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践行者】坚守换来蓬勃发展 他们把广州文化“靓汤”越煲越有味

来源:金羊网 作者:黄宙辉 梁喻 发表时间:2018-09-10 07:00

本地文化事业蓬勃发展,除了有市民的合力,更离不开职业文化人的坚守—

文/金羊网记者 黄宙辉 梁喻 通讯员 侯翔宇 穗外宣

图/金羊网记者 汤铭明

改革开放四十年,广州的文化事业蓬勃发展,越来越有“文化范”。这除了有市民的合力,更离不开职业文化人的坚守。在这里,有将广州交响乐团打造为城市名片的乐团领袖;有在传统剧目上锐意创新,让大学生也迷上看戏的粤剧艺术大师;有在兴衰起落中坚守初心56年的广彩工匠;还有画木棉成痴的广州画家……他们把广州文化这锅“靓汤”,煲得越来越有味道。

广州交响乐团前团长余其铿———

让乐团成为广州文创名片

音乐人余其铿是广州交响乐团(以下简称“广交”)前团长,也是广交深化体制改革的策划者和见证者。他说:“改革像广东人煲老火汤,只要火候到了,汤自然就能越熬越好。”

广交是中国最早进行体制改革的两个乐团之一。1997年,针对当时团内存在的论资排辈、吃大锅饭的现象,余其铿决定进行“拉幕考试”,实行“考核聘用制”。“拉幕考试”其优胜劣汰的结果不是“换血”、而是“换位”。事实证明,这个举措调动起全团的工作积极性,一批年轻有为的演奏员脱颖而出。

1998年起,广交连续三年参加北京国际音乐节并带去出色表演,一亮相便被称为“黑马”,逐渐得到了国际大师、北京同行及业界媒体的一致认同。

余其铿认为,“乐团在其驻在地城市的受观众欢迎程度,比排名更重要。”作为广州本土交响乐团,广交的发展与广州的文化发展紧密相连。自1993年开始推出的广州新年音乐会,现在已是一票难求。此外,举办免费的面对大学生的普及音乐会和面向市民的二沙岛草坪音乐会,举办惠民的具有欣赏与讲解功能的周日音乐下午茶活动等,都是广交在高雅艺术推广中作出的努力。“让乐团和足球队一样,成为城市的骄傲,也成为广州的文创名片。”

余其铿说。

广彩非遗传承人许恩福———

坚守传承广彩56年再出发

广彩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广彩工艺美术大师许恩福从事广彩工艺美术已56年,经历了广彩行业兴衰起落复苏的50多年历史。他表示,改革开放让广彩行业工人工资低、生产产值低、出口产品价格低的“三低”面貌得到改变。

现在改革开放40年再出发,要寻找新的创意。许恩福将新技术引入到广彩工艺中,用3D打印瓷器做型,在图画上采用3D直印技术或是3D转印技术,向生产速度提升和作品个性化方向发展。

在设计制作广彩工艺美术的过程中,许恩福创新了广彩的传统花饰,他用无人机航拍,再用后期软件拼图修改,设计广州本地特色风情的题材风景画,同时保留收藏界所喜爱的广彩风格特色,内容百花齐放、争芳斗艳。

2010年,许恩福在广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设立广彩方向的研究生教育,他的女儿许珺茹成了他的研究生。早在2004年开始,许恩福便与女儿开展“广彩进校园进社区”活动。此外,父女俩还一同编写开发广彩的系统学习教材,希望将广彩工艺更好地传承与发扬下去。

粤剧非遗传承人倪惠英———

引领粤剧事业突围和创新

从艺48年,主演了80多部原创与传统剧目,国内演出超过5000场;出访五大洲、行走世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文化交流演出近600场;发行了近70张戏曲音像……作为粤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倪惠英的艺术人生与改革开放的历史交融互鉴,她在与时俱进的思考与身体力行中引领着粤剧事业的突围和创新。

“那时候老百姓很喜欢看粤剧,村民们打着火把、从十里八乡撑着小艇赶来观看我们的演出,满山遍野的有几千到上万观众。”

回想起上世纪70年代下乡演出时的场景,倪惠英称那是“粤剧生存最好的时代”。而改革开放带来了娱乐市场格局的改变,戏剧的生存与发展成了粤剧工作者们不可回避的大课题。2000年,时任广州粤剧团团长的倪惠英提出“经营艺术”的理念,针对不同的观众群体,将艺术作品进行细分定位,同时大胆吸收融合多种艺术形式和新手段进行粤剧创作。

作为创新突破口的粤剧《花月影》,被誉为“粤剧在社会转型期的代表作”,让年轻人和白领一下就喜欢上了这部新粤剧。

“大变革的时代,也给我们提供了广阔的大舞台。”倪惠英认为,粤剧的前途在于把传统和创新有机地结合起来,“传统的剧目要好好保护,但不同的时代也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粤剧”。

岭南知名画家陈永锵———

改革开放提供服务社会的机会

岭南知名画家陈永锵是广东南海西樵人,1948年生于广州,20岁的时候与父母一起回家务农。1978年,刚好30岁的他参加当年的高考;1981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班,获文学硕士学位,这成为了他人生的转折点。如今,陈永锵已经是岭南知名的画家。1985年以来,他分别在国内外举办了七十多次个人画展,目前出版的个人专集有二十九本、文集四本、诗集二本。

正是因为自己务农的经历,陈永锵与农民、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他最为人熟知的是画木棉,在他眼中,木棉是一种象征,是“为人正直,君子之风”的象征。陈永锵坦言,在为社会服务的过程中,他进而懂得了许多绘画教不了的道理,比如团队精神、集体力量,还有思考问题的方式,“没有改革开放,我就没有这样服务社会的机会。”

“改革开放带来的科技发展、生活质量提高和生活状态的提升,影响着以‘为人生而艺术’为理念、注重现实关怀的岭南派画家。”陈永锵表示,“岭南画派代表是一种精神,包含着开放、兼容、务实创新的思想。”

香港音乐创作人麦振鸿———

缔造纯正国风音乐

相信每个看过仙侠影视剧的人,都对剧中悠扬的国风音乐印象深刻,而这些音乐大多出自中国香港人麦振鸿之手。麦振鸿被称作“仙侠乐之父”。

回忆起与内地影视的缘分,麦振鸿认为正是改革开放给了他更多的机会。1997年,面对影视配乐圈恪守成规的创作模式,刚入行三年的麦振鸿不禁思考,是否应该走出去,在音乐创作上接触香港以外的机会。他直言,改革开放给他带来了新的创作元素,让他接触到中国内地的音乐方式和思维方式。

从2005年的《仙剑奇侠传》开始,麦振鸿的配乐掀起了一波波仙侠乐浪潮。此外,麦振鸿还投入到原创电影音乐的教育工作,为“香港电影专业培训计划”担任讲师。

而在参加广州白云时尚音乐节时,麦振鸿把音乐节变成了广州音乐人的交流聚会,即兴创作音乐,面对面交流音乐艺术,鼓动更多年轻音乐人感受原创音乐。2011年,麦振鸿更是专门在广州、深圳设立了培训课程,有策略地在内地发掘具有音乐创作潜质的青年人。

编辑: 宝厷
数字报

【中国梦·践行者】坚守换来蓬勃发展 他们把广州文化“靓汤”越煲越有味

金羊网  作者:黄宙辉 梁喻  2018-09-10

本地文化事业蓬勃发展,除了有市民的合力,更离不开职业文化人的坚守—

文/金羊网记者 黄宙辉 梁喻 通讯员 侯翔宇 穗外宣

图/金羊网记者 汤铭明

改革开放四十年,广州的文化事业蓬勃发展,越来越有“文化范”。这除了有市民的合力,更离不开职业文化人的坚守。在这里,有将广州交响乐团打造为城市名片的乐团领袖;有在传统剧目上锐意创新,让大学生也迷上看戏的粤剧艺术大师;有在兴衰起落中坚守初心56年的广彩工匠;还有画木棉成痴的广州画家……他们把广州文化这锅“靓汤”,煲得越来越有味道。

广州交响乐团前团长余其铿———

让乐团成为广州文创名片

音乐人余其铿是广州交响乐团(以下简称“广交”)前团长,也是广交深化体制改革的策划者和见证者。他说:“改革像广东人煲老火汤,只要火候到了,汤自然就能越熬越好。”

广交是中国最早进行体制改革的两个乐团之一。1997年,针对当时团内存在的论资排辈、吃大锅饭的现象,余其铿决定进行“拉幕考试”,实行“考核聘用制”。“拉幕考试”其优胜劣汰的结果不是“换血”、而是“换位”。事实证明,这个举措调动起全团的工作积极性,一批年轻有为的演奏员脱颖而出。

1998年起,广交连续三年参加北京国际音乐节并带去出色表演,一亮相便被称为“黑马”,逐渐得到了国际大师、北京同行及业界媒体的一致认同。

余其铿认为,“乐团在其驻在地城市的受观众欢迎程度,比排名更重要。”作为广州本土交响乐团,广交的发展与广州的文化发展紧密相连。自1993年开始推出的广州新年音乐会,现在已是一票难求。此外,举办免费的面对大学生的普及音乐会和面向市民的二沙岛草坪音乐会,举办惠民的具有欣赏与讲解功能的周日音乐下午茶活动等,都是广交在高雅艺术推广中作出的努力。“让乐团和足球队一样,成为城市的骄傲,也成为广州的文创名片。”

余其铿说。

广彩非遗传承人许恩福———

坚守传承广彩56年再出发

广彩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广彩工艺美术大师许恩福从事广彩工艺美术已56年,经历了广彩行业兴衰起落复苏的50多年历史。他表示,改革开放让广彩行业工人工资低、生产产值低、出口产品价格低的“三低”面貌得到改变。

现在改革开放40年再出发,要寻找新的创意。许恩福将新技术引入到广彩工艺中,用3D打印瓷器做型,在图画上采用3D直印技术或是3D转印技术,向生产速度提升和作品个性化方向发展。

在设计制作广彩工艺美术的过程中,许恩福创新了广彩的传统花饰,他用无人机航拍,再用后期软件拼图修改,设计广州本地特色风情的题材风景画,同时保留收藏界所喜爱的广彩风格特色,内容百花齐放、争芳斗艳。

2010年,许恩福在广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设立广彩方向的研究生教育,他的女儿许珺茹成了他的研究生。早在2004年开始,许恩福便与女儿开展“广彩进校园进社区”活动。此外,父女俩还一同编写开发广彩的系统学习教材,希望将广彩工艺更好地传承与发扬下去。

粤剧非遗传承人倪惠英———

引领粤剧事业突围和创新

从艺48年,主演了80多部原创与传统剧目,国内演出超过5000场;出访五大洲、行走世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文化交流演出近600场;发行了近70张戏曲音像……作为粤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倪惠英的艺术人生与改革开放的历史交融互鉴,她在与时俱进的思考与身体力行中引领着粤剧事业的突围和创新。

“那时候老百姓很喜欢看粤剧,村民们打着火把、从十里八乡撑着小艇赶来观看我们的演出,满山遍野的有几千到上万观众。”

回想起上世纪70年代下乡演出时的场景,倪惠英称那是“粤剧生存最好的时代”。而改革开放带来了娱乐市场格局的改变,戏剧的生存与发展成了粤剧工作者们不可回避的大课题。2000年,时任广州粤剧团团长的倪惠英提出“经营艺术”的理念,针对不同的观众群体,将艺术作品进行细分定位,同时大胆吸收融合多种艺术形式和新手段进行粤剧创作。

作为创新突破口的粤剧《花月影》,被誉为“粤剧在社会转型期的代表作”,让年轻人和白领一下就喜欢上了这部新粤剧。

“大变革的时代,也给我们提供了广阔的大舞台。”倪惠英认为,粤剧的前途在于把传统和创新有机地结合起来,“传统的剧目要好好保护,但不同的时代也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粤剧”。

岭南知名画家陈永锵———

改革开放提供服务社会的机会

岭南知名画家陈永锵是广东南海西樵人,1948年生于广州,20岁的时候与父母一起回家务农。1978年,刚好30岁的他参加当年的高考;1981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班,获文学硕士学位,这成为了他人生的转折点。如今,陈永锵已经是岭南知名的画家。1985年以来,他分别在国内外举办了七十多次个人画展,目前出版的个人专集有二十九本、文集四本、诗集二本。

正是因为自己务农的经历,陈永锵与农民、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他最为人熟知的是画木棉,在他眼中,木棉是一种象征,是“为人正直,君子之风”的象征。陈永锵坦言,在为社会服务的过程中,他进而懂得了许多绘画教不了的道理,比如团队精神、集体力量,还有思考问题的方式,“没有改革开放,我就没有这样服务社会的机会。”

“改革开放带来的科技发展、生活质量提高和生活状态的提升,影响着以‘为人生而艺术’为理念、注重现实关怀的岭南派画家。”陈永锵表示,“岭南画派代表是一种精神,包含着开放、兼容、务实创新的思想。”

香港音乐创作人麦振鸿———

缔造纯正国风音乐

相信每个看过仙侠影视剧的人,都对剧中悠扬的国风音乐印象深刻,而这些音乐大多出自中国香港人麦振鸿之手。麦振鸿被称作“仙侠乐之父”。

回忆起与内地影视的缘分,麦振鸿认为正是改革开放给了他更多的机会。1997年,面对影视配乐圈恪守成规的创作模式,刚入行三年的麦振鸿不禁思考,是否应该走出去,在音乐创作上接触香港以外的机会。他直言,改革开放给他带来了新的创作元素,让他接触到中国内地的音乐方式和思维方式。

从2005年的《仙剑奇侠传》开始,麦振鸿的配乐掀起了一波波仙侠乐浪潮。此外,麦振鸿还投入到原创电影音乐的教育工作,为“香港电影专业培训计划”担任讲师。

而在参加广州白云时尚音乐节时,麦振鸿把音乐节变成了广州音乐人的交流聚会,即兴创作音乐,面对面交流音乐艺术,鼓动更多年轻音乐人感受原创音乐。2011年,麦振鸿更是专门在广州、深圳设立了培训课程,有策略地在内地发掘具有音乐创作潜质的青年人。

编辑: 宝厷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