扯,子弹飞一会,对我们更有利。”魏某认为,之前的报道中有大量不实信息,有纠纷的一方接受采访,肯定会隐去或者歪曲很多事实。

编辑:聂粤
返回顶部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