聋人女孩的创业梦:希望让更多聋人进入主流社会

来源:金羊网 作者:王隽杰 发表时间:2022-09-03 07:50
金羊网  作者:王隽杰  2022-09-03
互联网的直播让不少网友知道了深圳宝安有一间不寻常的画室,这里有个不寻常的主人,做着一件不寻常的事。
00:00
00:00
详情
收起
00:00
00:00
邓珍莲在画室

互联网的直播让不少网友知道了深圳宝安有一间不寻常的画室,这里有个不寻常的主人,做着一件不寻常的事——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王隽杰

在深圳宝安区福永街道,繁华与喧闹是生活的常态,只有一家名为“莲心”的画室,静谧无声,默默地迎接每一位客人。

画室的主人叫邓珍莲,包括她在内,店里的四名员工都是聋哑人。客人们走进画室,首先面对的会是一张笑脸。聋哑人无法说话,微笑是他们表达善意的方式。

除了经营画室外,邓珍莲还是一名视频博主,在没有客人时,画室就是她的直播间。这一隅天地,承载了她对于未来的期许——“举办一场属于自己的画展,帮助更多聋哑人走上工作岗位”。

创业动力:“因为有了梦想”

晚上11点,邓珍莲的直播间还是很热闹,她细细看过每一条弹幕,再通过写字板和网友交流。每当有网友发来一句“加油”,她都会很认真地用手语回复,“我们一起加油”。

邓珍莲坚持每天直播近10个小时,这是从刚开始创业做自媒体时就养成的习惯,她相信“只要肯努力,总有出头的一日”。邓珍莲的直播没有各种吸睛的噱头,而是真实地展现聋人的生活,这种真诚,让她赢得了网友的喜爱。

在网络上的人气可以反哺画室的发展,有不少网友会来到画室体验表示支持。因为相似的经历,聋人们更会相互体贴,彼此照顾。莲心画室的客人中,大约有80%是聋人。

今年29岁的许青是画室的常客,只要周末有空,他几乎都会去画室坐坐。许青也是聋人,去年9月,他独自一人来到深圳打拼,对于他来说,莲心画室不止是一个作画的地方,更是一个难得的“社交空间”。在了解到画室之前,他的空闲时间大多用来追剧或看网课,如今他有了另一个选择,“在画室能结交很多新朋友,大家可以谈谈心”。

易明娟是邓珍莲的闺蜜,也是画室的合伙人。在易明娟看来,邓珍莲是一个“可爱活泼,不怕吃苦”的姑娘。在创立画室的过程中,不论是申请营业执照,还是装修布置,都由她们亲力亲为。

8月以来,画室的人气有些冷清,邓珍莲分析也许是因为“自己在网络上的人气下降,还有疫情的影响”。此外,她将画寄给外地客人时,因为沟通困难,快递员经常会将地址弄错。这些磨人的琐事,令邓珍莲感到烦闷。在感觉压力太大的时候,她会一个人静静地坐一会儿,通过画画放松自己,调整好状态后,再用笑容去面对下一位顾客。

在最忙的时候,接待客人加上直播,邓珍莲一天工作近18个小时,这是远超常人负担的工作时长。记者问她:“工作这么辛苦,你休息的时间够吗?”邓珍莲只回复了一句话:“因为有了梦想。”

邓珍莲在画室

直面艰辛:“笑是面对现实的武器”

在邓珍莲的视频中,她永远是笑吟吟的模样。邓珍莲不是一个天性乐观的人,但她明白“哭解决不了问题”,“笑才是面对现实的武器”。

邓珍莲出生在湖南攸县一个叫做皇图岭的小镇,父母都是农民,卖力气挣些辛苦钱。这么多年来,邓家的日子一直过得不宽裕。

在父亲邓新和眼里,女儿珍莲从小就是个聪明的孩子,长得也漂亮,惹人怜爱。在两岁左右,邓珍莲已经会说很多词语了,还会唱简单的儿歌,“爸爸”“妈妈”经常挂在嘴边。两岁半时,邓珍莲发高烧,拉肚子,乡里来的赤脚医生给她打了五针青霉素,此后一个多月内,邓珍莲逐渐失去了听觉。

父母忙于农活,姐姐邓红莲最先发现妹妹的异常,“那段时间妹妹就是不爱说话,叫她也不搭理。”某天午后,邓珍莲一个人在树下玩石子,母亲邓秋姑在屋里喊她,一直没能得到回应,邓秋姑觉得不对劲,“不会是听不到了吧”。

发现女儿失去听力后,邓新和夫妇带着珍莲从小镇医院走到长沙的湘雅医院,一路寻医问药。夫妻二人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借了不少钱,最终得到了一个冰冷的结果,“治不好了”。

自此以后,邓珍莲进入了一个无声的世界。朴素的农民夫妇不懂什么叫做手语,他们通过“比划”来跟女儿交流,“吃饭就用手比划一个扒饭的动作,喝水就用一个水杯做倒水的动作”。8岁那年,邓珍莲在普通小学读了一年书,因为跟不上课程进度,只能退学回家。

10岁时,邓珍莲进入湖南省株洲市攸县特殊教育学校,面对陌生的环境,她有些发怵。邓珍莲不会手语,不敢跟同学沟通,害怕同学们嘲笑自己的“比划”。好在老师和同学都很友善,邓珍莲很快适应了在学校的生活,她学会了手语,认识了很多“跟自己一样的人”,感觉“不再孤单了”。

在升上初一后,邓珍莲接触到了绘画,刚开始学习时,她的目的很单纯,“为了考大学”。很多聋人会选择学美术,在色彩和光影的世界中,他们与健听人是平等的。在多年的学习中,邓珍莲渐渐爱上了绘画,她享受作画时的沉浸与投入,这能让她暂时忘记生活中的烦心事。

2014年,邓珍莲考入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视觉传达设计专业,毕业后,她来到了深圳打拼,像无数“深漂”的年轻人一样,邓珍莲渴望在这座城市实现自己的价值。从做自媒体到开画室,创业之路艰辛,但过去20多年的生活教会了她,“爱笑的人不会差”。

最大心愿:“让更多聋人进入主流社会”

“我不想做被定义的聋哑人,也不想做你们眼中的残疾人,我就想做个普通人”。在今年5月发布的一个视频中,邓珍莲用手语打出了这句话,很少见的,她的表情有些严肃。

“普通”二字可能是很多健听人想要摆脱的标签,但对于聋人来说,像“普通人”一样逛街、打车、看病是难以实现的奢望。沟通的障碍使得聋人难以参与到主流社会之中。

在邓珍莲的视频中,她通过具体的细节展示了聋人在社会生活中的步履维艰:每次打网约车时,她只能求助路人跟司机通话;独自在家时,她根本听不见有人敲门;生病时,她会选择自己吃药而不是去医院,现代医院的就诊流程对聋人来说太难了……

因为听不见,拍摄剪辑这些视频,邓珍莲需要花费数倍于健听人的时间,但她依然在坚持,就是“为了让大众多一些对聋哑人群体的了解”。

上个月,一位网友吐槽聋人外卖员短信中措辞语气生硬的新闻上了热搜。邓珍莲为此特意拍摄了一期视频解释:由于手语的语序与汉语表达不一致,且为了追求高效,手语表达往往干脆直接,因此聋人习惯性用 “手语思维”打字,才会出现看似“冒犯”的句子。

在邓珍莲看来,这些误解的产生,都是因为大众对于聋人的不了解,她“希望通过科普真实的聋人生活,能让大家对聋人群体多一点善意和包容”。

邓珍莲的画室雇佣的员工也都是聋人,她梦想着事业越做越大,能帮越来越多的聋人解决工作问题。“真的希望能有更多的聋人参与社会生活,希望聋人的生活越来越好”。

编辑:邬嘉宏
新闻排行榜
精彩推荐