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勇:能促进法院工作的司法舆情 我们会实事求是面对并改进

来源:金羊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1-13 08:21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王勇接受羊城晚报专访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王勇接受羊城晚报专访

广州市人大代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王勇接受羊城晚报专访

文/ 董柳 穆健 杨晓梅 郑雅心  

图/ 汤铭明

今天,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王勇向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三次会议作法院工作报告。王勇近日在接受本报专访时介绍,全市法院院庭长去年办结各类案件11万余件,占全市法院办结案件总量的32.4%,同比增长40%。对于因司法判决引发的舆情现象,他认为,要客观看待司法舆情,“如果是能够促进法院工作的舆情,即便是负面的,我们也实事求是,直面问题,改进工作。”

谈院庭长办案 多次到看守所提审

记者:去年我们看到很多市中院的领导坐在审判台上断案,能否介绍下法院领导办案的情况?

王勇:院庭长办案好处明显,它让优质审判资源回到审判一线,充分发挥院庭长对审判工作的示范、引领和指导作用,对社会公众也可起到重要的导向作用,进一步提升司法公信和司法权威。

我们的统计显示,2016年,全市法院院庭长办结案件82390件,占全市法院办结案件总数的28.1%,同比增长41.9%。而2017年,全市法院院庭长办结案件115346件,占全市法院办结案件总量的32.4%,同比增长40%。

记者:2017年你亲自办理了几宗案件?

王勇:实际上,办案对我来说早已是平常事了,我从事法院工作近30年时间,曾在深圳中院、最高法院和省高院工作时,都办理了一些案件。

2017年,我共办案六宗,分别是五宗刑事案件和一宗民事案件。这其中有一审案件,也有二审案件,这些案件的主要特点就是能够对我们的审判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和示范作用。比如,2017年5月我担任审判长审理的被告人李晨故意杀人案,是广东省首宗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审理的重罪案件。

记者:你经办案件也像其他普通法官一样,去看守所提审被告人吗?

王勇:如果案件按规定需要开庭审理,开庭前必须提审被告人,这是程序要求。也就是说,如果是必须开庭审理的案件,由于我在法庭上能见到被告人本人,这种情况下,我可以去看守所提审,也可以委托合议庭其他成员提审。

但是,如果我承办的案件不需要开庭审理,比如有些二审刑事案件不需要开庭审理,这种情况下,作为一名法官,我要对被告人定罪判刑,我必须去看守所提审,当面听听被告人的辩护意见和请求。

去年我主审的二审刑事案件,我都亲自到看守所提审,当面听取过他们的意见。

记者:合议庭其他成员有没有出于各方面的考虑善意地建议你不要亲自去提审?

王勇:没有。如果说我主审一宗刑事案件,连被告人的面都没见一次,这说不过去。

记者:你审理的案件中,被告人知道你的院长身份吗?

王勇:我去年审了五宗刑事案件,在前期,包括去看守所提审,被告人都不知道我的院长身份,仅仅把我当成普通法官,但律师在会见被告人后或律师开过庭后,被告人可能就知道我的院长身份。

比如,去年审理了一宗职务犯罪一审案件,当时开庭宣布合议庭成员时,我只宣布我是审判员,不会强调院长身份。但那天辩护律师在法庭上说“今天法院的‘一把手’亲自审这宗案件”,辩护人一讲,被告人就明白了。

编辑:alan
数字报

王勇:能促进法院工作的司法舆情 我们会实事求是面对并改进

金羊网2018-01-13 08:21:09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王勇接受羊城晚报专访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王勇接受羊城晚报专访

广州市人大代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王勇接受羊城晚报专访

文/ 董柳 穆健 杨晓梅 郑雅心  

图/ 汤铭明

今天,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王勇向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三次会议作法院工作报告。王勇近日在接受本报专访时介绍,全市法院院庭长去年办结各类案件11万余件,占全市法院办结案件总量的32.4%,同比增长40%。对于因司法判决引发的舆情现象,他认为,要客观看待司法舆情,“如果是能够促进法院工作的舆情,即便是负面的,我们也实事求是,直面问题,改进工作。”

谈院庭长办案 多次到看守所提审

记者:去年我们看到很多市中院的领导坐在审判台上断案,能否介绍下法院领导办案的情况?

王勇:院庭长办案好处明显,它让优质审判资源回到审判一线,充分发挥院庭长对审判工作的示范、引领和指导作用,对社会公众也可起到重要的导向作用,进一步提升司法公信和司法权威。

我们的统计显示,2016年,全市法院院庭长办结案件82390件,占全市法院办结案件总数的28.1%,同比增长41.9%。而2017年,全市法院院庭长办结案件115346件,占全市法院办结案件总量的32.4%,同比增长40%。

记者:2017年你亲自办理了几宗案件?

王勇:实际上,办案对我来说早已是平常事了,我从事法院工作近30年时间,曾在深圳中院、最高法院和省高院工作时,都办理了一些案件。

2017年,我共办案六宗,分别是五宗刑事案件和一宗民事案件。这其中有一审案件,也有二审案件,这些案件的主要特点就是能够对我们的审判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和示范作用。比如,2017年5月我担任审判长审理的被告人李晨故意杀人案,是广东省首宗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审理的重罪案件。

记者:你经办案件也像其他普通法官一样,去看守所提审被告人吗?

王勇:如果案件按规定需要开庭审理,开庭前必须提审被告人,这是程序要求。也就是说,如果是必须开庭审理的案件,由于我在法庭上能见到被告人本人,这种情况下,我可以去看守所提审,也可以委托合议庭其他成员提审。

但是,如果我承办的案件不需要开庭审理,比如有些二审刑事案件不需要开庭审理,这种情况下,作为一名法官,我要对被告人定罪判刑,我必须去看守所提审,当面听听被告人的辩护意见和请求。

去年我主审的二审刑事案件,我都亲自到看守所提审,当面听取过他们的意见。

记者:合议庭其他成员有没有出于各方面的考虑善意地建议你不要亲自去提审?

王勇:没有。如果说我主审一宗刑事案件,连被告人的面都没见一次,这说不过去。

记者:你审理的案件中,被告人知道你的院长身份吗?

王勇:我去年审了五宗刑事案件,在前期,包括去看守所提审,被告人都不知道我的院长身份,仅仅把我当成普通法官,但律师在会见被告人后或律师开过庭后,被告人可能就知道我的院长身份。

比如,去年审理了一宗职务犯罪一审案件,当时开庭宣布合议庭成员时,我只宣布我是审判员,不会强调院长身份。但那天辩护律师在法庭上说“今天法院的‘一把手’亲自审这宗案件”,辩护人一讲,被告人就明白了。

编辑:alan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