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城一工厂排污污染农田 已被要求关停涉水生产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王吕斌 发表时间:2018-04-13 09:15

  ■一处灌溉渠水闸口,灌溉用水黑如墨。

▲在“广州百应”工厂附近的排污口,村民老田展示其不明原因起皮疹的小腿。

  ■村民老田说,这几百亩农田都得用污水灌溉。

事发增城区石滩镇岗尾村,当地政府已介入调查

一边是污黑恶臭的工业废水直排河涌,另一边是数千村民赖以生存的数百亩农田。“我们世世代代在这里生活上百年了,灌溉用水被污染了,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近期,新快报陆续接到多起爆料:广州市增城区石滩镇岗尾村,有多家工厂违法深夜偷排废水,严重威胁当地村民生产生活。

4月11日,新快报记者进行实地走访发现,当地多段用于灌溉的河涌变成黑色之涌。目前,当地政府已介入调查。对污水处理系统早已陈旧老化而且技术工艺水平不高的工厂,当地政府要求其停止涉水工艺的生产,并将进一步查处其违法行为。

■新快报记者 王吕斌 文/图

有村民下田耕地 双脚起皮疹

今年57岁的老田,是石滩镇初溪村人,祖祖辈辈在此务农。4月9日,老田来到自家的水稻田春耕,因为最初忙于农活,老田并没有察觉到异样。傍晚上岸后,老田突然感觉自己两条腿的小腿肚子有些瘙痒,回到家后用水冲干净才发现,两条小腿肚上布满红点。后经医生检查,是因为接触了不明物质而引发的皮疹。

“水稻田里干活,两条腿要站在水里,所以应该是水有问题了。”老田说,虽然这种皮疹并不是大问题,即使不涂药,过几天也会好,但这几年只要下地干活,时间一久泡在水里的腿就会起皮疹。

老田说,七八年前,有几家企业工厂建在了邻村沙塘村,企业污水的排污管直接就拉到了河涌旁,而沙塘村正是初溪村的上游。“其实这条涌,原来很宽的,名叫增江河,下游好几个村子,数百亩的农田,都指望着这条涌灌溉。”老田说,年少时的增江河水质清澈,除了用于灌溉生产,一些村民的生活用水也是来自于此。而为了灌溉一些较远的农田,生产队还在河边修建了多个水泵站,以利于引水灌溉。

“初溪村的北边有好几百亩菜地、水田、果树林,那边没有自然河涌,都要靠从这里引水过去。”老田说,现在村民们只好接受河涌被污染的现实,而他们能做的则是,尽量少吃自己种东西。

村民期盼排污工厂早日关停

“我们不敢说河涌被污染对人的身体造成多大影响,但给人的感觉是,我们村得肾病的人多了很多。”同样受到污染影响的塘口村村民老刘说,污染河涌除了灌溉农田外,还有不少鱼塘依涌而建,甚至还有村民将水井打在了河涌旁。

4月11日,新快报记者来到实地走访,发现受污染河涌附近有3家企业工厂,分别为“广东丽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丽格科技”)、“金冶环保处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冶环保”)、“广州百应”。

其中,新快报记者在丽格科技和广州百应两家工厂旁路过时,能闻到明显的刺鼻恶臭。而在距金冶环保工厂百米开外,就被一阵化学气味熏得口鼻不适。

村民们说,丽格科技主要生产3D打印机及耗材,广州百应生产一些植绒产品,金冶环保则对一些回收的金属进行处理。在丽格科技和广州百应两家工厂一路之隔的河涌旁,新快报记者发现了一个直径超过半米的水泥制排污口。在金冶环保工厂背后隐蔽的小树林内,也有两个较大的排污口。

当日上午和下午,新快报记者蹲守多时,虽未见排污口有废水排出,但排污口满是污泥和一些上浮的黑色泡沫。随着排污口直下,是人为挖出的宽约一米的排水渠,排水渠内的淤泥、水质比河涌内的污染情况更为严重。河涌支流内,虽有水流冲刷,但水质仍是污黑不堪,这种情况一直延至几百米开外的沙塘水闸。

“大白天,他们(工厂)不敢放(污)水出来的,只敢到了深更半夜才偷偷摸摸地排。”初溪村多名村民表示,工厂内建有污水储蓄池,每当存满之后,会在晚上10点之后,或者趁大雨天,将污水直接排入河涌,依靠雨水稀释污染物。

还有不少村民表示,金冶环保除了偷排废水,排出废气更是令村民苦不堪言。“今天烟囱里一点点烟,味道都这么大,平时都是呼呼地往外面冒,一两公里外都受不了。”村民说,政府有关部门检查一次,这些企业就会收敛一点,但风头一过仍是我行我素,因此希望政府能早日将其关停。

回应

“广州百应”被停止涉水生产

就此事件,4月12日,增城区石滩镇人民政府向新快报发来一份《关于群众反映岗尾村几家企业偷排废水导致河涌污染的情况报告》。报告中称,近期有群众反映石滩镇岗尾村的几家企业长期违规向周边河涌偷排工业废水,导致水体污染严重,散发恶臭,严重影响周边居民日常生活。石滩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迅速行动,组织相关职能部门对该河涌的污染源进行排查;并联合区环保局对广州百应静电植绒有限公司、广州金冶环保处置有限公司和广东丽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进行现场执法检查,及时查处企业的环境违法行为。

石滩镇人民政府还在报告中称,接到群众投诉后,2018年4月9日,石滩镇党委书记联同区环保局局长亲自带队到三家企业进行执法检查,发现百应公司存在着污水处理系统陈旧老化而且技术工艺水平不高的情况。执法人员要求百应公司停止涉水工艺的生产,要求其取消产污工序,杜绝工业废水的排放,并将进一步查处该公司的违法行为。

而对于涉事河涌为何水质长期污黑的原因,报告中称,据调查,涉事河涌发源于增城区增江街的初溪村,属于增江河的一级支流,最终在石滩镇三江塘口村汇入增江河,全长约4公里。该河涌集水区域面积约5平方公里,流域内常住人口约4400人。该流域内生活污水管网仍未建设完善,部分区域的生活污水未经处理排入河涌。另据石滩镇对该河涌周边的企业进行调查,发现多数企业只排放生活污水。

目前,该流域内已不存在集中式的畜禽养殖场,但由于历史原因该河涌沿线曾经聚集着68家养猪场,养猪场多年来排放的污染物部分淤积在河涌底部,造成河底有大量黑色淤泥,对河涌水质造成一定的影响。接下来,当地政府将对周边河涌进行底泥疏浚,利用生物技术整治河涌污染水体,适时实施生态补水,带动河涌的流动性、维持河涌的自净能力。同时,加强控制河涌的工业污染源,加强日常巡查,对排放不达标的企业坚决予以停产整顿或取缔关闭,并对流域周边企业和村(居)的生活污水进行收集,避免生活污水直排。

数字

涉事工厂每天排多少污水

根椐石滩镇有关部门掌握的情况,广州百应主要从事植绒布的生产,其有环评审批、验收和排污许可证,于2008年9月正式投产,生产时工业废水和废气产生。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经厂区自建的污水处理设施处理后排入河涌,日排水量约为70吨。

金冶环保位于岗尾村牛潭水闸旁,主要从事危险废物的处理,有环评审批、验收和排污许可证,于2003年正式投产,生产时有工业废水和废气产生。工业废水循环使用,不外排,生活污水经厂区自建的污水处理设施处理后排入河涌,日排水约7.2吨。

丽格科技位于三江荔三路797号,主要从事3D打印机、3D打印机胶水和粉末的生产,有环评审批、验收和排污许可证,于2011年11月正式投产,生产时有废气、粉尘和危废产生,无工艺废水产生。生活污水经厂区自建的污水处理设施处理后排入河涌,日排水量约为10吨。

编辑:宝厷
数字报

增城一工厂排污污染农田 已被要求关停涉水生产

金羊网-新快报2018-04-13 09:15:25

  ■一处灌溉渠水闸口,灌溉用水黑如墨。

▲在“广州百应”工厂附近的排污口,村民老田展示其不明原因起皮疹的小腿。

  ■村民老田说,这几百亩农田都得用污水灌溉。

事发增城区石滩镇岗尾村,当地政府已介入调查

一边是污黑恶臭的工业废水直排河涌,另一边是数千村民赖以生存的数百亩农田。“我们世世代代在这里生活上百年了,灌溉用水被污染了,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近期,新快报陆续接到多起爆料:广州市增城区石滩镇岗尾村,有多家工厂违法深夜偷排废水,严重威胁当地村民生产生活。

4月11日,新快报记者进行实地走访发现,当地多段用于灌溉的河涌变成黑色之涌。目前,当地政府已介入调查。对污水处理系统早已陈旧老化而且技术工艺水平不高的工厂,当地政府要求其停止涉水工艺的生产,并将进一步查处其违法行为。

■新快报记者 王吕斌 文/图

有村民下田耕地 双脚起皮疹

今年57岁的老田,是石滩镇初溪村人,祖祖辈辈在此务农。4月9日,老田来到自家的水稻田春耕,因为最初忙于农活,老田并没有察觉到异样。傍晚上岸后,老田突然感觉自己两条腿的小腿肚子有些瘙痒,回到家后用水冲干净才发现,两条小腿肚上布满红点。后经医生检查,是因为接触了不明物质而引发的皮疹。

“水稻田里干活,两条腿要站在水里,所以应该是水有问题了。”老田说,虽然这种皮疹并不是大问题,即使不涂药,过几天也会好,但这几年只要下地干活,时间一久泡在水里的腿就会起皮疹。

老田说,七八年前,有几家企业工厂建在了邻村沙塘村,企业污水的排污管直接就拉到了河涌旁,而沙塘村正是初溪村的上游。“其实这条涌,原来很宽的,名叫增江河,下游好几个村子,数百亩的农田,都指望着这条涌灌溉。”老田说,年少时的增江河水质清澈,除了用于灌溉生产,一些村民的生活用水也是来自于此。而为了灌溉一些较远的农田,生产队还在河边修建了多个水泵站,以利于引水灌溉。

“初溪村的北边有好几百亩菜地、水田、果树林,那边没有自然河涌,都要靠从这里引水过去。”老田说,现在村民们只好接受河涌被污染的现实,而他们能做的则是,尽量少吃自己种东西。

村民期盼排污工厂早日关停

“我们不敢说河涌被污染对人的身体造成多大影响,但给人的感觉是,我们村得肾病的人多了很多。”同样受到污染影响的塘口村村民老刘说,污染河涌除了灌溉农田外,还有不少鱼塘依涌而建,甚至还有村民将水井打在了河涌旁。

4月11日,新快报记者来到实地走访,发现受污染河涌附近有3家企业工厂,分别为“广东丽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丽格科技”)、“金冶环保处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冶环保”)、“广州百应”。

其中,新快报记者在丽格科技和广州百应两家工厂旁路过时,能闻到明显的刺鼻恶臭。而在距金冶环保工厂百米开外,就被一阵化学气味熏得口鼻不适。

村民们说,丽格科技主要生产3D打印机及耗材,广州百应生产一些植绒产品,金冶环保则对一些回收的金属进行处理。在丽格科技和广州百应两家工厂一路之隔的河涌旁,新快报记者发现了一个直径超过半米的水泥制排污口。在金冶环保工厂背后隐蔽的小树林内,也有两个较大的排污口。

当日上午和下午,新快报记者蹲守多时,虽未见排污口有废水排出,但排污口满是污泥和一些上浮的黑色泡沫。随着排污口直下,是人为挖出的宽约一米的排水渠,排水渠内的淤泥、水质比河涌内的污染情况更为严重。河涌支流内,虽有水流冲刷,但水质仍是污黑不堪,这种情况一直延至几百米开外的沙塘水闸。

“大白天,他们(工厂)不敢放(污)水出来的,只敢到了深更半夜才偷偷摸摸地排。”初溪村多名村民表示,工厂内建有污水储蓄池,每当存满之后,会在晚上10点之后,或者趁大雨天,将污水直接排入河涌,依靠雨水稀释污染物。

还有不少村民表示,金冶环保除了偷排废水,排出废气更是令村民苦不堪言。“今天烟囱里一点点烟,味道都这么大,平时都是呼呼地往外面冒,一两公里外都受不了。”村民说,政府有关部门检查一次,这些企业就会收敛一点,但风头一过仍是我行我素,因此希望政府能早日将其关停。

回应

“广州百应”被停止涉水生产

就此事件,4月12日,增城区石滩镇人民政府向新快报发来一份《关于群众反映岗尾村几家企业偷排废水导致河涌污染的情况报告》。报告中称,近期有群众反映石滩镇岗尾村的几家企业长期违规向周边河涌偷排工业废水,导致水体污染严重,散发恶臭,严重影响周边居民日常生活。石滩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迅速行动,组织相关职能部门对该河涌的污染源进行排查;并联合区环保局对广州百应静电植绒有限公司、广州金冶环保处置有限公司和广东丽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进行现场执法检查,及时查处企业的环境违法行为。

石滩镇人民政府还在报告中称,接到群众投诉后,2018年4月9日,石滩镇党委书记联同区环保局局长亲自带队到三家企业进行执法检查,发现百应公司存在着污水处理系统陈旧老化而且技术工艺水平不高的情况。执法人员要求百应公司停止涉水工艺的生产,要求其取消产污工序,杜绝工业废水的排放,并将进一步查处该公司的违法行为。

而对于涉事河涌为何水质长期污黑的原因,报告中称,据调查,涉事河涌发源于增城区增江街的初溪村,属于增江河的一级支流,最终在石滩镇三江塘口村汇入增江河,全长约4公里。该河涌集水区域面积约5平方公里,流域内常住人口约4400人。该流域内生活污水管网仍未建设完善,部分区域的生活污水未经处理排入河涌。另据石滩镇对该河涌周边的企业进行调查,发现多数企业只排放生活污水。

目前,该流域内已不存在集中式的畜禽养殖场,但由于历史原因该河涌沿线曾经聚集着68家养猪场,养猪场多年来排放的污染物部分淤积在河涌底部,造成河底有大量黑色淤泥,对河涌水质造成一定的影响。接下来,当地政府将对周边河涌进行底泥疏浚,利用生物技术整治河涌污染水体,适时实施生态补水,带动河涌的流动性、维持河涌的自净能力。同时,加强控制河涌的工业污染源,加强日常巡查,对排放不达标的企业坚决予以停产整顿或取缔关闭,并对流域周边企业和村(居)的生活污水进行收集,避免生活污水直排。

数字

涉事工厂每天排多少污水

根椐石滩镇有关部门掌握的情况,广州百应主要从事植绒布的生产,其有环评审批、验收和排污许可证,于2008年9月正式投产,生产时工业废水和废气产生。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经厂区自建的污水处理设施处理后排入河涌,日排水量约为70吨。

金冶环保位于岗尾村牛潭水闸旁,主要从事危险废物的处理,有环评审批、验收和排污许可证,于2003年正式投产,生产时有工业废水和废气产生。工业废水循环使用,不外排,生活污水经厂区自建的污水处理设施处理后排入河涌,日排水约7.2吨。

丽格科技位于三江荔三路797号,主要从事3D打印机、3D打印机胶水和粉末的生产,有环评审批、验收和排污许可证,于2011年11月正式投产,生产时有废气、粉尘和危废产生,无工艺废水产生。生活污水经厂区自建的污水处理设施处理后排入河涌,日排水量约为10吨。

编辑:宝厷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