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擎:用古典音乐改变城市文化生活 让广交成为广州骄傲

来源:金羊网 作者:邓琼 发表时间:2018-10-13 19:16

金羊网记者 邓琼

广州交响乐团团长陈擎没有想到,台风“山竹”会以这样的方式走入他的职业生涯。

9月16日,本是广州交响乐团举行2018/2019新乐季开幕式音乐会的日子。但在台风“山竹”肆虐中,现场音乐会被迫取消。在距离原定开演时间不足11小时的时候,终于敲定改用一场在电台播放的“广播音乐会”开季,陈擎带领着他的团队忙而不乱,安排好了音乐素材、策略、宣传、播出、善后等事宜——

16日傍晚,成千上万乐迷的手机中接到了一条推送,陈擎的声音响起:“台风无情,音乐有爱!犹记当年战火围城下的列宁格勒,肖斯塔科维奇《第七交响曲》通过电波给予广大军民的精神支持。今夜台风围城,市民朋友们可以在收音机前收听广州交响乐团的音乐会,我们依然不见不散!”

今年,是广交与广州这座城市风雨同舟的第61个年头,也是陈擎与这个乐团一起走过的第26年。

A

作为职业音乐家

他想成为“一流的自己”

乐迷们熟悉陈擎,源于他在舞台上精湛优雅的双簧管演奏。1992年从星海音乐学院毕业进入广交(当时还是广州乐团交响乐分团),次年便成为乐团的双簧管首席。

陈擎从小在武汉歌舞剧院的大院里长大。“其实我一开始是学小提琴的,后来在武汉音乐学院附中改学了双簧管。”当歌剧演员的爸爸当年为他定下这个“转向”。

他回忆道:“自从我进入广交,这是人生第一份、也是迄今唯一的工作,再未进入过第二个领域。对于音乐家来说,终身在自己喜欢的行业和团体中、打交道的是自己熟悉的人,我很幸运。”

话虽这样说,但上世纪90年代前期的广交其实正经历着市场低迷、行业不景气的时期,陈擎在这里经历了第一次考验。

团里演出少、收入有限,乐手都在外面炒更,每天可能赶三四个场,他也曾彷徨:“有音像公司的朋友劝我,肯尼·基那么火,你吹双簧管改萨克斯应该很容易吧?你也长发飘飘的,形象很好,不如包装一下,把个人品牌推出市场?我真有点心动,乐器都买好了,打算在家练起来……”

终究,成为“第一流的自己”的雄心,还是压过了当“第二流的别人”的念头。因为毗邻港澳,广交已有不少机会应邀前往,1994年陈擎第一次在正式的交响乐团舞台上担纲独奏,演出《海顿C大调双簧管协奏曲》,就是在澳门与澳门交响乐团合作。在看见了世界、也为世界所知后,他更潜心于磨砺自己。

1996年,广交送陈擎去香港演艺学院深造,师从学院院长、享誉世界的双簧管大师Camden教授。“这两年,对我有醍醐灌顶之功。”那两年,穿梭穗港两地的陈擎以加倍的勤奋回报着这份幸运。几乎从入学三个月后回广交参加第一场音乐会开始,旁人就立即感觉到了他在演奏技法上的进益,还有作为青年职业音乐家的一份笃定。

B

从事乐团管理

忐忑中有份必然的责任感

身在广交,陈擎最感喟的是自己亲历的开明传承之风。

他进团一年后,原先的双簧管首席就主动提出让贤,让陈擎当首席、自己吹第二去了。1997年,在香港学习的陈擎回团参加当时震惊全国乐坛的“拉幕考试”,广交一批年轻乐手摆脱了从乐队末座亦步亦趋往前挪、“熬年头”的尴尬,甚至一跃成为声部首席。1998年5月,陈擎学成归来,正好参加了广州交响乐团第一个正式音乐季,从此须臾未曾分开。

刚过“不惑之年”的广交,在前任团长余其铿、音乐总监余隆、叶咏诗的带领下,快步行走在国际化、职业化的道路上——从偏安一隅的地方乐团,发展成最具国际影响力的中国乐团之一,是唯一巡演世界五大洲的中国乐团,被国内外古典音乐界公誉为“拥有深厚修养与明亮、积极的声音”……陈擎随团效力,不仅在2004年成了广东省最年轻的国家一级演奏员,也领受过阿什肯纳齐大师赞其为“世界级的演奏家”的荣誉,不断在广交与岭南水土、交响乐与岭南文化的交汇吐纳中含英咀华。

除了个人演奏出色,陈擎还和乐团中的美、英、日等国乐手搞起了“广州木管五重奏”跨国组合,联系演出、出版唱片,成了广交乐季的“新亮点”。

2006年下半年续签合约的时候,余其铿团长找陈擎谈话。陈擎说:“我还以为要加工资呢,没想到面临的是职业生涯中最大的转折。”老团长相中了他,要陈擎当副手。副团长陈擎便一边学习繁重的行政事务,一边兼任双簧管首席直到2010年。他表示:“作为音乐家来从事乐团管理,我既忐忑,又有一份必然的责任感。”

7年后,陈擎正式就任广州交响乐团团长。

C

接棒团长后

行程满满 只为市民需要我们

操办好去年广交庆祝六十华诞的一系列标志性活动,陈擎接棒团长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宣告顺利完成。刚刚过去的这个九月,新乐季发轫,也是他带领这个甲子名团重新出发的起点。陈擎的微信朋友圈里每天都在发布广交的乐事行踪,行程满满。其中,他写道:“9月24日至10月2日,广交9天有6场音乐会,市民需要我们。”

业余时间,陈擎爱家、爱美食,服饰得体而考究。他说自己是典型的处女座,精神有洁癖,做事很执著。从小苦练的双簧管演奏技艺,放下越久,捡起来也就越难了,找不回巅峰时的感觉。“作为演奏家,身体机能是难以逆龄保持的,这很残酷。”

但陈擎并没有太多时间为个人惋惜,他心心念念的是整个乐团。采访快结束时,他指着本来为9月16日新乐季首演印制的节目册说,这是一本“错版”,因为封面右上角的统计数字——“自1998年5月2日音乐季设立以来第1593场音乐会”——将会属于下一次了!

面对面

用古典音乐改变城市文化生活

羊城晚报:广交的“广”味越来越浓了。您在朋友圈说过“市民需要我们”,让人感觉到您作为团长的一种抱负。

陈擎:我们一直在抓紧做的,就是让广交能被每个广州市民自豪地称作“我们的交响乐团”。

我以前自己当音乐家,所要思考的通常就是本身的演奏、修养,比较单纯;但现在身为管理层,我需要照顾到所有的团员、乐团条件、社会影响、观众回响、政府政策等等,还得应变……所以我的白发这些年在加速增长啊。

羊城晚报:也就是说,您希望广交能成为人们爱上广州的理由?

陈擎:当然。广交一边是国际化、职业化,但也要扎根城市,让市民为之骄傲。因为有了广交、有了在星海音乐厅的乐季,有了新年音乐会、草地音乐节,广州已成为中国音乐版图中不可或缺的一块,是古典音乐氛围最好的城市之一。看到不论是我们乐季音乐会的套票、还是通俗公益演出的平价票都受到追捧,我相信“通过古典音乐改变城市的文化生活”就不是一句空话,我们的品牌价值才能得到持续显现和提升。

人物志

陈擎

1992年进入广州交响乐团担任双簧管演奏员。1993年,23岁的他成为当时全国专业交响乐团中最年轻的双簧管首席。2004年成为广东省最年轻的国家一级演奏员。现任广东星海演艺集团管委会副主任,广州交响乐团团长,广东省音乐家协会第九届副主席,广东省管乐协会创会副主席。曾任第十一届广东省政协委员。

心推荐

“较真”了28年的双簧管

双簧管伴随我28年,已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了。从1982年初学,到2010年离开舞台专心从事管理工作,这28年间,每天我都要把乐器拿出来,练习、演奏、调试……一天都没有停过。现在所使用的这支英国“霍华士”双簧管,已经陪伴我快20年了。

双簧管是一种很难掌握的乐器,你天天要跟它较真。它的灵魂是哨片,需要根据每人的演奏习惯、空气的干湿、乐曲的风格等等细微条件,自己去调试,这更是演奏家每天挥之不去的梦魇。制作哨片,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周而复始的痛苦过程。

跟双簧管“较真”28年,我悟到了很多:其实没有什么是克服不了的,顺势而为,一点一点去调整,终究能达成人与物的和谐。

一句话



受访人供图

“看到不论是我们乐季音乐会的套票、还是通俗公益演出的平价票都受到市民追捧,我相信‘通过古典音乐改变城市的文化生活’就不是一句空话。”


编辑:Qiudong
数字报

陈擎:用古典音乐改变城市文化生活 让广交成为广州骄傲

金羊网  作者:邓琼  2018-10-13

金羊网记者 邓琼

广州交响乐团团长陈擎没有想到,台风“山竹”会以这样的方式走入他的职业生涯。

9月16日,本是广州交响乐团举行2018/2019新乐季开幕式音乐会的日子。但在台风“山竹”肆虐中,现场音乐会被迫取消。在距离原定开演时间不足11小时的时候,终于敲定改用一场在电台播放的“广播音乐会”开季,陈擎带领着他的团队忙而不乱,安排好了音乐素材、策略、宣传、播出、善后等事宜——

16日傍晚,成千上万乐迷的手机中接到了一条推送,陈擎的声音响起:“台风无情,音乐有爱!犹记当年战火围城下的列宁格勒,肖斯塔科维奇《第七交响曲》通过电波给予广大军民的精神支持。今夜台风围城,市民朋友们可以在收音机前收听广州交响乐团的音乐会,我们依然不见不散!”

今年,是广交与广州这座城市风雨同舟的第61个年头,也是陈擎与这个乐团一起走过的第26年。

A

作为职业音乐家

他想成为“一流的自己”

乐迷们熟悉陈擎,源于他在舞台上精湛优雅的双簧管演奏。1992年从星海音乐学院毕业进入广交(当时还是广州乐团交响乐分团),次年便成为乐团的双簧管首席。

陈擎从小在武汉歌舞剧院的大院里长大。“其实我一开始是学小提琴的,后来在武汉音乐学院附中改学了双簧管。”当歌剧演员的爸爸当年为他定下这个“转向”。

他回忆道:“自从我进入广交,这是人生第一份、也是迄今唯一的工作,再未进入过第二个领域。对于音乐家来说,终身在自己喜欢的行业和团体中、打交道的是自己熟悉的人,我很幸运。”

话虽这样说,但上世纪90年代前期的广交其实正经历着市场低迷、行业不景气的时期,陈擎在这里经历了第一次考验。

团里演出少、收入有限,乐手都在外面炒更,每天可能赶三四个场,他也曾彷徨:“有音像公司的朋友劝我,肯尼·基那么火,你吹双簧管改萨克斯应该很容易吧?你也长发飘飘的,形象很好,不如包装一下,把个人品牌推出市场?我真有点心动,乐器都买好了,打算在家练起来……”

终究,成为“第一流的自己”的雄心,还是压过了当“第二流的别人”的念头。因为毗邻港澳,广交已有不少机会应邀前往,1994年陈擎第一次在正式的交响乐团舞台上担纲独奏,演出《海顿C大调双簧管协奏曲》,就是在澳门与澳门交响乐团合作。在看见了世界、也为世界所知后,他更潜心于磨砺自己。

1996年,广交送陈擎去香港演艺学院深造,师从学院院长、享誉世界的双簧管大师Camden教授。“这两年,对我有醍醐灌顶之功。”那两年,穿梭穗港两地的陈擎以加倍的勤奋回报着这份幸运。几乎从入学三个月后回广交参加第一场音乐会开始,旁人就立即感觉到了他在演奏技法上的进益,还有作为青年职业音乐家的一份笃定。

B

从事乐团管理

忐忑中有份必然的责任感

身在广交,陈擎最感喟的是自己亲历的开明传承之风。

他进团一年后,原先的双簧管首席就主动提出让贤,让陈擎当首席、自己吹第二去了。1997年,在香港学习的陈擎回团参加当时震惊全国乐坛的“拉幕考试”,广交一批年轻乐手摆脱了从乐队末座亦步亦趋往前挪、“熬年头”的尴尬,甚至一跃成为声部首席。1998年5月,陈擎学成归来,正好参加了广州交响乐团第一个正式音乐季,从此须臾未曾分开。

刚过“不惑之年”的广交,在前任团长余其铿、音乐总监余隆、叶咏诗的带领下,快步行走在国际化、职业化的道路上——从偏安一隅的地方乐团,发展成最具国际影响力的中国乐团之一,是唯一巡演世界五大洲的中国乐团,被国内外古典音乐界公誉为“拥有深厚修养与明亮、积极的声音”……陈擎随团效力,不仅在2004年成了广东省最年轻的国家一级演奏员,也领受过阿什肯纳齐大师赞其为“世界级的演奏家”的荣誉,不断在广交与岭南水土、交响乐与岭南文化的交汇吐纳中含英咀华。

除了个人演奏出色,陈擎还和乐团中的美、英、日等国乐手搞起了“广州木管五重奏”跨国组合,联系演出、出版唱片,成了广交乐季的“新亮点”。

2006年下半年续签合约的时候,余其铿团长找陈擎谈话。陈擎说:“我还以为要加工资呢,没想到面临的是职业生涯中最大的转折。”老团长相中了他,要陈擎当副手。副团长陈擎便一边学习繁重的行政事务,一边兼任双簧管首席直到2010年。他表示:“作为音乐家来从事乐团管理,我既忐忑,又有一份必然的责任感。”

7年后,陈擎正式就任广州交响乐团团长。

C

接棒团长后

行程满满 只为市民需要我们

操办好去年广交庆祝六十华诞的一系列标志性活动,陈擎接棒团长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宣告顺利完成。刚刚过去的这个九月,新乐季发轫,也是他带领这个甲子名团重新出发的起点。陈擎的微信朋友圈里每天都在发布广交的乐事行踪,行程满满。其中,他写道:“9月24日至10月2日,广交9天有6场音乐会,市民需要我们。”

业余时间,陈擎爱家、爱美食,服饰得体而考究。他说自己是典型的处女座,精神有洁癖,做事很执著。从小苦练的双簧管演奏技艺,放下越久,捡起来也就越难了,找不回巅峰时的感觉。“作为演奏家,身体机能是难以逆龄保持的,这很残酷。”

但陈擎并没有太多时间为个人惋惜,他心心念念的是整个乐团。采访快结束时,他指着本来为9月16日新乐季首演印制的节目册说,这是一本“错版”,因为封面右上角的统计数字——“自1998年5月2日音乐季设立以来第1593场音乐会”——将会属于下一次了!

面对面

用古典音乐改变城市文化生活

羊城晚报:广交的“广”味越来越浓了。您在朋友圈说过“市民需要我们”,让人感觉到您作为团长的一种抱负。

陈擎:我们一直在抓紧做的,就是让广交能被每个广州市民自豪地称作“我们的交响乐团”。

我以前自己当音乐家,所要思考的通常就是本身的演奏、修养,比较单纯;但现在身为管理层,我需要照顾到所有的团员、乐团条件、社会影响、观众回响、政府政策等等,还得应变……所以我的白发这些年在加速增长啊。

羊城晚报:也就是说,您希望广交能成为人们爱上广州的理由?

陈擎:当然。广交一边是国际化、职业化,但也要扎根城市,让市民为之骄傲。因为有了广交、有了在星海音乐厅的乐季,有了新年音乐会、草地音乐节,广州已成为中国音乐版图中不可或缺的一块,是古典音乐氛围最好的城市之一。看到不论是我们乐季音乐会的套票、还是通俗公益演出的平价票都受到追捧,我相信“通过古典音乐改变城市的文化生活”就不是一句空话,我们的品牌价值才能得到持续显现和提升。

人物志

陈擎

1992年进入广州交响乐团担任双簧管演奏员。1993年,23岁的他成为当时全国专业交响乐团中最年轻的双簧管首席。2004年成为广东省最年轻的国家一级演奏员。现任广东星海演艺集团管委会副主任,广州交响乐团团长,广东省音乐家协会第九届副主席,广东省管乐协会创会副主席。曾任第十一届广东省政协委员。

心推荐

“较真”了28年的双簧管

双簧管伴随我28年,已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了。从1982年初学,到2010年离开舞台专心从事管理工作,这28年间,每天我都要把乐器拿出来,练习、演奏、调试……一天都没有停过。现在所使用的这支英国“霍华士”双簧管,已经陪伴我快20年了。

双簧管是一种很难掌握的乐器,你天天要跟它较真。它的灵魂是哨片,需要根据每人的演奏习惯、空气的干湿、乐曲的风格等等细微条件,自己去调试,这更是演奏家每天挥之不去的梦魇。制作哨片,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周而复始的痛苦过程。

跟双簧管“较真”28年,我悟到了很多:其实没有什么是克服不了的,顺势而为,一点一点去调整,终究能达成人与物的和谐。

一句话



受访人供图

“看到不论是我们乐季音乐会的套票、还是通俗公益演出的平价票都受到市民追捧,我相信‘通过古典音乐改变城市的文化生活’就不是一句空话。”


编辑:Qiudong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