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医大师邓铁涛离世

来源:金羊网 作者:丰西西 发表时间:2019-01-10 16:22

一代名医流芳百世

一代名师硕德难量

金羊网 记者丰西西 通讯员方宁 张秋霞

【导言】

1月10日早晨6时06分,我国现代著名中医学家、国医大师邓铁涛教授逝世,这位终身为我国中医学术事业奔走、奋斗的老人离开,让整个中医界为之哀悼。

1937年,20岁的邓铁涛从广东中医药学校毕业,历经大半个世纪的风雨沧桑,我国中医事业发展迅猛,却少不了他的力量。神手挽狂涛,无数濒临死亡的生命被他唤醒,成千上万的学子被他的精神和医术感召,投身民族医药事业……

“一代名医流芳百世,一代名师硕德难量。邓老精神永存,中医学术生生不息。”邓铁涛教授学术经验代表性传承人邱仕君教授写下了这段文字,代表着所有敬邓老、爱邓老的中医人的心声。

2009年11月27日,邓铁涛93岁生日 金羊网记者 林桂炎 摄

一生都在为中医奔走疾呼

半个多世纪来,邓铁涛经历了中医事业的坎坷曲折。一直以来,他始终考虑着“中医出路何在”这样一个大问题,一直为中医学的继承与发展呕心沥血,魂断梦系,奔走呐喊。可以说,邓老的中国梦,就是他的中医梦。

邓老的中医梦,始于父亲。邓老的父亲叫邓梦觉,其名之意为:“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邓梦觉毕生业医,邓老自幼受其熏陶。邓老说:“我的父亲在我小时候就常常启发我梦想。我自小听父亲的教导,学会了做各种各样的梦。”1932年,邓老中学未毕业便考入了广东中医药专门学校,“那个时候就是我中医梦的开始”。没想到,这个中医梦,一开始就是一辈子,从未改变。

上世纪80年代,一些人不重视中医,国内出现崇洋媚外的思潮,重视进口药,甚至中成药也要用日本产的。中医历尽挫折,生存艰难,发展更无从说起。数据统计,建国初期,我国中医是157万人,而根据近年的一次统计,我国中医是27万人。这也意味着,中医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艰难前行。

邓铁涛一直在跟中医萎缩的趋势做着抗争。眼见中医事业日渐衰落,邓铁涛感到很痛心,内心十分着急,他常常辗转反侧、夜不能眠。邓铁涛暗下决心,要在自己有生之年,尽己所能跟中医不断萎缩的趋势作斗争,让中医发扬光大。

终于,机会来了。上世纪80年代,邓铁涛一直为中央领导同志看病的机会,为中医的振兴、崛起说话。1985年,邓铁涛第一次以普通共产党员的名义,写信给中央领导徐向前元帅。他在信中写道:“中医药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没有得到重视,出现后继乏人、乏术的局面。如果再不花力气去抢救中医学,等现在的老中医都老去,再去发掘就迟了。发展传统医药已明文写入宪法,但我们失去的时间太多了,必须采取果断的措施,使之早日复兴。”这封信,首先徐帅批示,然后胡耀邦、乔石也作了批示,到了卫生部部长崔月犁批示,才用了7天。

到了1985年的49次国务院会议,在时任国务院主要领导的重视下,会议决定成立国家中医药管理局。1986年12月,国家中医管理局正式成立,中医终于有了自己的家。从此,中医发展加快了脚步。

1990年,国家进行机构改革,邓铁涛听说中医药管理局要被精简,他立即牵头我国各地名老中医再次上书中央,这就是在中医药界著名的“八老上书”(邓铁涛、方药中、何任、陆志正、焦树德、张琪、步玉如、任继学)。

他们提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不能撤销,其职权范围和经费不能减少,另外还建议各个省都设立中医药管理局。1个月后信访局回信,同意“八老”的意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得以保留。

2000年,全国中医传承面临青黄不接的困局,他振臂一呼,带头示范,号召全国名中医来广东带徒,传承中医薪火。至如今,全国各地名中医仍在持续着来岭南带徒的传统。

“非典”期间,他被任命为中医专家组组长。当时的他勇敢而自信地站出来说:SARS是温病的一种,中医治疗温病历史悠久,用中医药能够治疗“非典”。于是,他立即带领团队撰写中医防治非典的文章,并把诊治的典型病案也附在后面。据了解,这是当时中医界第一篇发表论中医治疗非典的文章,影响非常大,给了中医界很大的鼓舞。最终,中医力量介入到了非典防治中。

对待患者仁爱为怀,生命不言弃

作为医者,邓铁涛有着一颗仁爱为怀的心。多年来,他不仅用自己高明的医术尽心尽力为患者解除身体上的痛苦,而且还尽己所能从精神上、经济上帮助他们早日康复。他说:“每一个生命都是宝贵的,我们不能轻言放弃。”

重症肌无力治疗至今仍然是世界性的难题,这是一个高风险的病种,重症肌无力危象可多次发生,一次抢救成功则易,而第二、第三次抢救成功则难。

针对重症肌无力危象,邓铁涛参与抢救过数百次。2003年的4月,湖南安乡12岁男孩林林罹患重症肌无力,在某大医院上了呼吸机后被告知救治无效。打听到邓铁涛擅治这种病,林林的父母将房产变卖,筹得仅有的1万元钱辗转找到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经过5天的治疗,病情虽有好转,但1万元已告罄。拿什么来救自己的孩子?4月17日,绝望的父母冲入ICU,拔下了林林身上的呼吸机套管和氧管,捏着孩子瘦削冰凉的小手,看着他艰难地睁开双眼后,无奈地准备离去。听到消息后,当时已经87岁的邓铁涛第一时间往12楼的ICU病房赶,进入监护室时,林林已奄奄一息,张着口努力地呼吸,气息将停。邓铁涛翻开被褥,发现孩子骨瘦如柴,不禁又急又心痛:“小孩瘦成这样,单靠药物哪能起作用?”说完,他马上拿出带在身上的5000元,叮嘱ICU护长:“快到营养室买鼻饲食物,要保证每天所需能量,有胃气才有生机。”他又对ICU主任说:“重上呼吸机,费用我先垫。”邓铁涛为林林免费提供中药“强肌健力口服液”鼻饲,还再三嘱咐医护人员要加强护理,给林林吸痰除痰,翻身拍背,清洁口腔,适当增加饮食量等。

孩子终于有救了,4月21日,邓铁涛再次来到患儿床边。孩子看到了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护士告诉他说:“这是你的救命恩人邓爷爷啊”。孩子的眼眶湿润了,插着气管无法说话,示意护士拿纸笔,歪歪扭扭地写了几个字:“邓爷爷,你为什么要救我?”邓铁涛倒一下子被问住了,“学雷锋,希望你长大报效祖国。”老人的话言简意赅,孩子领悟了。4月28日,患儿小林脱离呼吸机。孩子的父母也回来了,一见邓铁涛,双双下跪,邓铁涛搀扶起孩子父母给予安慰。2003年6月9日,小林出院随父母回到湖南老家,广州名医治好小林的消息轰动当地。

治学重理论又着力于临床

邓老是医生,也是老师。邓铁涛治学,博而不失其精,实而不失其高,近而不失其远。他既重视理论又着力于临床,他从脾胃论治,挑战重症肌无力,益气除痰治冠心病,提出五脏相关学说。

邓铁涛运用脾胃学说治愈许多疑难病证。他以脾胃学说为指导,主持“重症肌无力的临床和实验研究”的国家“七五”攻关项目,1990年通过国家技术鉴定,提出重症肌无力的主要病机为“脾胃虚损,五脏相关”,治疗上应以补脾益损为主,拟定强肌健力饮(胶囊)为治疗重症肌无力的主方;初步揭示了重症肌无力的中医辨证论治规律,该成果获1991年度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进步一等奖,1992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重症肌无力临床研究获奖后,邓铁涛又继续深入研究重症肌无力危象的救治。中医参与抢救重症肌无力危象,中药剂型的改革是关键。邓铁涛从1994年研制强肌健力口服液制剂,解决给药途径、容量、通道等临床难题,从而提高疗效。

从普通中医成长为国医大师,邓老的一生被世人瞩目。数十年来,他带领着无数中医人不断向前,邓老有多少学生,可能连他自己也忘记,“学我者,必超我”,这是他对所有学生的期望。

邓老曾写有一篇题为《万里云天万里路》的自传体文章,文内由衷之言,给人鼓舞和启发,“中医学的前途有如万里云天,远大光明,彷徨了几十年的中医可说已走在大路上。我们的责任,任重而道远,就看现代中医、西学中和有志于研究中医的其他科学家们的努力了”,这是这位世纪老人永远的期望。

编辑:白茶
数字报
国医大师邓铁涛离世
金羊网  作者:丰西西  2019-01-10

一代名医流芳百世

一代名师硕德难量

金羊网 记者丰西西 通讯员方宁 张秋霞

【导言】

1月10日早晨6时06分,我国现代著名中医学家、国医大师邓铁涛教授逝世,这位终身为我国中医学术事业奔走、奋斗的老人离开,让整个中医界为之哀悼。

1937年,20岁的邓铁涛从广东中医药学校毕业,历经大半个世纪的风雨沧桑,我国中医事业发展迅猛,却少不了他的力量。神手挽狂涛,无数濒临死亡的生命被他唤醒,成千上万的学子被他的精神和医术感召,投身民族医药事业……

“一代名医流芳百世,一代名师硕德难量。邓老精神永存,中医学术生生不息。”邓铁涛教授学术经验代表性传承人邱仕君教授写下了这段文字,代表着所有敬邓老、爱邓老的中医人的心声。

2009年11月27日,邓铁涛93岁生日 金羊网记者 林桂炎 摄

一生都在为中医奔走疾呼

半个多世纪来,邓铁涛经历了中医事业的坎坷曲折。一直以来,他始终考虑着“中医出路何在”这样一个大问题,一直为中医学的继承与发展呕心沥血,魂断梦系,奔走呐喊。可以说,邓老的中国梦,就是他的中医梦。

邓老的中医梦,始于父亲。邓老的父亲叫邓梦觉,其名之意为:“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邓梦觉毕生业医,邓老自幼受其熏陶。邓老说:“我的父亲在我小时候就常常启发我梦想。我自小听父亲的教导,学会了做各种各样的梦。”1932年,邓老中学未毕业便考入了广东中医药专门学校,“那个时候就是我中医梦的开始”。没想到,这个中医梦,一开始就是一辈子,从未改变。

上世纪80年代,一些人不重视中医,国内出现崇洋媚外的思潮,重视进口药,甚至中成药也要用日本产的。中医历尽挫折,生存艰难,发展更无从说起。数据统计,建国初期,我国中医是157万人,而根据近年的一次统计,我国中医是27万人。这也意味着,中医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艰难前行。

邓铁涛一直在跟中医萎缩的趋势做着抗争。眼见中医事业日渐衰落,邓铁涛感到很痛心,内心十分着急,他常常辗转反侧、夜不能眠。邓铁涛暗下决心,要在自己有生之年,尽己所能跟中医不断萎缩的趋势作斗争,让中医发扬光大。

终于,机会来了。上世纪80年代,邓铁涛一直为中央领导同志看病的机会,为中医的振兴、崛起说话。1985年,邓铁涛第一次以普通共产党员的名义,写信给中央领导徐向前元帅。他在信中写道:“中医药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没有得到重视,出现后继乏人、乏术的局面。如果再不花力气去抢救中医学,等现在的老中医都老去,再去发掘就迟了。发展传统医药已明文写入宪法,但我们失去的时间太多了,必须采取果断的措施,使之早日复兴。”这封信,首先徐帅批示,然后胡耀邦、乔石也作了批示,到了卫生部部长崔月犁批示,才用了7天。

到了1985年的49次国务院会议,在时任国务院主要领导的重视下,会议决定成立国家中医药管理局。1986年12月,国家中医管理局正式成立,中医终于有了自己的家。从此,中医发展加快了脚步。

1990年,国家进行机构改革,邓铁涛听说中医药管理局要被精简,他立即牵头我国各地名老中医再次上书中央,这就是在中医药界著名的“八老上书”(邓铁涛、方药中、何任、陆志正、焦树德、张琪、步玉如、任继学)。

他们提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不能撤销,其职权范围和经费不能减少,另外还建议各个省都设立中医药管理局。1个月后信访局回信,同意“八老”的意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得以保留。

2000年,全国中医传承面临青黄不接的困局,他振臂一呼,带头示范,号召全国名中医来广东带徒,传承中医薪火。至如今,全国各地名中医仍在持续着来岭南带徒的传统。

“非典”期间,他被任命为中医专家组组长。当时的他勇敢而自信地站出来说:SARS是温病的一种,中医治疗温病历史悠久,用中医药能够治疗“非典”。于是,他立即带领团队撰写中医防治非典的文章,并把诊治的典型病案也附在后面。据了解,这是当时中医界第一篇发表论中医治疗非典的文章,影响非常大,给了中医界很大的鼓舞。最终,中医力量介入到了非典防治中。

对待患者仁爱为怀,生命不言弃

作为医者,邓铁涛有着一颗仁爱为怀的心。多年来,他不仅用自己高明的医术尽心尽力为患者解除身体上的痛苦,而且还尽己所能从精神上、经济上帮助他们早日康复。他说:“每一个生命都是宝贵的,我们不能轻言放弃。”

重症肌无力治疗至今仍然是世界性的难题,这是一个高风险的病种,重症肌无力危象可多次发生,一次抢救成功则易,而第二、第三次抢救成功则难。

针对重症肌无力危象,邓铁涛参与抢救过数百次。2003年的4月,湖南安乡12岁男孩林林罹患重症肌无力,在某大医院上了呼吸机后被告知救治无效。打听到邓铁涛擅治这种病,林林的父母将房产变卖,筹得仅有的1万元钱辗转找到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经过5天的治疗,病情虽有好转,但1万元已告罄。拿什么来救自己的孩子?4月17日,绝望的父母冲入ICU,拔下了林林身上的呼吸机套管和氧管,捏着孩子瘦削冰凉的小手,看着他艰难地睁开双眼后,无奈地准备离去。听到消息后,当时已经87岁的邓铁涛第一时间往12楼的ICU病房赶,进入监护室时,林林已奄奄一息,张着口努力地呼吸,气息将停。邓铁涛翻开被褥,发现孩子骨瘦如柴,不禁又急又心痛:“小孩瘦成这样,单靠药物哪能起作用?”说完,他马上拿出带在身上的5000元,叮嘱ICU护长:“快到营养室买鼻饲食物,要保证每天所需能量,有胃气才有生机。”他又对ICU主任说:“重上呼吸机,费用我先垫。”邓铁涛为林林免费提供中药“强肌健力口服液”鼻饲,还再三嘱咐医护人员要加强护理,给林林吸痰除痰,翻身拍背,清洁口腔,适当增加饮食量等。

孩子终于有救了,4月21日,邓铁涛再次来到患儿床边。孩子看到了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护士告诉他说:“这是你的救命恩人邓爷爷啊”。孩子的眼眶湿润了,插着气管无法说话,示意护士拿纸笔,歪歪扭扭地写了几个字:“邓爷爷,你为什么要救我?”邓铁涛倒一下子被问住了,“学雷锋,希望你长大报效祖国。”老人的话言简意赅,孩子领悟了。4月28日,患儿小林脱离呼吸机。孩子的父母也回来了,一见邓铁涛,双双下跪,邓铁涛搀扶起孩子父母给予安慰。2003年6月9日,小林出院随父母回到湖南老家,广州名医治好小林的消息轰动当地。

治学重理论又着力于临床

邓老是医生,也是老师。邓铁涛治学,博而不失其精,实而不失其高,近而不失其远。他既重视理论又着力于临床,他从脾胃论治,挑战重症肌无力,益气除痰治冠心病,提出五脏相关学说。

邓铁涛运用脾胃学说治愈许多疑难病证。他以脾胃学说为指导,主持“重症肌无力的临床和实验研究”的国家“七五”攻关项目,1990年通过国家技术鉴定,提出重症肌无力的主要病机为“脾胃虚损,五脏相关”,治疗上应以补脾益损为主,拟定强肌健力饮(胶囊)为治疗重症肌无力的主方;初步揭示了重症肌无力的中医辨证论治规律,该成果获1991年度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进步一等奖,1992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重症肌无力临床研究获奖后,邓铁涛又继续深入研究重症肌无力危象的救治。中医参与抢救重症肌无力危象,中药剂型的改革是关键。邓铁涛从1994年研制强肌健力口服液制剂,解决给药途径、容量、通道等临床难题,从而提高疗效。

从普通中医成长为国医大师,邓老的一生被世人瞩目。数十年来,他带领着无数中医人不断向前,邓老有多少学生,可能连他自己也忘记,“学我者,必超我”,这是他对所有学生的期望。

邓老曾写有一篇题为《万里云天万里路》的自传体文章,文内由衷之言,给人鼓舞和启发,“中医学的前途有如万里云天,远大光明,彷徨了几十年的中医可说已走在大路上。我们的责任,任重而道远,就看现代中医、西学中和有志于研究中医的其他科学家们的努力了”,这是这位世纪老人永远的期望。

编辑:白茶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