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治安上新台阶 从管理到服务广东公安先行一步

来源:金羊网 作者:张璐瑶 发表时间:2018-12-29 06:15
公海泉(左)在采访现场(受访者供图)

特别能战斗 改革不停步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 聆听广东公安故事

中央电视台广东记者站站长公海泉:

“对比十年前 广东治安上新台阶”

金羊网记者 张璐瑶

2009年到广东工作前,公海泉一直觉得广东是一个有“标签”的地方。从广州火车站之“乱”,到“黄赌毒”问题,许多人一提起广东,这些“标签”就会浮现出来,公海泉也不例外。

来到中央电视台广东记者站后,公海泉发现,广东与想象中的大不一样:“没传言说的那么夸张。广东尤其是广州,社会治安状况还挺不错的。”

珠三角治安顽疾基本消除

从北京到广东,近10年新闻工作中,公海泉发现,岭南文化的基因赋予了广东警队不同于北方许多地区的温和个性,尤其在路面、在窗口执法过程中;敢闯、敢试、敢为天下先的基因也赋予了广东创新的思潮。

“广东户籍制度的改革让我感受最深,不管是推行居住证,还是给环卫工等人群解决户口,为吸引外来工来此落地生根,广东推出了许多新举措,新闻联播也做过报道。这些做法都走在全国前列。”公海泉说。

党的十八大以来,广东公安创新服务手段,用新技术推出一系列便民服务。“指尖一点”,群众办证办事“零跑腿”。“广东创新快,用得早,老百姓方便程度比较高。”他感叹道。

对比10年前,公海泉明显感觉到,广东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水平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治安状况持续好转,珠三角一些治安顽疾基本消除,‘飞车党’等已经成为过去,广州已经成为全国最安全的城市之一;广东缉毒力度为全国之最,剿毒枭、端毒窝,不遮不掩,为全社会负责;打击电信网络诈骗成效显著,广东一度是电诈重灾区和发源地,‘电白模式’曾闻名全国,如今,广东与全国共享线索,跨境押解电诈嫌疑人,电白经过整治也摘掉了帽子。”他说。

在法律框架下“阳光执法”

广东治安的巨大转变,在公海泉看来,离不开广东公安“一竿子插到底”的执行力,不断完善、健全的法律法规,开放的社会管理思路促进“阳光执法”等。

“从上到下贯穿的执行力,提升了整个公安队伍的战斗力。”公海泉说,“如异地用警,3000警力清剿制毒‘堡垒村’——陆丰市博社村,没有相当强的执行力是完不成的。”

理念的转变也让这支队伍不断走向规范化、法制化。公海泉认为,改革开放之初,各种弊端的涌现,与当时法律法规的不完善也有关系。“立警为公、执政为民”,近些年,公安机关一直在探索、改革,配套政策措施逐步完善,警队综合素质一步步提升。

在法律框架下执法,已经成为公安民警的基本素养和根本原则。法律法规的健全,也约束着各类执法行为。

“以前备受争议的‘联防队’,广东一度很突出。”公海泉说,“现在,基层派出所的法律素养、执法水平有了很大的提升。”

聘请执法监督员、请网络大V等社会力量来监督……得风气之先的广东,也在以其开放的社会风气推动公安队伍“阳光执法”。

“公安是建立一个公平社会最基本的防线,广东公安一直以来就是在守护着这个底线,守护公平正义。”公海泉说。

省公安厅副厅长孙太平(左)代表全省公安机关上门慰问邓新建(受访者供图)

法制日报广东记者站站长邓新建:

“从管理到服务 广东公安先行一步”

金羊网记者 张璐瑶

“对公安的采访,我没有停止过。”近40年来,法制日报邓新建一直亲历、报道和关注着广东公安。

1982年,邓新建就在公安武警部队从事新闻工作。1995年,他进入法制日报社,成为一名跑政法线的记者,依然常常采访、报道这支队伍的事迹。他曾两次荣获“中国新闻奖”、被中宣部授予“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称号。

台风来临夜海上缉走私

从上世纪90年代轰动广东的南海警匪枪战,到“世纪贼王”张子强案、东星轮劫案……数起亲历的广东公安故事,邓新建至今记忆犹新。

1992年,一个台风来临之夜,广东公安边防部队查获巴拿马籍轮船走私香烟案,缴获走私香烟数万箱,价值人民币1亿多元。

台风中海上缉私,作为唯一一名随警的记者,邓新建亲历了这场惊心动魄的行动。

“在海上,一名叫陈文才的公安边防缉私队长,带着几名全副武装的公安边防警察,巧妙利用台风浪差,等缉私小艇被抛到浪尖,货轮被浪抛到谷底时,‘跳帮’上船。”邓新建说,“我也跟着跳了过去,目睹了公安边防警察在风浪中登船缉私的全过程。”

随警入深山剿灭大毒窝

1998年,邓建新又一次随警来到广东某地深山老林中,徒步两个多小时,见证了一个地下制毒工厂被端掉的全过程。

从群众举报山林树木异常枯死的线索入手,警方侦查发现深山中暗藏制毒工厂,时任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朱明健亲自带队收网。

“我跟着专案组提前一天来到现场附近蹲守,一个下午,五六个化妆成农民的人背着几棵树出来了,放到山下一辆‘农夫车’上。抓捕民警一下子扑上去把他们控制住,挖开树一看,里面是空心的,塞了几十斤毒品。”邓新建回忆。随后,他跟着几十名干警直捣黄龙,冲进深山制毒窝点。“山林中挖了一个砖窑一样的大洞,一帮人戴着防毒面具还在窑洞里制毒,毒气从窑洞的孔洞里往外冒。”邓新建说。

智慧新警务广东又领先

邓新建感慨道,从早期的管理到现在的服务,从人工化到智能化,广东公安始终先行一步。

“改革开放初期,一说起广东,第一印象就是比较乱,第二印象是胆子大、敢犯罪就有可能发财。”邓新建说。如今,广东治安形势越来越好,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广东治安形势已经排在全国前列。

究其原因,邓新建认为,一是因为广东是改革开放的前沿、先行地,许多事件比内地其他地方先发、早发,倒逼广东政法机关必须要早预案、早谋划、早作为。二是得益于改革开放,广东警队接触的新生事物包括警务科技也更早,并更早应用于实战。

“比如广东正在建设的智慧新警务,每个警种、每个民警都被智能化武器武装了起来,跟40年前大大不一样了。”他感慨道。


编辑:彭佶群
数字报
广东治安上新台阶 从管理到服务广东公安先行一步
金羊网  作者:张璐瑶  2018-12-29
公海泉(左)在采访现场(受访者供图)

特别能战斗 改革不停步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 聆听广东公安故事

中央电视台广东记者站站长公海泉:

“对比十年前 广东治安上新台阶”

金羊网记者 张璐瑶

2009年到广东工作前,公海泉一直觉得广东是一个有“标签”的地方。从广州火车站之“乱”,到“黄赌毒”问题,许多人一提起广东,这些“标签”就会浮现出来,公海泉也不例外。

来到中央电视台广东记者站后,公海泉发现,广东与想象中的大不一样:“没传言说的那么夸张。广东尤其是广州,社会治安状况还挺不错的。”

珠三角治安顽疾基本消除

从北京到广东,近10年新闻工作中,公海泉发现,岭南文化的基因赋予了广东警队不同于北方许多地区的温和个性,尤其在路面、在窗口执法过程中;敢闯、敢试、敢为天下先的基因也赋予了广东创新的思潮。

“广东户籍制度的改革让我感受最深,不管是推行居住证,还是给环卫工等人群解决户口,为吸引外来工来此落地生根,广东推出了许多新举措,新闻联播也做过报道。这些做法都走在全国前列。”公海泉说。

党的十八大以来,广东公安创新服务手段,用新技术推出一系列便民服务。“指尖一点”,群众办证办事“零跑腿”。“广东创新快,用得早,老百姓方便程度比较高。”他感叹道。

对比10年前,公海泉明显感觉到,广东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水平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治安状况持续好转,珠三角一些治安顽疾基本消除,‘飞车党’等已经成为过去,广州已经成为全国最安全的城市之一;广东缉毒力度为全国之最,剿毒枭、端毒窝,不遮不掩,为全社会负责;打击电信网络诈骗成效显著,广东一度是电诈重灾区和发源地,‘电白模式’曾闻名全国,如今,广东与全国共享线索,跨境押解电诈嫌疑人,电白经过整治也摘掉了帽子。”他说。

在法律框架下“阳光执法”

广东治安的巨大转变,在公海泉看来,离不开广东公安“一竿子插到底”的执行力,不断完善、健全的法律法规,开放的社会管理思路促进“阳光执法”等。

“从上到下贯穿的执行力,提升了整个公安队伍的战斗力。”公海泉说,“如异地用警,3000警力清剿制毒‘堡垒村’——陆丰市博社村,没有相当强的执行力是完不成的。”

理念的转变也让这支队伍不断走向规范化、法制化。公海泉认为,改革开放之初,各种弊端的涌现,与当时法律法规的不完善也有关系。“立警为公、执政为民”,近些年,公安机关一直在探索、改革,配套政策措施逐步完善,警队综合素质一步步提升。

在法律框架下执法,已经成为公安民警的基本素养和根本原则。法律法规的健全,也约束着各类执法行为。

“以前备受争议的‘联防队’,广东一度很突出。”公海泉说,“现在,基层派出所的法律素养、执法水平有了很大的提升。”

聘请执法监督员、请网络大V等社会力量来监督……得风气之先的广东,也在以其开放的社会风气推动公安队伍“阳光执法”。

“公安是建立一个公平社会最基本的防线,广东公安一直以来就是在守护着这个底线,守护公平正义。”公海泉说。

省公安厅副厅长孙太平(左)代表全省公安机关上门慰问邓新建(受访者供图)

法制日报广东记者站站长邓新建:

“从管理到服务 广东公安先行一步”

金羊网记者 张璐瑶

“对公安的采访,我没有停止过。”近40年来,法制日报邓新建一直亲历、报道和关注着广东公安。

1982年,邓新建就在公安武警部队从事新闻工作。1995年,他进入法制日报社,成为一名跑政法线的记者,依然常常采访、报道这支队伍的事迹。他曾两次荣获“中国新闻奖”、被中宣部授予“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称号。

台风来临夜海上缉走私

从上世纪90年代轰动广东的南海警匪枪战,到“世纪贼王”张子强案、东星轮劫案……数起亲历的广东公安故事,邓新建至今记忆犹新。

1992年,一个台风来临之夜,广东公安边防部队查获巴拿马籍轮船走私香烟案,缴获走私香烟数万箱,价值人民币1亿多元。

台风中海上缉私,作为唯一一名随警的记者,邓新建亲历了这场惊心动魄的行动。

“在海上,一名叫陈文才的公安边防缉私队长,带着几名全副武装的公安边防警察,巧妙利用台风浪差,等缉私小艇被抛到浪尖,货轮被浪抛到谷底时,‘跳帮’上船。”邓新建说,“我也跟着跳了过去,目睹了公安边防警察在风浪中登船缉私的全过程。”

随警入深山剿灭大毒窝

1998年,邓建新又一次随警来到广东某地深山老林中,徒步两个多小时,见证了一个地下制毒工厂被端掉的全过程。

从群众举报山林树木异常枯死的线索入手,警方侦查发现深山中暗藏制毒工厂,时任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朱明健亲自带队收网。

“我跟着专案组提前一天来到现场附近蹲守,一个下午,五六个化妆成农民的人背着几棵树出来了,放到山下一辆‘农夫车’上。抓捕民警一下子扑上去把他们控制住,挖开树一看,里面是空心的,塞了几十斤毒品。”邓新建回忆。随后,他跟着几十名干警直捣黄龙,冲进深山制毒窝点。“山林中挖了一个砖窑一样的大洞,一帮人戴着防毒面具还在窑洞里制毒,毒气从窑洞的孔洞里往外冒。”邓新建说。

智慧新警务广东又领先

邓新建感慨道,从早期的管理到现在的服务,从人工化到智能化,广东公安始终先行一步。

“改革开放初期,一说起广东,第一印象就是比较乱,第二印象是胆子大、敢犯罪就有可能发财。”邓新建说。如今,广东治安形势越来越好,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广东治安形势已经排在全国前列。

究其原因,邓新建认为,一是因为广东是改革开放的前沿、先行地,许多事件比内地其他地方先发、早发,倒逼广东政法机关必须要早预案、早谋划、早作为。二是得益于改革开放,广东警队接触的新生事物包括警务科技也更早,并更早应用于实战。

“比如广东正在建设的智慧新警务,每个警种、每个民警都被智能化武器武装了起来,跟40年前大大不一样了。”他感慨道。


编辑:彭佶群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