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宗颐曾任教华师,为华师校庆题字“木铎金声”

来源:金羊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2-06 19:44

饶宗颐曾任教华师,第一篇甲骨文学术论文以手写体发表于校刊

金羊网讯 记者王倩、通讯员杨柳青报道:饶宗颐在青年时代,曾在华南师范大学的前身——广东省立文理学院任教。在华师80周年校庆期间,学校出版《木铎金声》一书,由饶公题词书名。

1946年,饶宗颐任教于广东省立文理学院,其时院长为罗香林。关于这段历史,在饶宗颐的所有介绍中都非常简略。不过,现存广东省档案馆的“广东省立文理学院教职员名册”里,饶宗颐大名赫然在列。

此外,1946年6月1日创刊的《文理学报》创刊号上,有署名为“饶颐”的《殷困民国考》一文。对此,这一期的“启事”专门写道:“《殷困民国考》为研究古代史之力作,因文中甲骨文无法排印,迫得改用石印,由作者亲自誊写,弥觉珍贵。”本文罕见地以饶宗颐的手写体发表,此前学界关注不多。

2013年10月4日,时任华师校长刘鸣曾赴香港拜望饶宗颐。

“谢谢你们,要不这篇文章我都忘了!”当饶宗颐接过1946年他发表在母校的手写体论文《殷困民国考》时,高兴地说。

原来,1946年,饶宗颐任教于华南师大的前身广东省立文理学院时期,在当年创刊的《文理学报》上发表他研究甲骨文的第一篇论文。文章考证《山海经·大荒东经》中记载的“困民国”,对罗振玉、王国维等甲骨学名家的研究成果提出不同观点,可谓饶先生运用考据学研究甲骨文的典范之作。当年,因文中甲骨文无法排印,迫得改用石印,由作者亲自誊写,罕见地以手写体发表,是目前所发现的饶宗颐研究甲骨文的第一篇学术论文。

翻阅着自己多年前的论文,饶宗颐追忆了顾颉刚先生委托他编撰《古史辨》第八册的往事,阐述了自己以古地理去研究中国古代历史的治学方法。他嘱咐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的同事要将此文好好收藏,并特别表示说:“能保留这篇文章,非常难得。”

当刘鸣向饶宗颐介绍学校从广东省勷勤大学师范学院创立至今,历经广东省立文理学院、华南师院、华南师大等多个发展阶段时,“现在叫华南师大!”饶宗颐接过话题说,“现在变大学了,很好!”

为庆祝母校八十周年校庆,饶宗颐专门题字“木铎金声”。“木铎”和“金声”,都是古代的乐器或乐器发出的声音。根据《论语》的记载,“木铎”成了教师的别名,木铎的木舌就可被比作教师的“教化之舌”。用“木铎金声”为师范大学题词,可谓用心良苦。

编辑:阳扬
数字报

饶宗颐曾任教华师,为华师校庆题字“木铎金声”

金羊网2018-02-06 19:44:42

饶宗颐曾任教华师,第一篇甲骨文学术论文以手写体发表于校刊

金羊网讯 记者王倩、通讯员杨柳青报道:饶宗颐在青年时代,曾在华南师范大学的前身——广东省立文理学院任教。在华师80周年校庆期间,学校出版《木铎金声》一书,由饶公题词书名。

1946年,饶宗颐任教于广东省立文理学院,其时院长为罗香林。关于这段历史,在饶宗颐的所有介绍中都非常简略。不过,现存广东省档案馆的“广东省立文理学院教职员名册”里,饶宗颐大名赫然在列。

此外,1946年6月1日创刊的《文理学报》创刊号上,有署名为“饶颐”的《殷困民国考》一文。对此,这一期的“启事”专门写道:“《殷困民国考》为研究古代史之力作,因文中甲骨文无法排印,迫得改用石印,由作者亲自誊写,弥觉珍贵。”本文罕见地以饶宗颐的手写体发表,此前学界关注不多。

2013年10月4日,时任华师校长刘鸣曾赴香港拜望饶宗颐。

“谢谢你们,要不这篇文章我都忘了!”当饶宗颐接过1946年他发表在母校的手写体论文《殷困民国考》时,高兴地说。

原来,1946年,饶宗颐任教于华南师大的前身广东省立文理学院时期,在当年创刊的《文理学报》上发表他研究甲骨文的第一篇论文。文章考证《山海经·大荒东经》中记载的“困民国”,对罗振玉、王国维等甲骨学名家的研究成果提出不同观点,可谓饶先生运用考据学研究甲骨文的典范之作。当年,因文中甲骨文无法排印,迫得改用石印,由作者亲自誊写,罕见地以手写体发表,是目前所发现的饶宗颐研究甲骨文的第一篇学术论文。

翻阅着自己多年前的论文,饶宗颐追忆了顾颉刚先生委托他编撰《古史辨》第八册的往事,阐述了自己以古地理去研究中国古代历史的治学方法。他嘱咐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的同事要将此文好好收藏,并特别表示说:“能保留这篇文章,非常难得。”

当刘鸣向饶宗颐介绍学校从广东省勷勤大学师范学院创立至今,历经广东省立文理学院、华南师院、华南师大等多个发展阶段时,“现在叫华南师大!”饶宗颐接过话题说,“现在变大学了,很好!”

为庆祝母校八十周年校庆,饶宗颐专门题字“木铎金声”。“木铎”和“金声”,都是古代的乐器或乐器发出的声音。根据《论语》的记载,“木铎”成了教师的别名,木铎的木舌就可被比作教师的“教化之舌”。用“木铎金声”为师范大学题词,可谓用心良苦。

编辑:阳扬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