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践行者】一门三代为穗港澳合作奔走 霍震霆讲述四十载合作故事

来源:金羊网 作者:吴晓娴 黄闻禹 发表时间:2018-09-26 07:52

■霍英东集团主席霍震霆。凌玉芬/摄

谈修路建桥、白天鹅宾馆和南沙基础设施建设……

改革开放40年来,穗港澳合作日益紧密,这当中少不了致力于推动三地经贸、文化等方面合作的企业家、慈善家的贡献。港人企业家霍震霆是其中的重要代表,霍家一门三代在40年的岁月中,为穗港澳合作奔走、疾呼,将蓝图化作现实,传为佳话。我们从过去四十载的穗港澳三地合作中,撷取点滴,一探背后的动人故事。

■采写:记者 吴晓娴 黄闻禹 通讯员 侯翔宇 叶碧君 穗外宣

8月9日,身穿一袭白色中山装、蓝色布裤的霍英东集团主席霍震霆现身南沙,为全国青少年高尔夫球巡回赛作演讲。

“今天看到很多小孩说要当未来的老虎伍兹。”霍震霆笑着向记者分享道。霍家热衷体育事业,旗下的球会更提供免费场地给广州市青少年高尔夫球队作为培训基地。

第一场省港杯足球赛、白天鹅宾馆、南沙基础设施建设,广州改革开放40年的点滴,霍震霆都是积极的见证者和参与者,而霍家让现代商业文明的新鲜气息吹到了南粤大地,仍然形塑着今天的发展。

■南沙新城建设前。(资料图)

忆往昔

当时环境交通都很一般

捐资兴建大石大桥洛溪大桥

改革开放之初,霍震霆开始跟随父亲霍英东来往内地,他笑言自己有点抗拒,当时他从国外读书回到香港:“本来想着玩一下,找下女朋友的。”

“当时环境麻麻地(粤语,很一般),交通条件麻麻地,我们不想经过香港,在深圳过关很紧张,被问很多,为什么要进来,所以我们很多时候是经过澳门回内地。那时回广州要八个小时,过四个渡。”

“那时家父很强调一个地方发展,一方面是交通,一方面是接待能力。他说,早期广东很塞车,他用贷款建了桥,一个很简单的理念,改善了广东的交通。”在霍震霆看来,广东人家乡观念很强,特别是父亲见到香港与家乡生活差距很大,就想着怎么改变。

20世纪80年代初,广东在改革开放中,以市场经济理念推动公路路桥建设,创造了“以桥养桥,以路养路,过桥收费,收费还贷”的新型投资体制,大大加快了广东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发展的速度。

1983年初,霍英东和何贤捐资兴建了番禺大石大桥。1988年8月28日,在何贤、霍英东等人的积极捐款筹资下,广州番禺一座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桥——洛溪大桥飞架南北。

“洛溪大桥”模式随后风靡广东乃至全国。广东由此进入路桥建设全面发展的时期,在此后10年间,借助外资、民营资本等多元基础设施融资方式,广东全省建桥1000多座,在中国建桥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1980年12月,由霍英东等人投资兴建的内地第一家中外合作酒店——中山温泉宾馆正式开业。当中山温泉宾馆的计划确定后,霍英东着手筹谋兴建白天鹅宾馆,当时他坚持一定要中国人来设计酒店。霍震霆说,父亲一生很强调一种东西:考虑国情。那时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是一个很大的改变。一方面他们很强调用国内的设计师,另一方面也不排外,用国外最好的顾问。

■1993年3月11日,霍英东(右)、霍震霆(中)与Bofill先生在南沙新城建设研讨会上。(资料图)

谈未来

加强交流创造共赢环境

规划要重传承设计应人性化

霍家在广州南沙也倾注了很多心血。霍英东眼里的南沙是一块宝地。他说过,中国发展好的城市共同点是有海港,伦敦、纽约都有这样的条件,中国这么长的海岸线很少有深水港,南沙这方面条件很好。

南沙曾经一棵树都没有,全部是矿场。“大家不知道种了几百万棵树,他(霍英东)一路以来很强调保育、环保意识。现在的荔枝树都是以前种下的。早期什么都没有,我们一路做码头,也做了很多辅助功能,一路改变,功能也改变了。”霍震霆说。

粤港澳大湾区的规划让南方这片热土再次受到世人瞩目。霍家将有怎样的的动作?霍震霆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谈得最多的还是自己熟悉的文体、创意产业。

“政府层面,粤港澳大湾区将有个整体的规划。民间的话希望创造更好的后天环境,两地应该会有很多这方面的交流。香港人都唔知(粤语,不知道)因为(广深港)高铁会改变多大。城市不仅是建楼建路,还要有产业、交通、生活素质、文体设施、医疗、学校,创造这个环境,希望大家可以共赢。”

提到创意产业,他说:“很多名牌、设计为了开拓中国市场都用中国元素,像Gucci都有龙有凤的。中国有几千年的文化,为什么中国产品造出来就卖不了价格?这个值得探讨。”

国内城市很强调整体规划,然而在霍震霆看来,若都是一个模式,那么几十年后,很多城市都差不多了。

“很罗曼蒂克的一点就是,我们侨胞很多,去到世界各地,若说到省城,就能勾起他们很多回忆,就像旧电影一说起省城,就是骑楼、荔湾区、吃粥。”他一直呼吁,现代发展也要传承,广州可否设立个区域,在设计方面多利用天然的环境,更注重人性化。也可以多一些生活的小店,就像去到欧美旅游经常可以见到的小咖啡室、小餐厅。他特别钟情于香港的陆羽茶室,“不是说那间餐厅多好,而是一进去,那里代表香港的历史,有点慢生活,装修、出品也能勾起人们对香港发展历程的回忆。

编辑: 宝厷
数字报

【中国梦·践行者】一门三代为穗港澳合作奔走 霍震霆讲述四十载合作故事

金羊网  作者:吴晓娴 黄闻禹  2018-09-26

■霍英东集团主席霍震霆。凌玉芬/摄

谈修路建桥、白天鹅宾馆和南沙基础设施建设……

改革开放40年来,穗港澳合作日益紧密,这当中少不了致力于推动三地经贸、文化等方面合作的企业家、慈善家的贡献。港人企业家霍震霆是其中的重要代表,霍家一门三代在40年的岁月中,为穗港澳合作奔走、疾呼,将蓝图化作现实,传为佳话。我们从过去四十载的穗港澳三地合作中,撷取点滴,一探背后的动人故事。

■采写:记者 吴晓娴 黄闻禹 通讯员 侯翔宇 叶碧君 穗外宣

8月9日,身穿一袭白色中山装、蓝色布裤的霍英东集团主席霍震霆现身南沙,为全国青少年高尔夫球巡回赛作演讲。

“今天看到很多小孩说要当未来的老虎伍兹。”霍震霆笑着向记者分享道。霍家热衷体育事业,旗下的球会更提供免费场地给广州市青少年高尔夫球队作为培训基地。

第一场省港杯足球赛、白天鹅宾馆、南沙基础设施建设,广州改革开放40年的点滴,霍震霆都是积极的见证者和参与者,而霍家让现代商业文明的新鲜气息吹到了南粤大地,仍然形塑着今天的发展。

■南沙新城建设前。(资料图)

忆往昔

当时环境交通都很一般

捐资兴建大石大桥洛溪大桥

改革开放之初,霍震霆开始跟随父亲霍英东来往内地,他笑言自己有点抗拒,当时他从国外读书回到香港:“本来想着玩一下,找下女朋友的。”

“当时环境麻麻地(粤语,很一般),交通条件麻麻地,我们不想经过香港,在深圳过关很紧张,被问很多,为什么要进来,所以我们很多时候是经过澳门回内地。那时回广州要八个小时,过四个渡。”

“那时家父很强调一个地方发展,一方面是交通,一方面是接待能力。他说,早期广东很塞车,他用贷款建了桥,一个很简单的理念,改善了广东的交通。”在霍震霆看来,广东人家乡观念很强,特别是父亲见到香港与家乡生活差距很大,就想着怎么改变。

20世纪80年代初,广东在改革开放中,以市场经济理念推动公路路桥建设,创造了“以桥养桥,以路养路,过桥收费,收费还贷”的新型投资体制,大大加快了广东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发展的速度。

1983年初,霍英东和何贤捐资兴建了番禺大石大桥。1988年8月28日,在何贤、霍英东等人的积极捐款筹资下,广州番禺一座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桥——洛溪大桥飞架南北。

“洛溪大桥”模式随后风靡广东乃至全国。广东由此进入路桥建设全面发展的时期,在此后10年间,借助外资、民营资本等多元基础设施融资方式,广东全省建桥1000多座,在中国建桥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1980年12月,由霍英东等人投资兴建的内地第一家中外合作酒店——中山温泉宾馆正式开业。当中山温泉宾馆的计划确定后,霍英东着手筹谋兴建白天鹅宾馆,当时他坚持一定要中国人来设计酒店。霍震霆说,父亲一生很强调一种东西:考虑国情。那时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是一个很大的改变。一方面他们很强调用国内的设计师,另一方面也不排外,用国外最好的顾问。

■1993年3月11日,霍英东(右)、霍震霆(中)与Bofill先生在南沙新城建设研讨会上。(资料图)

谈未来

加强交流创造共赢环境

规划要重传承设计应人性化

霍家在广州南沙也倾注了很多心血。霍英东眼里的南沙是一块宝地。他说过,中国发展好的城市共同点是有海港,伦敦、纽约都有这样的条件,中国这么长的海岸线很少有深水港,南沙这方面条件很好。

南沙曾经一棵树都没有,全部是矿场。“大家不知道种了几百万棵树,他(霍英东)一路以来很强调保育、环保意识。现在的荔枝树都是以前种下的。早期什么都没有,我们一路做码头,也做了很多辅助功能,一路改变,功能也改变了。”霍震霆说。

粤港澳大湾区的规划让南方这片热土再次受到世人瞩目。霍家将有怎样的的动作?霍震霆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谈得最多的还是自己熟悉的文体、创意产业。

“政府层面,粤港澳大湾区将有个整体的规划。民间的话希望创造更好的后天环境,两地应该会有很多这方面的交流。香港人都唔知(粤语,不知道)因为(广深港)高铁会改变多大。城市不仅是建楼建路,还要有产业、交通、生活素质、文体设施、医疗、学校,创造这个环境,希望大家可以共赢。”

提到创意产业,他说:“很多名牌、设计为了开拓中国市场都用中国元素,像Gucci都有龙有凤的。中国有几千年的文化,为什么中国产品造出来就卖不了价格?这个值得探讨。”

国内城市很强调整体规划,然而在霍震霆看来,若都是一个模式,那么几十年后,很多城市都差不多了。

“很罗曼蒂克的一点就是,我们侨胞很多,去到世界各地,若说到省城,就能勾起他们很多回忆,就像旧电影一说起省城,就是骑楼、荔湾区、吃粥。”他一直呼吁,现代发展也要传承,广州可否设立个区域,在设计方面多利用天然的环境,更注重人性化。也可以多一些生活的小店,就像去到欧美旅游经常可以见到的小咖啡室、小餐厅。他特别钟情于香港的陆羽茶室,“不是说那间餐厅多好,而是一进去,那里代表香港的历史,有点慢生活,装修、出品也能勾起人们对香港发展历程的回忆。

编辑: 宝厷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